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做点什么

凌晨一点三十三分,被一个老友的电话吵醒。

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个又快乐又能喝的人,他一定已经开始庆祝新年了,喝到了最高点,拨通了我的电话。

我们都是享乐主义者,我们从来不为快乐制定新年计划:哎,先让我继续痛苦几天,新年钟声敲响之后,我才快乐。

我们总是迫不及待,提早几天就高举酒杯:来,老朋友,我们干一杯。

快乐的事情不需要计划。一个幽默的故事也不会让你制定微笑计划,你总是第一时间笑了出来。喝高时想起一位不在场的老友,你总是第一时间给他挂电话。

那些事,需要我们做新年计划,它总是含着一点痛苦, 一点违背人性的痛苦,它需要舍弃当下的快乐。

过去的一年,我说了一些蠢话,做了一些蠢事,还好,它们没有引发严重的后果,否则,今天就没心情写文章了。

过去的一年,我做了一些聪明的事,与一些比我聪明(至少像我一样聪明)的人合作,它们让我开心。

对的事,比错的事,效率更高。这就足够。我对过去一年很满意。祝愿你对过年的一年也满意。

说实话,这几天本没什么心情写文章,想索性休息几天。反正新年假期也到了,谁也不会责怪你休息几天的。

在回家的路途上,还是强行打开了电脑。

我对自己在低谷低潮时的状态很了解,男人每月也会有那么几天。一项工作的时间长了,开始时再有趣,也会进入平台期:想收获快乐?行,拿工作的痛苦来换。

有些文章或许是灵感的赠送,非常快乐的完成。但我绝大多数自己和读者都喜欢的文章,是在强行状态下开始的:别找理由了,打开电脑,你必须写下第一句话。

如果想等自己开心时再干活,那永远无法开始,即使是新年。我们只想喝酒、唱歌、和老友厮混到死。

前几天,有位朋友留言说:明年,我就开始健身!

我的回答是:别等明年了,马上趴下,做几个俯卧撑。

明年的健身计划,我估计是这样的:买几套时尚的运动装备,花钱办张健身卡,请个敬业的私教,半年减重20斤,一年练出6块腹肌。很科学,不夸张,能实现,完美的计划。事实上,人人可以制定完美的计划。它们只有一个缺点:90%的人不会真去实行。

这是人性。人只喜欢做不可避免之事,人不喜欢为将来做准备。这点和狗很像,没有人扔球,就不知道为何而跑。

人得了病都会上医院,但人在健康时并不想健身,以减低上医院的概率。健身房也不恨这人性,因为办了卡的人,不会去几次。

不等新年就开始做几个俯卧撑,你马上赚到了这轻微的提升,而只要计划一执行,马上赢了90%的人,你明天继续的可能性大增。

明年的计划,除了“今天睡懒觉迎接2017年的第一天”,其他马上可以做,开始吧,你比别人的新年多了几个小时。

人不能太闲,每天有大小难题找你,你被迫去想办法,去解决,狗总是越跑越快的。你每天都可偷懒度日,那不太可能精进,你的努力没有方向,好逸恶劳的人性也让你在冲刺一阵后放弃。没人扔球,狗很快没了方向。

努力的人不太需要一年总结,因为一年并没虚度;努力的人也不太需要新一年的宏伟计划,他们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

你必须开始做点什么。这就我最喜欢的计划,永远可用。

先做五分钟,任何计划都离不开先做五分钟。

2016年,谢谢你的陪伴,我希望增加了你的快乐和力量。

2017年,继续在一起吧,我将为你带去更多快乐与力量。

好了,车到站了,我的文章也写完了,我今年最后一次旅途结束了。

好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脸皮薄

坏人比你脸皮厚,意志强。如果你是好人,也想当好人,不可不记住这句话。

有个传销型的公司,非常想在我的公众微信号上做广告,当然,我是拒绝的。

其后发生的事情很有意思,他们换了不同的员工(或不同的马甲)不停联系,要求做广告。几乎算是骚扰了。似乎只要哪次我不小心看走眼答应了,就不得不替他们做广告。

想得真美。

这类死缠烂打,一点都不新鲜,甚至是最常用的“推销”方式,看起来无效,但还是能抓住一些脸皮薄的人。

我来告诉你坏人怎么向你这个好人借500块钱。

第一天,他来找你,拉拉近乎,最后,你们不是扯成亲戚,就是有共同的朋友,总之,加了微信,进入了你的朋友圈。然后他说:有笔生意,还缺500万资金,能不借我500万周转几天?给你10万利息。

你没这么多钱,有也不会轻易借。这点在他意料之中。

再过几天,他又不小心碰到你,亲热地说,哎呀,出门什么都忘了,借我500块,回家就还你。

上次500万没借他,欠了人情,这次500块怎么好意思拒绝?

这500块当然再也要不回来了。你甚至都不好意思要,要了一次,你也不好意思要第二次。

坏人老能赢好人,智力上并不占优势,赢在脸皮比较厚,他索取时不怕被拒绝,十次成功一两次,利润率够高了;而你需要他兑现承诺时,他却能无数次拒绝而不会不好意思,最后形成这样的舆论:你这人真不会做人,太计较。旁边的老好人一拥而上劝说你,你反而落了下风。

一个好人,不沦落成老好人,即那种无法坚持原则的人,我觉得,应该掌握以下几种技能:

有话直说。不要迂回,不要暗示,不要打太极。坏人一定假装听不懂,或者按有利于他的方式去理解。中国人的话语方式,有利于诗歌,不利于契约,有利于坏人,不利于好人。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这是最有效率、最不易被曲解和忽视的沟通方式。

敢于拒绝。你的身体、你的时间、你的财产,都是你的,不喜欢别人的使用建议,就说不。

承受压力。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不敢拒绝,因为周边的、他人的、正统的、各种各样的压力太大了,所以我只能委屈自己顺从别人。这是最典型的脸皮薄,活在他人的话语里,你只能诉求全世界都讲道理,然后不来强迫你。这不过也是丢锅侠的一种:我过不好,还不是因为身边太多坏人强迫我!其实有更充足的理由得出另一个结论:有太多坏人是被老好人宠出来的。

一个好人,总会有这个时刻,当你觉得必须维护自己的观点和权利时,你不好意思说,你感觉到压力。这是成长的关键节点,“厚着脸皮”,大大方方说自己的想法,每一次都能增长自己的意志力,这意志力,最终能保证你实践自己知道的道理。

你这个好人,脸皮要厚一点,否则,厚脸皮的坏人就要抢走你的一切。

推荐阅读:勇敢者必然更幸运

上篇文章:多代同堂是落后的农耕思维


本文由小米公司赞助发布


 

多代同堂是落后的农耕思维

连岳老师好:

虽然是60后,但也算是你的忠实粉丝。从当年订阅《南方周末》读你的专栏看起,到现在加入你的公众微信号,也有十年以上了吧。

我们这里差不多算是线外城市,如果以房价来衡量。所以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天津,去年25岁,结婚买房今年又得子。可今年儿子又跳槽到北京,个人感觉不是一次成功的跳槽。

我们面对的未来就是要跟着儿子去北京或者天津。我们在本地有很大的房子,独院,工资还可以,总之生活算得上安逸。到北京就要租房子,到天津也得忍受小房子居住的不方便。而且,我感觉至少最近几年到北京天津都不会有大的改善。

我们当地很多类似我们这样的家庭,也会因为孩子留在大城市而变卖房产或者债台高筑的,生活质量一下子就下去很多。我知道,你一向是赞同年轻人留在大城市寻找机会奋斗的,我只是想让你为我们这些60后们说说话,我们算是牺牲了自己安逸的晚年生活,背井离乡被迫去当北漂。其实想到这点,还是挺心酸的。如何平衡自己呢?

惠子

_______

惠子:

60后年纪并不大,五十多岁。很多人正处于事业的巅峰,也有不少人开始新事业。

这个时间点正好满足自己的梦想:孩子已经成家立业,你卸下重负;自己身体又还好;经济压力估计也是一生中最轻的。

这个年龄段,快乐指数应该最高,也无后顾之忧。想做什么都可以,想象空间不比年轻人小。也有不少60后读者留言,有的北漂,有的辞了公职。我不是鼓励你这么做,而是说,你是不是年轻,你是不是有创造力,往往由你自己说了算。

汽车大王福特说过一句话很有意思:你认为你行,你认为你不行,你都是对的。

你是你自己塑造的。

年轻人当然应该想办法留在大城市,你的孩子会感谢你支持这点。年轻人留在大城市,往往不是资质问题,而是选择问题,也就是说,留在大城市的并非更聪明,更有学问。大城市资源集中,所以它的地价涨得快,机会也更多,你等于坐进上升电梯,自己并不要向上跳,就离开了低地。

还处于农耕思维的人,很难理解这点,因为超出以往经验,为了维护现状,他们往往对大城市采取否定的攻击态度。房价贵,房子小,是永恒的弹药。

大城市的房价还会越来越贵,这是市场规律,不因人的厌恶转移。不乱加干涉的话,房子也会越来越小,三五十平米的房子会更多。大城市的大房子,大院子,是巨富阶层消费的。大多数人,是只能住小房子的。

小房子当然不如大房子舒服。你这点感受完全正确。

几代人挤在小房子里,那更不舒服。

不过,为什么几代人必须住在一起?所谓几世同堂,大家住在一起,这也是典型的农耕价值观与农耕生活方式。农民的迁徙距离小,一生不过方圆几十公里,服务业也极不发达,什么事都得自己做,整个家族聚居在一起,是必然的,也是经济的。

在大都市追求几世同堂,那就是痛苦的。房子小,人多,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差异无避让空间,小摩擦积累成大冲突。

你的痛苦在于你并末放弃“孩子与父母必须永远住在一起”的思维定式。都市化的好处是,人们建立了陌生人社会,服务与商品都可以买到,小家庭成为主流。

三五十平米的房子,一家三口,也能住得舒服。但是,错误的观念会毁掉这种舒服,比如父母一定得搬去和孩子住,又比如孩子强行要求父母必须来帮忙。

你没必要“被迫北漂”,孩子在北京开始他的生活,你在线外城市享受你的安逸生活。各过各的。

父母与成年子女,早该分立为两个家庭,农耕方式的永远捆绑,孩子小时受父母强制,父母老时受孩子强制,人格不健全,心理有毛病的人很多,大家庭成为伤害之源。

大城市的高房价使很多人不得不接受小家庭,两代人分居在不同地区,这反而让家庭形态更健康。正常的父母早早放手,不正常的父母如果无法强迫孩子回到自己身边,也得放手。孩子们得以用自己的判断、自己的劳动,去创造自己的生活,他们将比上一代人更富裕,也比上一代人更正常:少受干涉,不受干涉的人,自由成长,健康而舒展。

所以,你只要接受“我们不和孩子住在一起,才是正常的”,你的烦恼马上消失了。

你是你自己塑造的。这点适用于所有年纪的人。有些中老年人,特别容易不开心,就是因为放弃了改变自己。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阅读:和尚无法教你吃肉

上篇文章:我不必那么骄傲

你给快乐,快乐就找你

记得有一年,我在看NBA圣诞大战,我岳母从电视机旁走过,我指着电视上的科比问她:你猜一猜,他一年赚多少钱?

对NBA一无所知的老太太,努力想了一会,大着胆子说:50万?

我在脑子里把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告诉她大概的数字:一亿。

她惊讶得嘴都合不拢:就这样一个拍拍皮球的人,竟然赚这么多。

熟悉NBA的人,尤其是像我这样喜爱科比的,当然觉得顶级薪金和科比为球迷带来的快乐比,并不算多。

这钱也不好赚,在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开始训练,这点观众看不到,而顶级球星和他的球队,每年固定要参加圣诞大战,这是人人看得到的,也就是说,观众在家过节时,他们还得在赛场上打本赛季重要的一场比赛,用竞技和胜利取悦观众。没有对篮球偏执的爱,很难年复一年保持这种激情和斗志。

我喜欢科比,可能很大一部分是喜欢他这点偏执,为了技艺,为了胜利,苛刻自己,不怕与全世界为敌,也无畏和鲨鱼奥尼尔闹翻。对他来说,圣诞节不排他比赛,让他回家过节,那才是真难受。

这点偏执,这点“我必须出现在圣诞大战,并赢下比赛”的偏执,会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新一代球星身上,比如今年的詹姆斯欧文和库里杜兰特。今天的比赛,骑士最后一秒才绝杀勇士,这圣诞大战真对得起观众。

当然,圣诞节不仅有最好看的比赛,还有最丰富的商品,最可口的大餐,最好的心情,尽可能多的快乐,大家约定俗成,把最好的东西集在在今天呈现。无论你想不想过,圣诞节总把某一些快乐传递给你。

日历上每一天都可能是节日,可受人关注的节日也只有几个,一个节日慢慢变得重要,最后和它给人带来的感受相关。中国的圣诞节,气氛之浓,尤其是都市区,参与人数之多,尤其是年轻人,说它是数一数二的节日,一点也不夸张。我也参与,因为有圣诞大战,今年就得熬夜看球。

圣诞节,由一个宗教节日演变成世俗节日,人人都有礼物收,和心爱的人一起吃饭逛街happy,这是节日的一切,只有怪人才不喜欢吧?如果节日也存在竞争,圣诞就是由它单纯地给快乐,无条件爱你而胜出的。

圣诞节在中国,总的来说还是年轻人的节日,老人家不参与,三姑六婆无话头,这点中国特色,其实是一切新节争夺年轻人的利器,它没有传统节日的压迫感,被训话,被窥探,被期待,被鄙视,被压力,什么都有,就是快乐少了点。意义过多,爱就会死掉,有条件的爱不是爱,你不呈现出我期待的样子,我就用不爱来惩罚你,在这种节日中快要抑郁的年轻人,怎能不喜欢圣诞节?因为圣诞节傻傻的喜欢一切人和驯鹿,只有火鸡不喜欢。

人在某天汇集在一起寻找快乐,这个行动产生了,它又将重组世上的事情,就有更多的快乐事件汇集到这一天。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不重要了。

人的观念产生行动,行动改变世界。圣诞节的成功,算是生动的例子。我想在今天给快乐,今天就能收到快乐。一个节日给快乐,快乐就更多出现在这个节日。更精彩的比赛安排在今天,更多球星想在今天比赛,更多明星想在今天表演,更多商家在今天优惠,更多情人在今天约会,更好的产品也选择在这个时段上市。

它就是vivo X9Plus,前置摄像头均搭载2000万像素定制索尼传感器与800万像素专业虚化摄像头。自拍效果出众。背景专业虚化,人物清晰,让你成为焦点。12月30日上市。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预订X9Plus。

我不必那么骄傲,我也无须那么强大,我更不要那么多防备

图:Eugene Delacroix

又到了年底总结的时候,越上年纪,这关越难过。

如果除了年纪增长,其他都没增长,那是很可怕的。而陷入这种处境,为了隐藏沮丧,脾气又会变坏。

我回想一下,这一年还是有长进的,最有意思的是,这改变是由一些变成老朋友的老读者诱发和推动的。

我原本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更愿意当独狼,相信单打独斗,逻辑是这样的:我只要不停写出好文章,该认我的读者一定会认我。至于我的读者,你好好读我文章就行了,我对你无所求——我就是这么骄傲的人。

不能说这种方法是错的。我靠它撑了十来年,还活着,也不伤害任何人的利益。我不会让我的读者欠我。

我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是骄傲的。

去年中,一位老读者劝说我开始撰写广告,并且为我提供了第一个广告机会。从此之后,我开辟出新的职业,广告撰写成为我新的兴趣、新的财源,也让我写其他文章时更从容,自己的公众微信平台生态更加丰富。

到了今年,除了仍然按照一定频率提供原创内容,我自己还有了新的定位:我要成为最好的广告文案撰写者,这方面的阅读与研究,占据了一大块时间。

走上了一条新路,观察的角度不同,更多的变化接踵而来,相当有趣。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在两个月前,我开始请求读者推荐我的公众微信号。荐连叔。

因为不愿,不会,不敢,不屑推销自己的广告人,是不合格的广告人。

这么做了以后,有些读者留言表示不解:让读者慢慢增长不好吗?为什么姿态这么低?更有不少人说,就我们玩更好,不需要新读者!

真是一群骄傲的读者。

正是因为他们,我意识到了,这也是我原来的骄傲气息,它可能体现在文章里:我自己做得好,不会向任何人求援。

这可以说是自信。也可以说是对读者不够信任,对世界不够信任。求援,是坦白自己的渴望与局限,我需要你,才能走得更快。

这求援若被拒绝,当然会引发伤痛。如果我们小时候太多求援没被听到,我们就默认此路不通。

广告的核心,就是求援:购买我的产品,购买我的服务,请让我来展示一下我的好!而再成功的广告,都得面对一定量的拒绝。

拒绝,是你必须面对的常态。你得相信,那些信任你的人,那些爱你的人,他们愿意接纳你。

合格的广告人,要从推销自己开始。想不到新行业的这个新常识和新起点,让我发现自己应该补强的弱点。

作为写作者,作为广告人,自然希望读者越多越好,这是无法满足的贪婪,这是健康的贪婪。我无需隐瞒这贪婪,除了持续写作,我还可以向读者推销自己,向他们求援:请推荐连叔。

这么做的结果是:连岳公众微信的读者增长速度,提升了3倍以上。就是因为一句直白坦率的请求,很多读者就愿意帮忙。我这个广告是成功的。

我不必那么骄傲,我也无须那么强大,我更不要那么多防备。

这就是我今年最大的收获。

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