伤病、贪婪、平衡、重生

图:Vincent van Gogh

三年不长,但足以让人成为半个专家,此时,进入自负或自信的阶段。

很多人担心跑步会受伤,因此永远不敢开始跑步。

跑步会受伤,某种程度上,是的,脚、膝盖,都可能出现伤病。我的应对方法是,遵守资深教练的方法:跑前跑后做足拉伸;尽量买好一点的跑鞋。

人从事任何一项运动,都存在受伤的可能。人不从事运动,身体素质下降,得病的可能性上升,比受伤更惨。

因为怕受伤,所以不敢运动,这经不起推敲。这正如一个人说,因为怕死亡,所以不敢生活。

当你跑到第三年,累计了几千公里的跑量,你不会怕受伤。跑步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好比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但爱也会有伤心,有争吵。受伤,它迟早会来的。来了,把它养好,不过如此。

春节假期的前一天,我想着,最后畅快地跑一次,为假期脂肪多腾出一点空间。跑的时候,总觉得左脚跑鞋里有东西碍脚,一个多小时时结束后,像踩着一粒高尔夫球球了。拉伸完,倒是没什么事。

第二天醒来,左脚走路很痛苦了。这是跑步以来的第一次受伤,足底筋膜炎。你想成为跑者,最好做足思想准备,你迟早会得一次足底筋膜炎。

为了彻底把这病养好,春节之后,继续休整了近一个月。重新穿上跑鞋的感觉,真像再见小别的恋人。

跑到四千米后,却气坏了。心肺功能跟不上,不得不在四千二百米处停下。仅仅休息了一个多月,功力只剩42%。——这是一次精神受伤。

精神疗伤法更容易,脑子里自动浮现第一次跑过五千米的快乐感受。这些达成目标的快乐,是你的精神资产,在你需要激励自己时,可以取出来用。大不了从四千米重新开始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恢复比想象的快得多,每次增加一千米的跑量,半个月后,又能轻松过万了。这次受伤的收获是:受伤真没什么了不起,状态暂时下降也不可怕,累积的功力不易丧失,很快就能恢复。

自信甚至比受伤前更多了。太多了。

时间来到六月。骄阳似火。某个周末的午餐,半瓶干白,配了我喜欢的一大盘生鱼片。热量显然过多了。不过,这对跑者来说,不是问题。

跑者多了一个平衡器。工作累了,跑个步,恢复活力;享乐多了,跑个步,燃烧热量。没有运动,疲惫与热量,都容易堆积,让人慢慢失衡,慢慢变胖。

我能尽情享乐,因我可以尽情运动。下午,太阳还在空中,我来到运动场,一万米跑完,再见,生鱼片,再见,干白。

当晚,发烧,第二天,腹泻。中暑了。我犯了忌,酒后高温下奔跑,以加倍的速度脱水。这忌不能说不知道,但跑了三年,又认为胜了一次伤病,觉得自己能力很强,老司机,不会翻车。这往往是翻车前的自负。

病好一周后,重新开路跑步。这次,决定尊重跑步之神。遵守规范,不轻薄冒犯。为了防止中暑,改成了夜跑。想不到,有了意外之喜。

我老婆从小是运动健将,但是十多年前,不想继续跑了,用她的话来说:我的量已经跑完,不再有兴趣。我开始夜跑时,想到海边的一座运动场,她说,我跟你去,你跑步,我散步。

夜色中多么漂亮的运动场:萤火虫,星光,海风,草地上恋爱的孩子。

那个来散步的女人,走了两圈后,忽然开始奔跑,一口气就是五千米。我崇拜的跑者回归了。

之后,连续七天,她越跑越多,越跑越快。我不得不制止她:必须休息几天,不然就得受伤。

跑步这技能,跑步这平衡器,一旦熟练掌握,它就像老友,可能有不快,也会消失多年,可一旦重逢,所有快乐的记忆都会唤醒。

人,怎么能少这样一个朋友?

推荐阅读:《欢畅—跑步两年记》《小事成就—跑步一周年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