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欺负新公务员?

图:Franz Marc

连叔,您好。

我从去年通过考试进入政府系统,基层乡镇。到现在一整年的时间依旧无法适应这里的人和事。提考试是因为,考试是一件很容易很单纯的事情,但是剩下的事情就显得过于复杂。

我属于毫无心机也毫无背景,农村环境长大。在本地那些呆了十几年的“老鸟”面前,简直一览无余,任人摆布。刚进来被人叫过一段时间的“傻白甜”。做事勤快,反而被有背景也不甩“老鸟”们的同期比过去,“老鸟”们经常有意无意的表达出你傻该你来的意思。我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因为我的不聪明,“老鸟”们对我的哂笑,让我感受到人对我的“恶”,会因此远离。我没有会保护自己的剑和盾,我从未想过有需要的一天。

现在的情况是,我既无法从日常工作中获得成就感,也无法从人际关系中找到安慰。现在开始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有人说三道四,到现在,已经有些自暴自弃了,不想去努力的做事,因为在这里,即使做事也证明不了自己,人际才是首要的。

想起曾经在私企上过一段时间的班,人人都温和可亲,不会随意用自己的技巧去伤害别人,那个时候,并不觉得自己性格有什么问题,一样热情开朗,和同事交流愉快。现在这样的环境,单纯是否就活该被欺压?

整个人都要抑郁了,期待连叔的回复。

一个错了但不知错在哪的孩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孩子:

今天从纯技术的角度分析,也就是说,你选的任何职业,无论是正是邪,是白是黑,是创造是剥削,都得回答一个核心问题,不知道这问题,或者答案不正确,你就没有出头之日。

这问题是:谁付你钱?谁要你命?

在市场经济里,答案是,消费者付你钱,消费者要你命,他们全抛弃你,你就得饿死。市场经济逻辑是优者胜,产品越来越好,越来越丰富,越来越便宜。

私企是老板(大股东)说了算,专制得很,不可能由员工投票做决策。员工难免也得拍老板马屁,可真能创造价值的员工,真是企业离不开的人才,孤僻一点,傲慢一点,大声和老板说话,都是可以的,还得给你加薪,给你股权,你有这个特权,因为你离开了,产品质量可能下降,消费者可以不付钱,老板可能没有“命”。

我一直认为职业的第一选择,就是投身市场。理论上,你在市场上的收入是无上限的,你争取到的消费者越多,你的收入就越高。互联网企业可迅速创造亿万富翁,比传统工商业的速度快十倍百倍,就是其产品可瞬间直达全球消费者。潜在付钱给你的消费者越多,你致富的可能性越大。

而全球的政府雇员(即所说的公务员)对这问题,有不一样的答案。

公务员是政府付你固定薪水。同一层级的公务员,干多干少,收入是一样的。人性必然起作用,选择干少,而且干少还少犯错,更安全。不排除极个别反人性的特例,新入职的公务员可能发病率高一点,但是现实很快将唤醒他,你现在就快醒了,因为两个闹钟一起响,睡得再熟也得醒:

一是舆论闹钟,比如别人叫你“傻白甜”,你做得越多,舆论笑声越大。

二是人性闹钟,付出没有回报,“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你自己都会准点嘲笑自己。

你的命运,由你单位的最高领导决定。这位领导喜欢你,或者家族有背景有关系,可影响这位领导,你的升迁之路即可打开,你权力变大,工资增加。其他竞争者只能干瞪眼,活干得再多也没用。

幸运的是,或者说,不幸的是,你将很快适应这种生态,你也会变成偷懒的“老鸟”,你拍马屁的功夫一日千里,你将用心寻找编织关系网。你将在这系统里进化。不认可这逻辑,你只好一直当最底层的“傻白甜”。

择业很重要,多数人是害怕改变的,选错了职业,往往将错就错过一辈子。

在择业之前,你一定搞清楚:谁付我钱?谁要我命?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阅读:《择业两大误区》

上篇文章:《金庸教我好方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