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治病

图:Gustave Caillebotte

连岳,

一直跟随你的文章学着独立自考,作为读者很是幸福。我是一个北漂,来北京八年,先后做过电台主持、图书品类分析后转行做HR,目前在企业里面做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我对生活的追求很简单,希望做有价值并且喜欢的事(目前就是这样),同时生活方面有一个相爱的人可以一起面对人生的困难,努力快乐的生活。

问题就出在这,我选择了一个不太快乐的人,我们去年结婚了。之前我们相处了三年,他内向,不喜欢沟通,情绪控制能力和认知转移能力都差,非常敏感,遇到难以接受的人或者事以及压力大的时候,他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轻则不说话不吃饭,严重的时候会摔东西。当时能在一起的最大理由,是本质上他的善良、正直以及我们的价值观差不多是一致的。每当他莫名的发脾气,我本能的是恐惧、躲闪。情绪爆发时,我尝试和他沟通,他就会恶语相向,所以我只能在一边,让他自我调节。

结婚之前爆发过一次很严重的,他摔碎了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当时我非常痛苦,不想结婚了,但他苦苦恳求我说自己也很痛苦,一定要改变和调整。家里因素也促成我走进婚姻,然而结婚后还是一样,尤其工作遇到压力的时候,我努力想办法帮他解压,只希望他快乐和健康。

后来我意识到可能是心理的问题,于是和他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他处于抑郁状态。抑郁的原因应该有多方面,我特别希望他积极的面对自己的问题,比如看心理治疗师,但是他不信,始终没有去。现在他遇到问题常常冷暴力,自己抽烟,不说话,一连就好几天,有几次我实在压抑得难受,哭诉着如果不去看心理医生,不治疗,我就放弃了。每次他都和我争取机会,但是后面都没有行动。我什么都做不了,很难过。他的家里人也知道一些,不过只觉得是性格问题,也解决不了。

之前做好心理准备,他的抑郁不会那么快治愈,我能做的就是陪着他。但如果他一直不去尝试面对并且解决心理问题,生活就会一直这样下去,我就要绝望了。到底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还是应该放弃,重新寻找幸福。

连岳,我该怎么办?

R

_________

R:

抑郁症的人群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你可能知道得比我更多。最后决定的,只能是医生,而不是你我这次交流,下面的文字就算说得再好,你看了舒服,也不能取代治疗,这点要先说明。

我知道抑郁症,是我不只一个朋友患有这种疾病。有人始终回避,不愿意接受。有人家人早早发觉,自己也配合治疗。结局天差地远。无论效果如何,抑郁症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医院接受治疗,脱离这点的方法都相当不可靠。

感觉中国人特别怕别人说自己心理有病,自己的家人出现这种症状,更是百般遮掩,采取了非常病态的方法对付疾病——这种“一拖解千愁”,简直就是方法论上的抑郁症,中国人最常用于解决感情困扰和心理疾病,它只会加重症状,最后不可收拾。

有名人抑郁自杀后,最常听到的议论是这些:这么有名,怎么会想死?这么有钱,怎么会想死?家庭这么美满,怎么会想死?是的,按常人的想法,不到万不得已,人是不会死的,到了万不得已,也好死不如赖活,求生是本能。可患了抑郁症,就不是常人了,死亡仿佛是一种解脱。

曾有个抑郁症患者写下自己的感受:那就像是西西弗斯将巨石推到山顶,你知道,它第二天又会滚回山脚,抑郁就是这块石头,逃脱这个刑罚每天都在增加它的诱惑。

所谓的“诉诸理性”对抑郁症是没有用的,你无法等他的理性战胜抑郁,你也无法劝他“积极一点,想想开心的事情!你的生活多么美好!”这像你跑了一万米,气喘不上来,胸腔快要爆炸,十秒种像一小时那么长,啦啦队加油的声音再大,你的速度也只会越来越慢,想停下来的欲望抹去其他一切想法:你的名声、财富、家庭幸福,在此时没有分量。

抑郁症病人最需要你的时候,是你陪着他(她),宁愿一句话不说,也别尝试说道理,甚至去纠正、去指责。在病人与常人的相处中,最怕的是常人觉得对方应该像自己一样想问题,沟通不畅,各种焦虑、不满、暴躁一起发作,对病人不利,也失去了自己的健康。

以上是我很零碎的一些认知,即使它们是对的,不上医院,也只是杯水车薪。自己爱的人生病,你可能更痛苦。他家人无所谓,他不配合,这些都更改不了有病必须接受治疗这个规律,你最重要的工作该是想办法让你去医院,处理过类似案例的医生,或许能提供更为专业的、可行的意见;在丈夫情绪正常时(庆幸的是,他应该多数时间是正常的),跟他说说你的困扰,商量好具体的治疗时间,比如下周、十天后,而非泛泛而谈,一时答应又会无限拖延。

他的抑郁和善良、正直并不冲突,他就是生病了,尽快治病,把病治好,才是急所,病情改善后谈爱情能不能继续,才有意义,说不定很快就能治好,其他问题就不存在了。

不过也得做好极端状况下的备案:你穷尽一切方法,他就是不愿意治病。我想,你是有资格、有自由在他理智状况下表明:既然你不愿意珍惜自己身体,你也不在乎妻子的感受,那我将和你离婚。这种离婚将受到重重阻力,有人还将谴责你抛弃病人,但我不会,我会支持你。

祝开心。

连岳

上篇文章:《孩子,你的时间不多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