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应伪善

图:Mihaly Munkacsy

“君王不必有美德,但必须看起来像有美德。”

马基雅维利(1467—1527)如是说。他可能是世上最著名的政治哲学家。他乘时光列车前来观摩当下的美国大选,一定非常喜欢,而且会支持希拉里。

中国人的政治哲学,多来自《厚黑学》,成功的政客一定要具有脸厚心黑两件技能。李宗吾这本著作,可以说是马基雅维利的汉化本,他更像是戏说,而马基雅维利则是严肃的学术(或是教科书),他认为君王应该按他说的,不被道德束缚。


一言以蔽之,若要在政治上成功,一定要当伪君子。川普在马基雅维利看来,显然不合格,表现得太真实了,希拉里贪婪、无德,但她表现得无私而有德,这就足够了,这说明她掌握了君王之术。

美国这次大选,是比烂的闹剧,很多人觉得心痛。用马基雅维利的标准,这才是政治的常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想互相表扬?选美?这种小清新从政第一天就会吓死。


选举从来就是比烂,这次特别烂,那是因为技术条件发生了变化,维基解密和黑客将政客们隐藏最深的脏事曝光了。


马基雅维利说,不要紧。政客只要成功,他就会有美德。因为成功者掌握了权力和宣传,他的形象自然与美德挂钩。希拉里赢了,就是美国历史上光荣的第一位女总统,输了,可能真得坐牢。这一战,她输不起。

马基雅维利对所有政治上的成功者抱有好感。大哲罗素评论道,这是他将文艺复兴期间对工匠精神的追求用到了政治领域,成功者的技术都是值得研究的,技术无善恶对错之分,只有成功才是永恒的。


成功的圣人与成功的罪人,后者的技术甚至更值得研究,因为圣人的技术只有圣人可学,而罪人的技术,大家可学。

这几天,有些朋友留言说,在真小人与伪君子之间,还是喜欢伪君子,因为伪君子至少有底线;甚至还有人说,如果伪君子一直以君子的条件要求自己,不就是君子吗?这是不了解伪君子及其定义,所谓的伪君子,他只是装得有底线,其实毫无底线。

举个简单的例子,伪君子最爱说的话是:我是一个无私的人;我一点也不喜欢钱;我很喜欢奉献。真有这么做的人,比如孩子伙食费都不给,钱全省下来匿名捐了。这人,你只能说他是傻子,违背人性的疯子,但不是伪君子。伪君子是私下贪污巨款,嘴上却说:谈钱的人真是太无耻了!

希拉里就是典型的伪君子,马基雅维利式的技术过硬。她也有充分的自信和勇气面对一项项指控,教程马基雅维利早就写好了:


“只要(君王)想骗人,他随时可以找到愿意上当的群众。”这已经体现出来了,如果希拉里是中国官员,暴出那些料,早被骂死了,可做为美国总统候选人,中国有些批评家却宽容多了,甚至不停为她辩护。害怕使用同一标准,是为维护自己的想象。政治,就这样使人走向精神分裂。


离权力中心越近的人,越肮脏。请注意,马基雅维利表达这意思,不是嘲讽,不是劝诫,不是悲叹。他是赞叹、鼓励、总结。这条规律,没有时空之分,普适。


美国政客玩权术,应是世界一流,深马基雅维利精髓。《纸牌屋》是虚构的写实:要登上总统大位,我得无耻、撒谎、背叛、杀人。

一个被美德约束的人,是不宜从政的。


推荐阅读:《道德利器》(“美国的100个富人中98个是诚实的,这就是他们成为富人的原因。”)

上篇文章:《川普将是下任美国总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