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最适合在寒冬取暖的文章

图:Jules Breton

《我爱这会排除的一代新人》后,王宁留了条评论:

“连叔,你还记得你几年前那篇《一个应该被击溃的人的自嘲和温暖》吗?每当我遇到挫折时都喜欢用那篇文章鼓励自己,想让自己变得更平静,宽容,坚强。也不知道右岸现在过得怎么样。”

我怎么会不记得?这也是一篇让我成长的来信。

右岸应该过得不会差。

虽然人品好不一定必然过得好,可过得好的人,绝大多数是人品好的。年岁越增长,你越能发现这规律。

无耻之徒,奸诈之徒,伪君子,暂时可能获利,长久来看,众叛亲离,自食苦果是难免的。

人与人的交往,核心是信用,人品不好,你交不了人品好的朋友,有能力、有资源的人更不愿和你合作,你坏心眼再多,与全世界为敌,赢面有多大?

人品好,则信用等级高,你碰到的所有人才、所有资源,都信任你,愿意与你合作,能量几何数级增长。

暂时失意,暂时落魄,不停出现的挫折,是个人,就会碰上,换个角度想,这也是人学习的过程,若没有足够的意志力面对,一击即溃,再聪明也走不远,慢慢沦为永远失意,永远落魄。

年轻时,失业、穷、默默无闻,都没有杀伤力,反焕发你斗志:老家伙们,我还年轻!

失恋的杀伤力最大,被分手,被一个自己爱的人否决,说没有伤痛是不诚实的,有人就被这否决长久封印,一生难以挣脱。

我一直建议人要早点恋爱,早恋的分手率很高,早一点受挫,有利于更好的爱情。有些孩子太听话,家长说不准恋爱就不恋爱,大学毕业,老大不小了,才有第一次失恋,被这挫败一棒子打晕,带着气愤、报复和绝望的心态活着,开始染上不幸的气质。

你在低潮时,建议回来看看这个右岸。


一个应该被击溃的人的自嘲和温暖

连岳:

刚上大学,我们就成了朋友。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她有个在广州做房地产的朋友。大二的时候,她成了那个房地产老板的情人。当然,我和她还是朋友,很多时候她会有很多困惑,因为他们年龄相差很多,因为她做教师的父母不会接受。而我,总是充当她时不时舒缓一下内心痛苦的听客。我也从来不怀疑他们之间真挚的感情,因为之前之后我和她6年的真实相处让人看到她是个善良并且对于物质非常不敏感的女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她越来越痛苦,要从她所认为的尴尬境地脱身。其实,我在认识了那个沉稳的广州中年男子之后,觉得他们或许在渡过一个困难时期之后一定有转机。她最初放弃这段感情时,我陪在了她身边,有一天她说:我爱你。这让我明白自己其实已经很长时间爱上她了。毕业的时候,她考研到了广州上学,为了离她近一点,我到深圳找工作。我们一起离开读了4年书的上海。之后一年多的生活,在我看来简直是上天对我的眷顾,虽然多愁善感的她偶尔让我感到总有悲伤在她心中,但是生活整体上充满快乐。

我在深圳终于找到一份相对稳定合适的工作,她马上也要毕业。我几乎可以想像到未来的美好,即使那时候在物质生活上我们不是十分宽裕。然而,连着一个月她没有来深圳,我在一个周末去了广州。如我所料,他们是割舍不掉的。我也第一次,看到她对着我流泪。就在那个晚上,那个很有气质的广州老板开车送我回深圳。

深圳都是美好的回忆,怎么还能再呆下去?我随即带着行李回到上海。她也在不久前去了澳洲。

感情是很复杂的事情,现在想来也许我只是陪着她渡过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如果我们一直是朋友的身份会更好,但是很不幸,我那么爱她,只是我实在太年轻吧。但是,连岳,你能告诉我当年轻的感情遭遇成熟的情感,是不是必败无疑,即使胜利了,那也是你苍老之时了!当然最好用青春换来的成熟里有点钱有点名什么的,呵呵。

右岸

_____________

右岸:

你是一个苦不堪言的人,一个应该被击溃的人,有这样的经历,在邮件里报怨、发泄、绝望,甚至宣布要复仇或自杀,都是很正常的反应,况且这还是匿名邮件,放纵一下情绪,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你发出了自嘲的、温暖的笑声。

我得谢谢你的故事,要为“宽容”、“平静”、“坚强”下定义,看你的故事就可以了。你对他,对她,对自己,都没有苛责,也没有极端情绪,甚至,连叹气都节制掉了;上海有上千万人,我相信我能在人潮中一眼认出你来,因为你发出了天使(或灯泡)才会有的光芒。我从来没把这么多赞美堆砌在一个人身上,请你接受吧,这是你应得的。我收过成千上万封邮件,如此纯净的,少之又少。我相信一个人浸淫于文字技巧,也无法完成这样的叙述;我相信一个人无论如何强忍心头怒气,尽力要用“平常心”说话,也还是掩藏不了他咬住牙根的声音。

呵呵。你不知道你写出多么美妙的文字;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个多么可爱的人。我不知道你将来会不会有名,会不会有钱,但愿你有,不过,这些事需要一点运气,实在没有,我想也不会多么困扰你的。

人是很“有限”的动物,我们的天性里面,已被糅合进了杂质。有人归因于当初夏娃吃了那个该死的苹果;有人认为是遗传使然;有人认为纯粹是后天环境的养成。无论承认哪种体系,或者一种都不承认,都不得不承认,某种“有限”性,会折磨我们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容易愤怒、容易悲伤、容易放弃、容易决裂,不够柔软、不够圆融、不够聪明。纵使知道了这些特质会误你的事,你还是会管不住自己,紧要关头,全忘了自己叩齿一百再决定的誓言,“有限性”像见了火的飞蛾,奋不顾身。

人的“有限”,在爱情破灭的压力之下,特别容易爆发。爱情,在绝大多数人那里,成为非死即生的轮盘赌,输了爱情就输掉一切。爱情失败,成为我们彻底认输的最好借口。下面这封邮件,你的态度也许能安慰她。

“每次不开心的时候,总想把自己‘卖’了。也许发觉人生没有了等待与希望,才会想到这样的方式作践自己。虽然我还没有真正的去实施,但这样的想法却挥之不去……我现在已经28岁了,面对自己的纯洁与这个世界的诱惑,我开始彷徨,可以说现在我面临着人生的重要转折,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相信有好男人,也不放心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任何一个男人。我最终想到的竟然是有价值的出卖。我的家庭谈不上富裕,可以算是有点贫穷吧,母亲的坚强让我变得倔强、独立,可以说是个没有虚荣心的女孩,我喜欢平淡的生活,我想最终让我下不了决心去实施出卖计划的原因就在此吧,做任何事情需要源动力。现在的我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思维中,我不愿意让身边的人担心我,可我真的撑不住了,我怕我真的做出让自己下半生后悔的事来,我那么认真地走着自己的路,我真的怕……我感觉我现在就在悬崖边上。随时随地可以粉身碎骨。我求你给我一盏灯,我需要它给我光明,给我指路……”

甘霖使大地软和。一个人生而具有甘霖秉性,是何等幸运的事情,再大的难关,都一笑置之,还能恩泽他人。祝贺你,你是一个深受命运宠爱的人。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阅读:为何我只能钓到坏男人?

上篇文章:别让读书毁了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