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幸运的人

图:William Turner

你比我努力,所以你比我成功,这我服气。

你比我幸运,所以你比我成功,这我不服气,甚至要嫉妒。

这应是很多人共同的心结,听起来也合理,正如QQjoy🏡在《你要建立值钱的系统》之后的留言:

 

“从小身边就有很多比我强大的人,各种钦佩、学习,把自己也变成那样强大的人,但慢慢发现自己开始嫉妒身边那些‘好运’的朋友,她们依靠父母、丈夫也可以不用努力工作过上舒适的生活。虽然一边为自己的独立骄傲,另一边却仍不免心中戚戚。连叔,这是我越活越回去了吗?”

平等是一个非常容易被误解误用的概念,稍有不慎,就能以平等的名义干蠢事。

平等只能是维护生命权与财产权上的平等:富人杀穷人,以命抵命,不能因为富人阔穷人100倍,所以他可以杀100个穷人;穷人欠富人100块,不能因为富人身家100亿,穷人就可以赖账。

除此以外,人是生而不平等的。

人是生而不平等的。这不是坏事。

有人天生聪明,智商一般的人努力一辈子也追不上他们,甚至理解不了他们。正因为有这些天才,我们才有了手机、电脑、互联网;才有空调、冰箱、吸尘器;我们才有谷歌、苹果和腾讯。

如果人类智商都平均,可以断定,99.99%伟大的发明、伟大的思想和伟大的作品都将消失。因为人类发展,就是天才的想法惠及普通人的过程。

除了智商,还有太多的不平等:你的出生地,你的容貌,你的性情。

一个姑娘出生在上海,另一个姑娘出生在偏僻的乡村,这是天大的不平等,大到需要女娲来补。

多年以后,乡村姑娘凭自己的努力,过关斩将来到上海,租了间小房子,新生活从此开始,一到公司报到,发现邻桌的上海姑娘,漂亮、时尚、温柔,家里五套房子,开着宝马上班,下个月嫁人,老公身家三个亿,随时可以辞职享受生活。——内心不得不生出不服气,凭什么?她什么也没做!不过会投胎!我生气一下,我嫉妒一下,难道不应该?

是的,当我们知道有“幸运”这个词,知道世上随时有人走运,我们了解世界,就得把幸运这个参数引进来,否则,你对世界就有误解。

别人比我聪明,出生地好,家境富裕,比我漂亮,都属于幸运。一个人不必为自己的幸运道歉,毕竟,他的所得并不是抢来骗来的。绝对的公平观,则引发不必要的仇恨:你比我幸运,所以要剥夺得多一点,让你和我平等,鹤的腿过长,得砍一节给鸭子。

我有个朋友,很聪明,但一度也受绝对公平观的影响。这难免,因为教育里,这种煽情太多。有一次,他对朋友抒发此类愤恨,他的运气来了,与他交谈的,是另一个聪明人,而且没有认知误区,淡淡地回了他一句:按你的逻辑,姚明就不该打球,得让矮个子去NBA。——就这么一句话,这个聪明人的观念就改变了,何等幸运。要知道,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愿改变错误的观念,他人越说,我越固执,以示我的尊严。

这个觉悟过程我们都会有,希望越短越好。

人是生而不平等的,有的人比较幸运。世界就是这么运行的,好比有引力。接受这点,你起点低,恨和嫉妒也会逐渐消失,这些幸运的人,他们没有做错什么,姚明不打篮球,别人还会嘲笑他:白长这么高了。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发挥自己的天赋(幸运),才是不对的。

我要再次推荐《宁静祈祷》:

愿我有宁静

接受我不可改变之事;

愿我有勇气改变我可改变之事;

愿我有智慧区别这两类事。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有人生而比我幸运,这是不可改变之事。我能把自己的才能发挥得更好,这是可改变之事。没有勇气改变自己,才会去恨、去嫉妒,把扎小人,希望他人倒霉。

接受宁静祈祷,36字(我的译文版本),你已经成为一个幸运的人,你原来浪费在改变不可改变之事上的精力,都可用来改变自己。

另,我长假期间将保持更新,太闲让我不舒服,当然,太忙也不舒服。

上篇文章:《论微信公众号刷阅读量》

论微信公众号刷阅读量

图:Kazimir Malevich

早上看腾讯科技新闻,才知道腾讯开始整治微信公众号刷阅读量,潮水退去,才发现不少大V没穿泳裤,真实阅读数少得可怜。

作为一个长年原创的公众微信号运营者,从腾讯公开阅读量开始,我一直支持将各种数据尽可能真实展示出来,这对作者、腾讯、读者及广告商,都是好事,有利于大家作出准确判断。

短期来看,人是容易被数字迷惑的:量这么大,人这么多,肯定不错吧?所以各种平台上刷量工具长期存在。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不会断绝的。

人开始做一件事,卖东西也好,经营公众号也好,刚开始必然是艰难的,成交量与阅读数肯定少。你的耐心、你的坚韧、你持久创造价值,这些才保证你的相关数据往上增长。这就是《建立值钱系统》的过程,无法省略,无法欺骗。

刷量工具是个巨大的诱惑,它让人产生幻觉:我真不需要做什么,一切都买得到。但你买不到读者的信任,买不到保障的质量,买不到值钱的系统,最后唯一赚钱的是刷量工具,其他人都输了:认真创作的人觉得不公平;读者觉得无聊;广告商觉得上当。劣币驱逐良币,平台崩溃。

诚信是商业的基石,商场上每天都有欺骗,每天都有人靠欺骗发财,但只有诚信才走得远。千万不要羡慕骗子短期的收获,除非你想在最后当一个可怜的输家。

衷心祝微信平台长期打赢刷量工具。

你要建立值钱的系统

图:William Hart

赌徒一夜间赢了100万,很快返穷;一个商人花十年积累第一个100万,第二个100万却可能3年就赚到。

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于,双方所处的系统不同。赌徒是不停重复赔率不利于自己的行为,钱越来越少。商业是不停重复盈利行为,钱增长得越来越快。

你问我二十来年不停写作的价值何在?

你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名气和稿酬。这很重要,我开始时也是冲着这点去的。可后来发现,这些并不是最核心的。

有人从高中开始读我的文章,现在是企业的高管,或者有自己的企业;有人在贫穷时读我的文章,现在财务自由。有的老读者名气比我更大,钱也比我更多。——这个读者成长系统最核心。

当然有很多读者暂时不如我。这很正常,你还是高中生,你比我年轻,你才起步,你的运气还没到,你还没发现适合自己的方法。——我的意思是,你不如我不会让我开心,你的成长才会让我开心。

系统在一直成长,身处系统中的人,才可能受益。最直白地举个例,这系统中百万富翁多,文章的赞赏收益多,广告赞助商多;反之,读者持续变穷,我这个作者最后也得饿死。

强烈的嫉妒心,是折磨、摧毁很多聪明人的癌症,这让他们无法接受他人的成长和超越。他圈子里的人,永远都得不如他。这是赌徒的玩法,每玩一把都刺激,但每次都退化一点,最后彻底傻逼。

强烈的嫉妒心,除了极少数天生,后天的成长有很大的因素。一个孩子,他只要在封闭的小团体(家庭、班级)里是第一,就可多享家长与老师的宠爱:“别人受损我受益”的模式非常有效,不停正反馈。当出现更强者时,用肮脏的手法把他“做”掉就成了第一选择,即使无法改变现实,攻击和诅咒也能暂时安慰精神,像吸毒,你明知不好,却不停加大剂量。

很多人走得出来。他们最后不是强者的附庸,也不希望弱者附庸自己,他们善于和他人合作,尤其善于和更强者合作。他们的核心价值是坚信这点:让你有所得,我才有所得;和我合作不愉快,有损失,我则彻底失去一个合作伙伴。

当然,一个人进化不到这个阶段,基本也就交代了,因为,分工合作的社会,注定了我们时刻要和更强者合作,全方位比你强即使没有,有大把在某方面比你强的人,一看到他们就生气、嫉妒,触发内心对自己的怨恨,你锦衣玉食,也无快乐可言。

怎样才能和更强者合作?互惠互利,利益共享,是必须的,但心理建设更重要,你不会欣赏更强者,一切免谈。

看看你身边那些往上走的人,他们都建立了值钱的系统:我某方面弱?我某些技能小白?没有关系,我有办法让专家和我合作。我的疆界,就是所有强者能达到的边界,这样的人,怎能挡得住?这样的人,才是终极强者。

相反,再聪明,靠骗,靠抢,靠嫉妒,孤家寡人,他人都看你笑话,你怎么好得久?

快变成强者,快学会欣赏强者。这是你必须完成的任务。

——————本文由小米公司赞助———————


退缩即自卑

图:Konstantin Korovin

(本文为西西和品牌约稿,西西和稀饭提供问题,xixihere.taobao.com为西西和唯一店铺地址)



连岳老师,你好!

作为一个正在为事业努力的90后男生目前事业还算稳定,谈过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分手后又谈过六场“蜻蜓点水”的恋爱,我为什么要定义成”蜻蜓点水“的恋爱呐,也许相比第一个女友包括性格上她们都没能让我走进去!

作为北漂一族的我今年家人让回去结婚,你也知道一些城市的乡镇结婚年龄相对比较早的,年初的时候在家相过一个,一开始感觉还不错,经过一个月的了解感觉她还是没能走出之前的情感,但她一心是想成的,当时礼金都给啦,最终我的选择还是放弃,不合适就分,这是为彼此负责!更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更多的是对待感情是一种内心的追求和标准,因为我觉得这样两个人才会幸福。

跟家人说好了今年年底回去相亲,家人也都安排了好多恨不得现在就让我回去。我还是保存着那一份坦然,不慌不急的。我现在很清楚怎么照顾一个人 、怎么爱一个人、怎么给她要的 、怎么疼她 、怎么给她惊喜浪漫、怎么处理两人之间的平淡家庭问题等等。同事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在外面谈个带回去,我个人的想法是在外面遇到所谓的“门当户对”不是那么容易(当然我不相信这个)还有距离等等;在家里找可以避免很多外在的因素毕竟老家的女孩也没有外面女孩的那么浮华(相信适合自己的人在不同地方有N多个)这样何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呐?针对我偏执的选择也好、固执也好想听下连岳老师的见解!

西西和稀饭之顺其自然

__________

顺其自然:

你已经谈了七次恋爱,订了一次婚,情感经验丰富。小城镇流行的价值观,一定会用“浮华”来形容你。但我认为,多恋爱是有好处的,没有下定决心,就算订了婚也得退,这也是责任感的体现——当然,想清楚了再订婚,就更有责任感了。

缘分,这两个字从从古到今没褪去魅力,人们相信相爱的人是天注定的。不过人们从来没有多问一句:为什么天注定的两个人一般都在方圆十公里以内?原来不出邻村,现在读同一所大学,或住同一片城区?

爱情这种东西不神秘,不须动用巫术。它就是两个观念相近、条件相当者的结合:相似的家庭、相似的教育背景、相似的收入水平,他们更容易接近、有更多话题、共鸣多、争吵少,相爱也顺理成章。有些婚姻看似跨度大,超越了阶层,比如欧洲贵族原来不和平民通婚,有一天贵族的女儿却嫁给了铁匠的儿子,那是因为铁匠的儿子在商业社会发了大财,而贵族的女儿却无法支撑贵族的派头,他们在新时代成为平等的人,阶层隔离被金钱力量打破了。

在中国也是,很长时期内,农村与城市通婚,几无可能,因为城乡二元,相当于种族隔离。现在乡村土豪娶小明星也不是什么新闻。

上述这些事情,按传统的话语,就叫做:门当户对。穷小子娶不了大明星,不是文化水准差太远,还真就是门不当户不对,你一个月工资连人一瓶洗面奶都买不起,这样的爱情靠什么活着?它只能活在言情小说的意淫里。

乡村姑娘比城市姑娘品德高尚,乡村比城市更接近天堂。这是中西田园诗人反对商业社会的陈词滥调,当然,在现在也很有市场,否则,它也不会从你这个90后北漂的嘴里说出来。

如果乡村比城市好,人类社会就会停留在农耕时代,大城市不会出现,更不会有人北漂。人们为什么会做这种选择?因为城市有更多机会、更富裕、更真实、也更有道德。越是商业发达的城市,就是越有道德的地方。在这里找个姑娘,她出色的概率高得多。乡村姑娘一跟你交谈,发现你的观念里一半都是乡村接受不了的“流氓”想法,到时候,她未必觉得你道德。

既然已经城市里,就别瞧不起城市,这个错误的观念会让你进退两难,无法融入城市,也退不回乡村。多和身边的人恋爱吧,你身边的人也最有可能和你“门当户对”,成功率也高。

祝开心。

连岳


新客福利!淘宝3心及以上客户首次购买说出“连岳”,可享特惠!详情请问西西和店铺客服。


六平米的房子有无尊严?

图:Paul Klee

“连岳,要不是认识你这么久,知道你是好人,你今天说这些话,我是不会和你当朋友的!”这是昨晚一位老友放的狠话。

不用替我担心,此后又喝了很多酒,分手时我们还是好友。

争论由轰动性的新闻开始:深圳有楼盘推出6平米的房子,厨卫具全,位于华侨城豪宅区,一口价88万,套数不多,很快卖完了。

老友的观点是主流:这房子令人毫无尊严。

我则相反:这房子挺好,开发商好样的,希望这种房子多起来。

如果我在深圳,或者我在的厦门核心区推出这种迷你房,无论我有没有房,我将毫不犹豫地买入:我太喜欢这种房子了,在里面能满足居住的所有功能,打扫卫生又轻松。

每个人的偏好不同,交易才会发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常识之一,你觉得无尊严,我却觉得很酷。

即使按照量化标准,六平米的私密空间,也比合租更有尊严,对无家可归者来说,更是不可企及的天堂。

要是没有开发商推出这种户型,现在仅有88万购买力,想在一线城市核心区有自己的房产,只能靠做梦了。这开发商该表扬,而不是批评,这种开发商多一点,贫穷的人更容易实现房产梦,也更容易在大都市立足。换言之,令更多人有尊严。

尊重“冷冰冰”的交易,不用强力干涉,才是获取最多尊严之路。这是市场经济不会更改的逻辑,违背这点,就得好心办坏事。

争论过程中,我问老友:按你的标准,怎样的房子才算有尊严?

他说:本一毕业生在深圳这样的城市,至少得有一套20平米的房子。

我问:一个本一毕业生懒惰呢?人品败坏被人唾弃呢?也得有房吗?

他说:个案处理。——你看,干涉市场我们得到了第一个后果:道德委员会,负责给所有本一生打分。现在鼓励二胎,同性恋、不婚、丁克的本一毕业生就得扣十分。在这种评分表上,你有尊严吗?

我的老友,当然不可能是笨蛋,他是企业家,雇员上千人,海内外有房产,我又问他:你的员工肯定有本一毕业生,他们如果没有一套20平米的房子,政府处罚你违法,你愿意吗?或者政府向企业加税用于建房分配给本一毕业生,你愿意吗?——干涉市场的第二个后果是,被剥夺得更多,企业倒闭得更多,人们更买不起房,更没有尊严。

事实上,政府就是按这思路操作的。

深圳这几套有房产证的6平米房子,是1998年办的土地使用权证,2004年建成。2012年8月正式生效的新《住宅设计规范》明文规定:“由兼起居的卧室、厨房和卫生间等组成的最小套型住宅,使用面积不应小于22平方米。”在这种法律的“贴心关怀”下,购买力有限的人,可能再也无法在深圳拥用自己的房产了。

当我们的同情心泛滥到去干涉市场时,想得到的结果恰恰相反:那些你同情的人,将过得更悲惨。

上篇文章:《钱最不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