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杨改兰杀子事件

图:Edvard Munch

这事过去一段时间,不少文章刷过屏,大家的情绪也转移了,现在来说,看的人肯定少。不过,这就是我追求的时间点。

贫穷的母亲杀死四个孩子,然后自杀。这类极端惨剧,只要人类社会还在,它还会出现,因为奇特,所以必然掀起媒体的报道狂潮。

因为人是有同情心的动物,加上很多人的同情心太多,理性太少,狂热期很多虚假资讯一点不被怀疑地接受。这也是传播规律吧。但在太狂热时下判断,终究不是好事。

经过此事,一条常识几乎得到所有评论者的认同:贫穷不是好事。

深山老林,穷乡僻壤,一直有媒体描述为世外桃源,可逃脱城市里的肮脏和压力,这观念容易诱惑定力不足的人。现实恰恰相反,你若生活在这些地方,极可能陷入贫穷。

绝对贫穷,吃不饱,穿不暖,随着技术进步,或许可以解决。但相对贫穷,将永远存在。杨改兰的家产,事后证明,在当地并不是最穷。将时光前移50年,甚至不能称之为穷。百万富翁是杨改兰不可触及的另一阶层,但这些人和王思聪比,心里又要“极度绝望”了,他们似乎也有理由谋杀自己的孩子。

我们不会没见过比杨改兰还穷的人,即使你生活在北京上海,那些街友,那些真正的乞丐,他们就是,绝对数量还不小。但真正选择杀人或自杀的,有几个呢?我的意思是,杨改兰杀子事件,就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她应该是精神或心理上出了严重疾病的人,贫穷,或许是个刺激,但她富裕,也可能杀子。

人类基数这么大,这类小概率事件,不会断的。无解。

孩子降生在贫穷的家庭,母亲恰好又疯狂,这算倒霉。正如勤快正直的父母也会生下懒惰邪恶的孩子,也算倒霉。天生奇丑、特笨,这都是倒霉。这些事都无解。

如何告别贫穷,这是有解的。

自愿捐赠,这是办法,但无法断根。

低保更不可能断根。为了领取低保,有人还会刻意保持贫穷,努力工作只多挣一点点,何不偷懒拿钱?——这观点,可能40%的人不同意了。

土地私有,让贫穷的农民自由处置,或自持或出售,他们也许能获得自己的起步资金。——这观点,可能90%的人不同意了:这样会出现大地主!这样粮食不安全了!

允许工厂雇佣童工,这样,贫穷家庭多子的优势将释放。——这观点,99%的人不同意了:太残忍了!这些孩子不享受美好的童年就是全社会的犯罪!所以,他们只好从工厂回到贫穷的家庭浪费时光,增加自己和父母的绝望。

还有更”冷血“的方案,我就不说了。

杨改兰杀子事件,让人们再次直面并厌恶贫穷,这是好事,但是理智和市场得出的解决办法,煽情的人们又接受不了,从而固化、加剧贫穷。

少一点煽情,多一点理智,有勇气接受“冷酷”的市场解决办法。——你可以这样在观念上为减少贫穷做贡献。


扫描(长按)二维码,关注另一个不讲理的连岳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