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子弟也能射

图:Berthe Morisot

推荐一部电影,《十月的天空》(October Sky),1999年的美国片。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

1957年,苏联卫星发射成功,大大惊吓了美国人。矿井小镇的高中生霍默对火箭科技产生巨大兴趣,萌生了自制火箭的想法,在老师和朋友们的支持下,霍默全身心投入了研究,若能成功,他可获得大学的录取。可阻力来自他父亲,矿井负责人,他希望儿子继承矿井,不屑并阻挠儿子的研究。

这部电影有不少译名,我最喜欢的是这个:《矿工子弟也能射》。

这电影最有价值的部分来自霍默的一句怒吼,他不满父亲安排自己当矿工,回应的话是:我不想像你一样,当一辈子苦逼的矿工!

这世上有许多脏活,矿工是其中一种。当人不得不干脏活,收入又低时,只好说是不幸。正常的人处于这种状态,一定是像霍默一样希望逃离,我逃离后,这些脏活也需要人干,但不是我就行,过更好生活是我的权利。

不正常的人就会爱上脏活,像霍默的父亲,他天然屈从于命运,认为矿工的孩子干矿工,代代传承,天经地义,想去发射火箭,那影响孩子老实当矿工的心态。虽然是脏活,可它养活了我们,应该知足。

霍默的父亲毕竟只是折腾自己的孩子。最邪恶的是这些人,他们自己及孩子是绝不会干脏活的,但是希望矿工家庭,其他各类脏活家庭,老实本分,一代代干脏活,他们的口头禅是:大家都不干,脏活谁干呢?

我有多篇文章鼓励读者养成霍黙的择业观:我不想像长辈一样,在苦逼的地方混,在苦逼的职业混。要顺应城市化的趋势,顺应人才与资金的流向,尽可能往热点城市流动。你是老矿工,无法流动,这没办法,但你不要阻挠你的儿子,把他留在矿井,是你亲自判他苦役。

穷人子弟不能射,那因为观念上就认为自己不能射。想想不同的生活,都像是背叛。

我后台收到不少留言质问我:大家都离开穷地方,谁来改善穷地方?大家都离开农村,谁来种田?我的回答是:既然你这么说了,你去。谁爱去谁去,我会鼓励这里的孩子像霍默一样怒吼:我不想当一辈子苦逼的人,我值得追求更好的生活。

我坚持干脏活,因此别人可以不用干脏活,我具有奉献精神。很多人会赞叹你,我不赞叹,我认为你蠢。不得已的不幸,那值得同情,你爱上自己的不幸,坚持自己的不幸,那是傻叉,不值得一丝同情,你还败坏家庭,让孩子不敢产生逃离的想法,生生世世为奴。

很多偏僻荒凉之地,看了令人绝望。改善这里的最好办法就是人们全部离开,去更好的地方讨生活。一个人出生在一个地方,对此地并无义务,你的义务是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个人出生在农村,他并无义务产出粮食,大家都不种田,你就多花点钱买粮食,将价格抬高到有人愿意种为止,或者,更简单,你自己当农夫。

他人不愿意牺牲,他人不愿意干脏活,你为什么会生气?你为什么只许自己射?因为你是流氓。

大多数人必然出生在相对贫穷的家庭,在成长过程中,人性必然让你产生霍默的想法:我不想像父辈一样苦逼。这是你的驱动力,它正当、合理,是富裕的观念,并非对你父辈的不敬。

穷人的子弟最后能射,前提之一是得到并保持这信念:穷人的孩子也能射。

上篇文章:《他们为何放弃性生活》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