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平米的房子有无尊严?

图:Paul Klee

“连岳,要不是认识你这么久,知道你是好人,你今天说这些话,我是不会和你当朋友的!”这是昨晚一位老友放的狠话。

不用替我担心,此后又喝了很多酒,分手时我们还是好友。

争论由轰动性的新闻开始:深圳有楼盘推出6平米的房子,厨卫具全,位于华侨城豪宅区,一口价88万,套数不多,很快卖完了。

老友的观点是主流:这房子令人毫无尊严。

我则相反:这房子挺好,开发商好样的,希望这种房子多起来。

如果我在深圳,或者我在的厦门核心区推出这种迷你房,无论我有没有房,我将毫不犹豫地买入:我太喜欢这种房子了,在里面能满足居住的所有功能,打扫卫生又轻松。

每个人的偏好不同,交易才会发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常识之一,你觉得无尊严,我却觉得很酷。

即使按照量化标准,六平米的私密空间,也比合租更有尊严,对无家可归者来说,更是不可企及的天堂。

要是没有开发商推出这种户型,现在仅有88万购买力,想在一线城市核心区有自己的房产,只能靠做梦了。这开发商该表扬,而不是批评,这种开发商多一点,贫穷的人更容易实现房产梦,也更容易在大都市立足。换言之,令更多人有尊严。

尊重“冷冰冰”的交易,不用强力干涉,才是获取最多尊严之路。这是市场经济不会更改的逻辑,违背这点,就得好心办坏事。

争论过程中,我问老友:按你的标准,怎样的房子才算有尊严?

他说:本一毕业生在深圳这样的城市,至少得有一套20平米的房子。

我问:一个本一毕业生懒惰呢?人品败坏被人唾弃呢?也得有房吗?

他说:个案处理。——你看,干涉市场我们得到了第一个后果:道德委员会,负责给所有本一生打分。现在鼓励二胎,同性恋、不婚、丁克的本一毕业生就得扣十分。在这种评分表上,你有尊严吗?

我的老友,当然不可能是笨蛋,他是企业家,雇员上千人,海内外有房产,我又问他:你的员工肯定有本一毕业生,他们如果没有一套20平米的房子,政府处罚你违法,你愿意吗?或者政府向企业加税用于建房分配给本一毕业生,你愿意吗?——干涉市场的第二个后果是,被剥夺得更多,企业倒闭得更多,人们更买不起房,更没有尊严。

事实上,政府就是按这思路操作的。

深圳这几套有房产证的6平米房子,是1998年办的土地使用权证,2004年建成。2012年8月正式生效的新《住宅设计规范》明文规定:“由兼起居的卧室、厨房和卫生间等组成的最小套型住宅,使用面积不应小于22平方米。”在这种法律的“贴心关怀”下,购买力有限的人,可能再也无法在深圳拥用自己的房产了。

当我们的同情心泛滥到去干涉市场时,想得到的结果恰恰相反:那些你同情的人,将过得更悲惨。

上篇文章:《钱最不值钱》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