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子弟也能射

图:Berthe Morisot

推荐一部电影,《十月的天空》(October Sky),1999年的美国片。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

1957年,苏联卫星发射成功,大大惊吓了美国人。矿井小镇的高中生霍默对火箭科技产生巨大兴趣,萌生了自制火箭的想法,在老师和朋友们的支持下,霍默全身心投入了研究,若能成功,他可获得大学的录取。可阻力来自他父亲,矿井负责人,他希望儿子继承矿井,不屑并阻挠儿子的研究。

这部电影有不少译名,我最喜欢的是这个:《矿工子弟也能射》。

这电影最有价值的部分来自霍默的一句怒吼,他不满父亲安排自己当矿工,回应的话是:我不想像你一样,当一辈子苦逼的矿工!

这世上有许多脏活,矿工是其中一种。当人不得不干脏活,收入又低时,只好说是不幸。正常的人处于这种状态,一定是像霍默一样希望逃离,我逃离后,这些脏活也需要人干,但不是我就行,过更好生活是我的权利。

不正常的人就会爱上脏活,像霍默的父亲,他天然屈从于命运,认为矿工的孩子干矿工,代代传承,天经地义,想去发射火箭,那影响孩子老实当矿工的心态。虽然是脏活,可它养活了我们,应该知足。

霍默的父亲毕竟只是折腾自己的孩子。最邪恶的是这些人,他们自己及孩子是绝不会干脏活的,但是希望矿工家庭,其他各类脏活家庭,老实本分,一代代干脏活,他们的口头禅是:大家都不干,脏活谁干呢?

我有多篇文章鼓励读者养成霍黙的择业观:我不想像长辈一样,在苦逼的地方混,在苦逼的职业混。要顺应城市化的趋势,顺应人才与资金的流向,尽可能往热点城市流动。你是老矿工,无法流动,这没办法,但你不要阻挠你的儿子,把他留在矿井,是你亲自判他苦役。

穷人子弟不能射,那因为观念上就认为自己不能射。想想不同的生活,都像是背叛。

我后台收到不少留言质问我:大家都离开穷地方,谁来改善穷地方?大家都离开农村,谁来种田?我的回答是:既然你这么说了,你去。谁爱去谁去,我会鼓励这里的孩子像霍默一样怒吼:我不想当一辈子苦逼的人,我值得追求更好的生活。

我坚持干脏活,因此别人可以不用干脏活,我具有奉献精神。很多人会赞叹你,我不赞叹,我认为你蠢。不得已的不幸,那值得同情,你爱上自己的不幸,坚持自己的不幸,那是傻叉,不值得一丝同情,你还败坏家庭,让孩子不敢产生逃离的想法,生生世世为奴。

很多偏僻荒凉之地,看了令人绝望。改善这里的最好办法就是人们全部离开,去更好的地方讨生活。一个人出生在一个地方,对此地并无义务,你的义务是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个人出生在农村,他并无义务产出粮食,大家都不种田,你就多花点钱买粮食,将价格抬高到有人愿意种为止,或者,更简单,你自己当农夫。

他人不愿意牺牲,他人不愿意干脏活,你为什么会生气?你为什么只许自己射?因为你是流氓。

大多数人必然出生在相对贫穷的家庭,在成长过程中,人性必然让你产生霍默的想法:我不想像父辈一样苦逼。这是你的驱动力,它正当、合理,是富裕的观念,并非对你父辈的不敬。

穷人的子弟最后能射,前提之一是得到并保持这信念:穷人的孩子也能射。

上篇文章:《他们为何放弃性生活》

他们为何放弃性生活?

图:Gino Severini

你可能会因为手机,放弃性生活。

来,看一组数据:调查发现,79%的人醒来后15分钟内就会拿起手机,68%的人每晚将手机置于枕边睡觉,67%的人即使在手机没有响铃或震动时也会去查看它,46%的人表示他们离开手机便无法生存。

在手机与性生活方面,美国一家本地地理位置服务提供商TeleNav的一项调查称,33%的智能手机用户,愿意为手机放弃性生活。而另一项同主题调查显示,英国人放弃性生活的比例高达90%——英国人不仅厨艺差,床上功夫看来也差,让人毫不留恋。

这些数据你可以当成不太正规的谈资,但也可以当成有价值的趋势。

我是离不开手机的人群。周末出了个差,来回都晚点。去上海的时候晚点一小时,借助手机,推送了一篇文章,通知登机时,我还在放读者评论,心里喊道:再给我一点时间。离开上海时,更夸张,晚点三小时,坐在飞机上等了很长时间,一位乘客执意下机不走,所有旅客不得不重新登一次机,折腾期间,观点对立的两个乘客还吵了起来,其中一位大妈说:我儿子出差北京时,和希拉里住同一个酒店!我当时想,这论据想说明什么?不过,人在焦虑时,容易胡言乱语,我理解。我倒没什么焦虑,因为有些事情恰巧得在手机上处理。

因此想到,飞机上若能提供wifi,乘客可全程使用手机,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容易抓狂的密闭空间释放,不仅可以减少冲突,还可大大提升生产力,人们在空中照样可以工作、沟通、聊天、联网打游戏,快乐的时间总是太短,哪有时间生气?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我不是说将来飞机晚点无所谓,而是说顺应人们的喜爱,很多矛盾可以缓解。而违逆人们的喜爱,矛盾就会加剧。

这次参加的会议,主题之一也是大数据。我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一个人所产生的数据,可能将被悉数纪录,但怎么解读这些数据,态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就像这个经典的数据解读例子:一杯水只剩下50%,对这个数据,乐观主义的结论是:“太好了,竟然还有半杯水!”悲观主义的解读是:“太糟了,竟然只剩半杯水!”

人们因为偏好、性格和方法论,对同一数据得出的结论完全不同,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有一定道理,乐观者从数据里看到乐观,悲观者从数据里看到悲观。

世界会无私地将真实趋势呈现在你面前,最后还是回归到你的价值观,你是开放的、年轻的、愿意接受不利于自己事实的,那你容易改变错误,顺应大数据给的趋势。你是封闭的、衰老的、不停自我辩护的,那你容易美化错误,将所有不利于自己的趋势妖魔化:你讨厌电、讨厌电视机、讨厌游戏机、讨厌电脑、讨厌智能手机,讨厌一切打破沉静的新发明与新发现。

你永世在讨厌界轮回。

在这一世,你讨厌别人发现比性生活还美妙的乐趣,虽然你也讨厌性生活。

上篇文章:《有病治病》

有病治病

图:Gustave Caillebotte

连岳,

一直跟随你的文章学着独立自考,作为读者很是幸福。我是一个北漂,来北京八年,先后做过电台主持、图书品类分析后转行做HR,目前在企业里面做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我对生活的追求很简单,希望做有价值并且喜欢的事(目前就是这样),同时生活方面有一个相爱的人可以一起面对人生的困难,努力快乐的生活。

问题就出在这,我选择了一个不太快乐的人,我们去年结婚了。之前我们相处了三年,他内向,不喜欢沟通,情绪控制能力和认知转移能力都差,非常敏感,遇到难以接受的人或者事以及压力大的时候,他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轻则不说话不吃饭,严重的时候会摔东西。当时能在一起的最大理由,是本质上他的善良、正直以及我们的价值观差不多是一致的。每当他莫名的发脾气,我本能的是恐惧、躲闪。情绪爆发时,我尝试和他沟通,他就会恶语相向,所以我只能在一边,让他自我调节。

结婚之前爆发过一次很严重的,他摔碎了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当时我非常痛苦,不想结婚了,但他苦苦恳求我说自己也很痛苦,一定要改变和调整。家里因素也促成我走进婚姻,然而结婚后还是一样,尤其工作遇到压力的时候,我努力想办法帮他解压,只希望他快乐和健康。

后来我意识到可能是心理的问题,于是和他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他处于抑郁状态。抑郁的原因应该有多方面,我特别希望他积极的面对自己的问题,比如看心理治疗师,但是他不信,始终没有去。现在他遇到问题常常冷暴力,自己抽烟,不说话,一连就好几天,有几次我实在压抑得难受,哭诉着如果不去看心理医生,不治疗,我就放弃了。每次他都和我争取机会,但是后面都没有行动。我什么都做不了,很难过。他的家里人也知道一些,不过只觉得是性格问题,也解决不了。

之前做好心理准备,他的抑郁不会那么快治愈,我能做的就是陪着他。但如果他一直不去尝试面对并且解决心理问题,生活就会一直这样下去,我就要绝望了。到底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还是应该放弃,重新寻找幸福。

连岳,我该怎么办?

R

_________

R:

抑郁症的人群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你可能知道得比我更多。最后决定的,只能是医生,而不是你我这次交流,下面的文字就算说得再好,你看了舒服,也不能取代治疗,这点要先说明。

我知道抑郁症,是我不只一个朋友患有这种疾病。有人始终回避,不愿意接受。有人家人早早发觉,自己也配合治疗。结局天差地远。无论效果如何,抑郁症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医院接受治疗,脱离这点的方法都相当不可靠。

感觉中国人特别怕别人说自己心理有病,自己的家人出现这种症状,更是百般遮掩,采取了非常病态的方法对付疾病——这种“一拖解千愁”,简直就是方法论上的抑郁症,中国人最常用于解决感情困扰和心理疾病,它只会加重症状,最后不可收拾。

有名人抑郁自杀后,最常听到的议论是这些:这么有名,怎么会想死?这么有钱,怎么会想死?家庭这么美满,怎么会想死?是的,按常人的想法,不到万不得已,人是不会死的,到了万不得已,也好死不如赖活,求生是本能。可患了抑郁症,就不是常人了,死亡仿佛是一种解脱。

曾有个抑郁症患者写下自己的感受:那就像是西西弗斯将巨石推到山顶,你知道,它第二天又会滚回山脚,抑郁就是这块石头,逃脱这个刑罚每天都在增加它的诱惑。

所谓的“诉诸理性”对抑郁症是没有用的,你无法等他的理性战胜抑郁,你也无法劝他“积极一点,想想开心的事情!你的生活多么美好!”这像你跑了一万米,气喘不上来,胸腔快要爆炸,十秒种像一小时那么长,啦啦队加油的声音再大,你的速度也只会越来越慢,想停下来的欲望抹去其他一切想法:你的名声、财富、家庭幸福,在此时没有分量。

抑郁症病人最需要你的时候,是你陪着他(她),宁愿一句话不说,也别尝试说道理,甚至去纠正、去指责。在病人与常人的相处中,最怕的是常人觉得对方应该像自己一样想问题,沟通不畅,各种焦虑、不满、暴躁一起发作,对病人不利,也失去了自己的健康。

以上是我很零碎的一些认知,即使它们是对的,不上医院,也只是杯水车薪。自己爱的人生病,你可能更痛苦。他家人无所谓,他不配合,这些都更改不了有病必须接受治疗这个规律,你最重要的工作该是想办法让你去医院,处理过类似案例的医生,或许能提供更为专业的、可行的意见;在丈夫情绪正常时(庆幸的是,他应该多数时间是正常的),跟他说说你的困扰,商量好具体的治疗时间,比如下周、十天后,而非泛泛而谈,一时答应又会无限拖延。

他的抑郁和善良、正直并不冲突,他就是生病了,尽快治病,把病治好,才是急所,病情改善后谈爱情能不能继续,才有意义,说不定很快就能治好,其他问题就不存在了。

不过也得做好极端状况下的备案:你穷尽一切方法,他就是不愿意治病。我想,你是有资格、有自由在他理智状况下表明:既然你不愿意珍惜自己身体,你也不在乎妻子的感受,那我将和你离婚。这种离婚将受到重重阻力,有人还将谴责你抛弃病人,但我不会,我会支持你。

祝开心。

连岳

上篇文章:《孩子,你的时间不多了》

孩子,你的时间不多了

图:Gustave Caillebotte

年轻的时候,总认为时间多。这符合直觉,毕竟离死亡远,时间比年纪大的人多。

这是个天大的错觉。如果你现在是一个大学生,或刚刚工作的人,我最想对你说的一句话是:孩子,你的时间不多了。

我对平时几个比较亲近的孩子,常说的也是这句话:孩子,你的时间不多了。听不听得进,无所谓,这句话得放着,这种子先撒下,会不会发芽,有没可能成为他的理念,看造化吧。

大学高年级至职场新人,24岁左右吧。极少数天才不论,一般还处于啃父母资本阶段,工资收入也是最低一档,还是学徒层级,可替代性很强。谁都可以说你几句,你还不好回嘴,要用钱的地方不少,伸手的感觉又不太妙。

要理顺的矛盾很多:和父母理念不合,被断财路怎么办?恋爱分分合合,找不到意中人怎么办?房租怎么办?房子首付怎么办?业务老不长进怎么办?

这可能是你这辈子压力最大的阶段之一。流很多泪,吵很多架。意志力没有相应增加的人,将采取逃避措施,这些事太烦了,我不想它们,自然就过去了,反正时间有的是,我还年轻。

然后,三十岁来了。这时候,形势更可怕。再没骨气的人,这时向父母伸手,都得脸红。再没自尊的人,看同学一个个超越自己,也得嫉妒。这样的人,机会之门已经快要闭合,不出意外,日子越来越难。变坏,倒是一条出路,虽然我啃老,可我偏敢跟父母耍流氓,而且可以说:我之所以混得这么差,都是你们没教好!都是你们没背景!此时你一般有了配偶和孩子,他们往往也成你的出气筒。亲人们能拿流氓怎么办呢,也就忍吧。

万一有工作,在公司,也学会了偷懒耍滑,留着你嘛,好像没什么用处,开除你嘛,又显得过于严厉。就让你混着吧。

你的人生从此在阴沟底保持稳定,接下来的时间很多,不过对你来说,这些时间已无意义,因为单位价值为零,为负数,所得还是零。

孩子,你的时间多吗?不多,机会窗口,也就十年左右。是有中年后发奋逆袭的例子,不过那是特例,轮不到你。

这不是危言耸听,人越早坚持,机会越多,越迟开始,越难翻身。常看我文章的孩子,可能会有焦虑感,正如昨天一位大三学生的留言:看完文章就会想拼命挣钱,在一切痛苦与悲哀后面,都看得到”缺钱“两个字。

这态度就对了。爱钱、尊重钱、想挣钱,这是年轻时就该确立的信条。没钱时不是去躲避,而是去工作,去想办法,迟早要做的事,得早做。

由此想到一事。一位北京的朋友,向我描述了她喜欢的一位小朋友的“遭遇”,在一公司,因为理念相投,抱着义工的心态拿着极低的工资,任劳任怨多年,最后离开时东家极冷漠,因此感到悲凉。

我跟她说,我到认为是好事。东家狡诈一点,来点甜言蜜语,你又得当几年义工。正因为“悲凉”离开,才可以尽早找到好工作多赚点钱。

年轻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去当义工,主题沾点书、文艺、慈善,免费都干得欢。这样你不觉得你浪费时间,好像有面子,似乎有理想,还看不起那些真在赚钱的“俗气”同龄人。

只有特定的一种情况,应该免费劳动,你还没足够资格进入心仪的行业时,免费劳动换取实习资格和接触机会,一可提升能力,二可展示能力,为未来铺路。暂时的免费实际不是免费,而是取得将来更高收入的观摩券或入场券。

年轻人时间少,一天都不能浪费。那种永远低薪的、看不到前景的行业,包装再多理想,老板再能扯淡,都不要去碰。

比你的同学更早开始,大大方方谈钱,想方设法赚钱,你已经领先。而且极可能领先一辈子。

上篇文章:《思乡病是贫穷病》

梁朝伟为何越老越帅?

图:Paul Cezanne

有一天说,40岁以上的人群不是我想说服的,他们多数已经脑死亡。

结果一批读者来打趣:我们脑袋还活着,别放弃我们啊。

他们当然知道我想说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形态与圈子固化,偏见更加偏执,不接触新事物与新观念,照样可以继续混,唯一还年轻的,就是敏感,但又用错了,老觉得不听话的年轻人故意针对他。他所过之处,大家都蔫头耷脑,好像心爱的球队刚输了比赛。你的气息,就是失败的气息,墓地的味道。

这是40岁要面临的挑战。你可能不再鲁莽,但也失了少年的勇敢;你可能不再疯狂,但也失了少年的想象;你可能不再贫穷,但也失了少年的天真。丢了坏的A面,也丢了好的B面。最后,你甚至认为自己不再配有好的B面。

这挑战就一定得赢。现在不少40岁以上的大叔受欢迎,就是他们过了这一关,好的B面都留着,魅力加倍,我勇敢,但成功率比少年时高;我充满想象,但不再胡思乱想;我仍然天真,且更有力量保护这天真。

举个例子吧,梁朝伟,不仅中老年人是他的影迷,年轻人也爱他,姑娘或许还觉得他更有男人味,像年份酒,年龄不是让人显老,而是说我更珍贵。

像梁朝伟一样战胜时间的人,应是有意无意中掌握了“AND thinking”(和思维),放弃了“OR thinking”(或思维),前者着力于合作、共赢,市场交易行为是典型;后者着力排斥、独占,战争的你死我活是典型。

“或思维”更接近动物本能,简单选择,人天生会用,它左右很多人的行为。人类历史上长期迷信战争,与我利益冲突,不服从我,就杀你,抢劫你,结果是大家都很痛苦。利益冲突,观念冲突,将不停产生,你一生都得面对,“或思维”,将使自己处于战争状态,你和你身边的人,都不得安宁。

而“和思维”需要找到利益共同点,是后天学习才能掌握的技能,它在看似对立的两者之间找到联系,每次冲突产生,都成交易的契机,“和思维”都让你得到更多,你和你身边的人,成长加速。

比如当下与未来,用本能“或思维”的人,尤其是孩子,必选当下,先得到满足再说,未来太虚幻太遥远,只能放弃。成功者拥有“延缓满足”的耐心,他们用“和思维”解决这冲突,我克制当下,未来有十倍收益,当下的不满足,不再是失败和苦难,是建构未来的要件。有这定力,方能度过孤寂的一万小时修行时间,成为未来的大师。

说个自己亲身面临的挑战吧。年纪增长,身体基础代谢率下降,肌肉也逐年减少,虽然一直在跑步,可这运动不能增肌,体重反弹也快,一小时跑掉的热量,几碗饭就回来了。你不难看到不少坚持跑步的人,也有小肚腩。

怎么办?一直增加跑量,受伤的概率将大增,甚至是必然;一直减少饭量,天天饿得半死,未免本末倒置。一个中年人,要吃得舒服,要减重,还要增加肌肉,要AND,不要OR,似乎不可能。

其实方法很容易就找到了。一是改变运动方式,以无氧运动为主,刺激肌肉生长;二是改变饮食方式,采用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的减重增肌饮食法:高脂高蛋白低糖低炭水,通俗点说,只吃肉、蛋、蔬菜、含糖量低的水果。

是的,所有要求同时得到满足,尽情地吃,再也不饿了;体脂率下降,体重不反弹;肌肉线条达到人生迄今最佳。当然,伙食费大幅提升,不过这是应该付出的成本。

我不是向你推荐这种饮食法,只是说,饮食方式是最难改的,可你想解决时,一天之内可改。

当挑战出现,你必须用“和思维”解决冲突,改变的机会、创造的机会就来了,正如梁朝伟所吟诵的:

有的人怕自己太成熟

有的人怕自己太天真

在成熟的年华保持天真

就是最美的人生

被人喜欢是运气

让喜欢的人满意,要靠实力

运气,就是让人看到你另一面的实力

大家都说瞬间易逝,永恒难求

其实全情投入的每一个瞬间

就是永恒

正如冰山理论所说,第一眼看见的美,只是全部创作的八分之一。看不见的绝大多数,才是美的基础。别人只能看见你的一点美,又以为你只是幸运,他们看不见你的辛苦,看不见你积攒实力等候幸运的敲门声。你这冷艳的冰山,有水面上的一面,更有水面下的一面。


——仅以此文,献给小米Note 2 双曲手机,一面科技,一面艺术,科技与艺术,不是割裂的,科技进步之美,就是杰出的艺术。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现在即可预约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