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只生半个孩子

图:Nandalal Bose

你好连岳,

我和他从大学相恋到现在已经9个年头,结婚6年多,当初他对我的执着,陪我远赴他乡的不离不弃,都称得上一段爱情佳话了。这些年我们的感情之甜蜜和睦,也是周围人的楷模。两个人都是一表人才,性格互补,互相欣赏,生活从最初的一穷二白到现在越来越富足,两个人的生活总是充满欢笑和情趣。

看似完美的我们,还是在生育和不生育的选择上出现了严重分歧,尤其是今年他父亲病重,更让他坚定了一定要个孩子的想法。他的理由是,第一,他觉得父亲病重,没能抱孙子,自己很内疚,他本身也喜欢孩子。第二,他觉得人老了、病了需要依靠。第三,亲情和血缘关系是最可靠的(他的父母的确也非常宠爱他)。第四,他需要一个为之奋斗的动力。(这里插一段背景:以前刚参加工作时,我们经济条件不佳,他觉得能倾其所有地满足我偶尔的心愿,自己也很幸福满足。但安静话少的我后来在事业和收入上比他好很多,他觉得我似乎不再那么需要他了,他的奋斗目标好像也不清晰了。如果有个孩子,他会重新找到被需要的感觉。我觉得这理由好荒谬,也许是他从小被爱太多,而滋生出的这种心理上的脆弱吧。但事实上,我还是很爱他,爱他的诙谐幽默和激情,爱他那么多没原由的快乐,甚至爱他的肤浅。)

是的,他一般不喜欢什么深刻的话题,闲暇时更喜欢看娱乐节目放松,看摄影图片,对文字比较抵触。而我呢,最大的兴趣是阅读。不知道是成长经历,还是后来受尼采等人的哲学思想的影响,"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个看似搞笑的问题就一直伴随我。从哲学,绕到基督教、佛教里研究找答案,最后我发现,可怕的是,我从根本上就怀疑人类存在的所谓价值和意义。即使在大学那么美丽的岁月里,即使被他深深地吸引,被甜蜜的爱情占据整颗心,可是多年以后,事业生活都顺利得让人羡慕的我,在这个问题上依旧悲观、灰暗。

虽然这不影响我欢笑和热爱生活,我也并不讨厌小孩,但就是无法挖掘出一点亲自造人的热情。哪怕是念头,都没有。有的只是对生育的恐惧、无奈和厌恶。也许是我的基因里的繁殖密码坏掉了吧,年纪一把了也没启动。即使是理智地分析利弊,我也还是觉得年轻时候的"已知自由"比年老时候的"未知不寂寞"更实在、可靠。而且,我丝毫没有养儿防老的目的和意图,我更希望把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与爱人过好每个今天。至于老到动不了的时候,人生乐趣也荡然无存了吧,有没有孩子又有什么本质区别。苟延残喘地再挣扎些时日又有什么幸福可言?我觉得,如果说生命是有意义的话,生命质量比长度更可贵。只是这些他无法理解。即便理解,也抵不过那强烈的生育欲望。是让我违背意愿去保住婚姻,还是孤独地自由,这抉择好难。

无数次讨论沟通的结果是他无法说服我,但又不想放弃我,就想出了代孕这个馊主意,养育他来想办法(事实是工作需要他总是很忙,生活十分不规律,我也并不十分清闲),不让我和这事沾边,只提供个卵子就好。只是,这怎么可能,这个生命还不是要存在我的生活里,而且多了个麻烦的伦理问题。

我不想剥夺他的权利让他痛苦,也不想自己委屈求全,身心具损地(一点不夸张)过以后的日子。分开两个人又都非常舍不得。怎么办,是不是很贪心?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还是想问问你,有什么技术性的解决办法可以救我们,或者能让我们减轻一些对彼此的伤害吗?

小钉

___________

小钉:

二加二等于几?只能等于四,没有争论。可惜很多问题没有这种标准答案。

生孩子对,还是不生孩子对?对想生的人,生是对的;对不想生的人,不生是对的。这像吃梨和吃苹果一样,只是个选择问题,国王只爱吃梨,吃苹果的民众也不应砍头。

物种存在,最强大的动力和目的就是繁衍,从蟑螂到人,概莫能外。人比较特殊,将它与蟑螂区别出来的,是人有可能不繁殖。繁殖这种基因命令人可以选择违抗。当物种的灭绝不再是危机之后(全球已经有六十亿人,从五十亿到六十亿,只用了十二年时间),不想生育更加合理了。其实,人类灭绝,又关我什么事呢?又算什么事呢?那么多漂亮的恐龙不也灭绝了吗?

亚洲有漫长的农业社会,种田主要靠人的生产力,在传统印象中,偏好繁殖,可现在日本、韩国、中国的台湾与上海,人的繁殖愿望都下降。

在当下的中国,不结婚、不生育、不生二胎,都会面临诸多压力,这些压力甚至能以好心的面目出现,像给你钱一样神气,他们的种种理由能说服你吗?不能。一个人不生育的理由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纯粹情感的:我就是不喜欢孩子,我就是讨厌人。

同理,一个人选择生育,也有多种理由,有理性,有本能,有偏好,从纯粹辩论的角度,这些理由也许都能驳到,是不是被驳倒后就不能生育了?不是的,生育权和不生育权都是权利,驳不倒的。

也就是说,一对夫妻,丈夫想生育,妻子想丁克,这两人都是正确的,无论他们的理由是什么。这两人都在维护自己的权利,谁也没有侵权。维护了一个人的权利,必然损害另一个人的权利。所以,在生殖问题上达成一致,这是婚前必须要做的功课,不然后患无穷。

孩子要么有,要么无,没办法妥协成似有似无的半个孩子,没有中间路线可走,你们要么放弃婚姻,各自寻找生育观一致的人,要保持婚姻,就得有一个人让度自己的权利,改变生育观。

祝开心。

连岳

上篇文章:《祝民营医院挖光儿科医生》


本文由小米公司赞助发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