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宁波老虎咬人事件

图:Honore Daumier

好几天没见了,对对暗号,我们还是好朋友。

这暗号就是我们遵守的一些共同原则,只有在这基础上讨论,才能从一些暂时的迷雾中走出,否则,鸡同鸭讲,纯属浪费。

人有自由意志之后,将产生这条基石暗号:我的身体与我的财产不可侵犯。

推己及人,就是人类社会的基石信条:任何人的身体和财产不可侵犯;侵犯了,必须得到相应的惩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基石信条,并非不受侵害,相反,很多人分分钟试图拆掉基石,理智的人多,基石仍在,世界就和平富裕,理智的人少了,基石消失,世界就陷入抢劫与贫穷的黑暗期。

为了我们及子孙活得更好,我们一生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维护这基石信条,不让它受到过多伤害,强大到足以庇护持续的和平富裕。

用基石信条解释宁波老虎咬人事件:

张某、李某某未买票,从动物园北门西侧翻越3米高的动物园外围墙,又无视警示标识钻过铁丝网,再爬上老虎散放区3米高的围墙(围墙外侧有明显的警示标识,顶部装有70厘米宽网格状铁栅栏)。张某进入老虎散放区,李某某未进入,爬下围墙。

园方为施救,击毙老虎一只。张某最后死亡。

答案不难得出:

张某侵犯了动物园所有者的财产权,除了补票,还得赔偿园方损失的老虎。张某因死亡,无法追责。

人死了很不幸,但并非死了,过错就自然消失。

人是感情动物,人天然同情死者与弱者,这不奇怪,尤其一些人为张某找到逃票理由:穷。这些人,有投资专家,有法学教授,有会计师,有时评作家,脑部结构都正常,但开的药方都很恐怖:有认为穷就可以逃票的,有认为动物园节假日应免费开放的,最绝的是认为责任全在动物园。

他们的共识是:只要是穷人,那么,就有侵犯他人财产的特权。我们的先辈,曾受如此蛊惑,并接受了,他们中的许多人,视抢劫富人为正义之举。

我们不应再犯先辈的错误。任何人都无侵犯他人身体与财产的特权,富人没有,穷人也没有。

真想资助穷人,永远没人阻挡你,你可以自愿将自己的财产分给穷人,为他们买动物园的票,或为他们建设免费动物园。

慷他人之慨,自己一分不掏,却对受害者说:你就让穷人抢抢嘛。然后感动自己,认为自己特别有人文关怀。这种人,可能老虎吃了都得中毒。

说最后一个问题之前,再对一个暗号,也是我文章中经常说的:

一个人,得为自己的选择和行为负责。接受这点,才会长大,心理才能独立且强壮,否则,就停留在婴儿阶段,自己的错,责任总是别人的,有需求,我就哭,别人必须奶我。

这暗号,翻译得更直白,就是活该。我们都活该,你今天过得好,是你昨天选择的结果,活该过得好;你贪杯,那活该醉; 哥伦布不怕死,活该发现新大陆;直男直女癌,活该没有性生活。所以,我不认为那些说张某活该的人,有什么错,他们只是陈述因果关系。 

推荐阅读:姑娘,你要有智商拒绝照顾

上篇文章:祝你新年快乐

祝你新年快乐

图:Zinaida Serebriakova

我的朋友,你确实是先知。

每年春节碰见什么人,会说什么话,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全预测到了。

所以你很有勇气,不管预测如何报警,你还是坦然面对。

快乐谁都可以面对,这显示不出功力。要判断一个人,得看他如何面对不快。

苏格拉底面对死刑时,对法官们说:你们去生,我去死,我们各走各的;如果死后有灵魂,我和先贤聚会,有什么可抱怨的?如果死后没有灵魂,我不过迎接长眠,也可以接受。

和处死相比,一点不愉快算什么呢?

再说了,我有个好消息带给你:假期已经过去一半,你将很快回到自己的小窝。当然,被放在火上烤的人,剩下几天相当几年。

我不喜欢把春节描述成事事如意,无比快乐的时光,因为不符合事实。

即使被化妆成快乐的不快,也得承认它是不快。

春节假期,是人际关系密切,然后冲突加剧的特殊时光,一年聚集的焦虑、不满和强迫,将集中爆发。不承认这点,假装快乐,将加剧精神上的分裂,陷入自我怀疑、自我谴责的漩涡,你的真实感受,只要不合他人愿望,就是罪。

既然冲突不可避免,春节也不会消失,那么,冲突就是命运中的一环,它担负塑造我们某些品质的功能。

它告诉人得接受现实。现实就是有许多不合自己意愿的事。玫瑰花瓣可以撒在床上(至少电影里如此),但床单因此变脏,这也得接受。玫瑰有刺,更是像恐龙灭绝,美人迟暮,令人生气,却改变不了。

不如意的事,天天发生,不止在春节。春节的不如意,让人特别生气,那是因为你不接受你的家人让你为难,陌生人都不强迫我,为何家人这么难搞?

不要尝试说服一切人。逻辑的力量是有限的,它局限于相信逻辑的人。人可以只靠偏见与迷信生存,逻辑并不是所有人的必需品。逻辑学家吵架,也爆粗口,人是情感动物,人爱自己的小宇宙,活得越久,越爱。40岁以后的人,80%无法改变。毕竟,在基因设置里,他们已经完成繁殖任务,不再重要,最好赶快死掉。

倾听不意味着赞同。面对一个不想说服的人,倾听是最好选项,说的人发泄了焦虑,听的人没有说服的焦虑。倾听不是赞同,倾听不意味着你签定协议。倾听让你搜集对方信息。外交的艺术在于,倾听的同时,找到攻击的武器。

摩擦产生力量。车轮不摩擦路面,车无法前行。摩擦确实有痛苦,也不留情地揭示你的旧伤。存在没受过伤的人吗?负责任地告诉你,没有。所以,不要自怨自艾,一直抱怨的人,只不过证明他无法自愈,最后喜欢上了伤害,因为伤害让他不用自我负责。

如果你春节愉快,那恭喜,假期本应快乐,这是假期的本意。

如果你春节不愉快,那也没什么,只不过再次跟你强调:你得更强大。

为你的价值观辩护,为你的生活方式辩护,最好的方式就是变强。

在新的一年,我对你的祝福很简单:

身体更好。病痛将摧毁你的计划和意志,保持足够的锻炼。

荷包更好。赚更多的钱。当你赚到更多钱时,意味你的技能、你的观念,实际上得到了提升,它是你进步最具体的指标。

一年能够做很多事。期待你的好消息。

川普夫人启示录

图:Eric Ravilious

你的人生需要点燃。不过,火种藏在远方。

没有找到火种,那命运就如受潮的烟花,本应绽放在天空的鲜花,变成垃圾桶里一坨废物。

我们的祖先很强大,以当时的技术条件,他们每一次远行告别,都像是临终告别,进京赶考,外出求财,回不了家的风险都不小。相比较当时人们一生的活动半径,他们远行的压力,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星际旅行吧?

难怪他们离别的诗词特别动情。

神话,或英雄成长的原型,有三部分:壮志凌云者,漫长的征程,成功。

西游记可以这么分解:唐僧师徒,81难,成佛。

没有远行,没有征程上的磨难,所谓的壮志凌云者,不过是空想者,炮客,任何一个酒吧,每晚都坐了几十个。

有个短篇,两分钟告诉你征途的必要。

有个人,连续一个月做相同的梦,在2000里以外异邦某城某地,地下10米,埋着世上最大的钻石。

他觉得这是指引,出发,骑马,乘船,在驼峰上走出沙漠,又险些冻死在雪山。果然发现与梦境一模一样的地方,他往下挖了10米。

什么也没有。

围观群众知情后哈哈大笑:这个傻逼,我们整村人做了几代相同的梦,说是2000里以外的某地,在某棵树下10米,埋着世上最大的钻石,幸好,我们没一个人像你这么蠢。

这个蠢人,默默收拾行囊,回到自己家乡。

他来到屋后山坡的一棵树下,往下挖了10米,拿到世上最大的那颗钻石。2000里外整座村庄世代梦想的地方,就在他家后山。

没有远征,就没有发现,没有价值。

现代人的远征是幸福的,坐不起头等舱,已是最大悲哀。这悲哀当然不足以写出深情的诗歌。

地球上再远的两个点之人,几天之内,都能见面。

现在有雄心的人,是幸运的,他们远行的成本太低了。就是到地球的另一半学习、工作、生活,成佛成祖的代价,没有妖怪折磨,只是飞机晚点。

远行没有技术上的难度,所有难度只是观念上的。

很聪明,有雄心,这样的孩子不少,他们挖到自己大钻石的方法论在2000里以外,天生大胆的,极少数,孙悟空只有一只,大多数人的意志力和观念,还很模糊,甚至害怕离开舒适区,猪八戒是多数,没有鼓励,只想留在高老庄。此时,对他们有影响力的师长,主要是父母,其差距就是孩子一生的差距。

父母在,不远游,不远嫁, 这类唠叨如果从你嘴发出,那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你的格局影响了孩子的格局,他加速成长,他打开视野,他享受你不理解的快乐,这一切,都让你觉得控制不了他,你不再是你孩子的朋友,你变成他的杀手,你杀死他所有远行的梦想,这样,你才能永远照顾他,埋怨他没出息,一直当他的主人,他就是你养的狗。

你若拥有这样的父母,这概率不低,不要被这种唠叨打击,也不要期待他们观念改变,你只须知道,这些话语于你有毒,不要吞下,左耳进,右耳一定要出。要当成别人放了个响屁,大声抗议,无必要,猛嗅几口,以示恭维,更无必要。

你意识到他们错了,这是观念上巨大的飞跃。

你若不是这样的父母,那真是很恭喜,你活得轻松,孩子也活得轻松,每一代人都拓宽生存与观念的边界,父母视孩子为接力棒的下一个选手,交棒后就不管了,比起那些代替孩子跑的人,你们必然是进化的胜利者。

告别,远行,犯错,冒险,这是每一个人成长的元素,贯穿一生,非如此无法成长。

1970年,有个女孩出生在4500人的小城,她不停往更大的城市,更好的地方走,从不回头。任何一个远行的机会,她都不放弃。

最后,她来到了世界之都,纽约。2005年,嫁给意中人。

2017年,她成为美国的第一夫人。

这就是梅兰娜·川普(Melania Trump),一位斯洛文尼亚姑娘的远行史。 

第一夫人当然不算什么,可不得不承认,她的生活比起小城的同龄人,还是丰富有趣得多。

你想远行,你的孩子想远行,这是成长的关键节点,是烟花正要点燃,是引擎正要打火,禁止这一刻,再好的跑车,也成废铁。

推荐阅读:我凭什么预测川普胜选?

上篇文章:不要在家交际


本文由小米公司赞助发布

不要在家交际

图:Edward Hopper

聪明人常问蠢问题。

这甚至是聪明人爱做的事,他们就是因为问蠢问题变聪明的。

想到这句话,是因为上篇文章评论区的一段对话:

有位妻子,正准备回老家,在家收拾东西,在明确表示反对后,老公还是要带同事来家里坐。

我的答复是:交际还是不要在家里。不少人赞同这回答。

可是,后台马上有人留言:为什么不要在家里交际?可能是这位妻子的丈夫吧。

我得感谢这个提问者,他使我意识到,这个问题远没到一句话就带过的地步。

在服务业不发达的早先,家原来确实是交际的地方,在乡村,现在也还保留这传统。一个家庭成员的朋友来了,所有家庭成员都受打扰,老人无法休息,孩子做不了功课。

在都市圈,这块外包给市场了,酒吧,茶馆,咖啡馆,麻将馆……大把地方供你们聊天。当然,有大型别墅也行,有佣人团队,有专门交际的区域。不过你就是有这样的别墅,非密友,也不会往家里引。

家表面是物理空间,但它代表心理空间。

人人喜欢拥有独立的、不受打扰的空间。

所以你一进酒店客房,第一件事就是挂上“请勿打扰”。你真不是那么爱干见不得人的事,只不过是看看电视,读读书,无所事事,当然,你也可以光着身子走来走去。

家比酒店好的地方是,你不挂“请勿打扰”,也没陌生人开门进来。只有你熟悉的丈夫回家,你可以光着身子去开门。

他身边站着他的同事。

这就是不要在家交际的原因。

没有独立空间,人是受压抑的,再亲密的朋友,他在你身边,你还是有压力,或许很少,但是有。

我曾收到一封邮件,一位妻子抱怨丈夫偶尔骗她去聚会,结果却是独自在某个地方闲逛、发呆,也没外遇,他有什么病?我的答复是,如果你不把独处的需要当成小三的话,他是没病的; 你平时不是太粘人,粘成连体婴,他或许可以在家里的某个角落发发呆,再也不必骗你。

现在家庭细分到最小,夫妻,有的再加上孩子。家作为独立空间的功能,更为显著。始终把它保持得温暖、不受干扰、自由自在,生活在其中的人,快乐幸福得多。

有社交恐惧的人,不愿意离开家门,电话都像侵入者,宁愿铃声熄灭后回微信。拿掉他们的空间,就如剥掉蜗牛的壳。

没有社交恐惧的人,很多也怕过年。所谓过年,一般就是离开自己熟悉的独立空间,进入你无法掌握的“公共”空间,你无法挂“请勿打扰”,你无法预测议题,而议题,往往被最善于胁迫他人的家伙掌握:大过年的,我让你服服软,你总不好意思翻脸吧。

反正只有几天,你核算一下成本,也就忍了。很快将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那些讨厌的人,永远不可能进你的门。

除非你有一个不知道这常识的丈夫(妻子),老是在家交际,领些陌生人回家,让你尴尬。好像春节永远不会结束。

伍尔芙说,女人的独立是从有一间小屋开始的。何止女人,所有人的独立都是从有一间小屋开始的。你没有空间当自己的主人,你怎么知道主人的精神?你知道了也无法实践。

这个空间,是买来的,是租来的,暂时还是永久,并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要把干扰降到最低,有这意识,并有这能力。

这样的空间,是爱的庇护所,你若不顾配偶的拒绝,执意要带生人回家,那么,你迟早会变成配偶的生人。

为你爱的人守住私密空间,这就是爱。

为你自己守住秘密空间,这就是能力,这就是独立,这就是你值得爱的地方。

(《我爱问连岳4》精选版电子书,已在亚马逊和知乎书店上线。)

推荐阅读:简单的生活值得过

上篇文章:潘金莲开了窗户,你错过了电梯

潘金莲开了窗户,你错过了电梯

图:Ivan Grohar

Dear LianYue

 

我因为专业原因,从事贸易工作,在工作第二年,认识了他。是在一次交易会上认识的。更严格意义上讲,他是我的客户。后来他说,是想认识我,才下单,但是我知道都是BULLSHIT要是价格没有那么好,鬼知道你会下单?!

 

有了生意联系,自然往来会多。那天他来我的城市,我安顿好他。他提出想去酒吧。我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或者潜意识里,我已经知道不会有那么简单,但是我还是去了。玩筛子,十赌9输,罚喝酒,喝得我醉了。

 

然后,你懂的。

 

事后想想那个晚上还是很美好的。我本打算,做完这个订单,以后大家各管各的。但是,当我下半身思考的时候,我的理智战胜不了我的生理。我的半个理智也告诉自己,虽然他一定不靠谱,但是他对我还是挺好的。

 

这样持续了2个月,他回国,他是中东人BY THE WAY. 我自己都忘了,那天为什么要打他在中国的家的电话。是个女的接的。如果故事只是这样,连岳,我就不会跟你写信了。

 

女的发给我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其实是未婚生子。那女的跟了他五年,的确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分开了,女的只是回家来拿东西。中间还有很多狗血剧情,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跟我开始,不想回头。后来,他回中国,我跟他住大房间,他前女友住小房间。因为他们要把共同署名的房子卖掉,孩子归女方,这样就两清了。

 

之后,就承诺会回国跟老婆离婚。虽然我知道他们的传统,基本上与原配离掉的可能性低之又低,但是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也许他真的有那么爱我。女人总是太自信于自己的美貌,男从总是太自信于自己的性能力。

 

之后,就与所有的黄金档家庭剧一样了。他会一拖再拖,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最近他妻子又怀了个女儿,掐指一算,他跟我在一起后,还不忘播种。对了,他妻子其实是他远房表亲,两姐妹嫁给他们兄弟两人。中间说因为他逼离婚,逼打胎,PUSH的太紧,他老婆从以色列逃到了巴勒斯坦,最近回来分娩。呵呵,我冷笑,鬼知道,你老婆到底是不是一直就是在你家,哪也没去!?

 

昨天我提出,我想跟你老婆视频。其实是想试探一下。不出所料,他说,SHE DONT WANT VEDIO YOU 。呵呵,那我跟你VEDIOIN FRONT OF HER。呵呵,他说:I JUST DONT WANT。然后,以他刚出生的女儿,腿有毛病,要治疗为由,暂且想放下离婚的事。至此,我明白了,不需要再纠结了,事实就是这样,赤裸裸,但是必须面对。幸好,我没有把他介绍给我朋友,家人,不至于做正宫不成,反被人耻笑。

 

一年,我们一起去旅行,一起看电影,一起做所有情侣做的事。他的话,我不信,但是他现在是爱我的,我仍相信。或者说,他爱我,是基于一个综合评分。他多次要求我职了现在的工作,去帮他。因为是近亲结婚,他的大儿子,是弱智。二女儿眼睛有毛病,现在痊愈了。小儿子,健康。她妻子文化不高,也就在家带带孩子,他一年差不多3/4时间会在中国。

 

会有些难过,伤心,但是我没有失眠。我没有流泪,我平静的写了这封信。

 

小苹果

_____________

 

小苹果:

 

世界是由偶然事件推进的。

 

花是偶然出现的,源于一些树叶的变异,没有这偶然,地球上的植物种类不可能这么多,粮食不会出现。

 

恐龙的灭绝是偶然的,6500万年前,没有那颗直径10公里的行星碎片撞击墨西哥犹加敦半岛,已经统治地球1亿6千万年的恐龙将继续行走在这个小小的蓝色星球之上,哺乳动物也就无法崛起,自然不会有人,也没有爱情。

 

想想你身边发生的大事(至少是新闻里震撼你的事),你有兴趣回溯,总能发现在某个细节发生变化,历史将沿着另一条路行进。正如这句戏言:假如潘金莲不开窗户,不会遇见西门庆;不遇见西门不会出轨;不出轨,武松不会杀人上梁山;武松不上梁山,方腊不会被擒,可取得大宋江山。

 

大事件不照顾个人情绪,这点常识能够让人去掉虚荣、骄傲和焦虑,方法是抬头望望星空,想想地球是何等渺小的一粒尘埃,它在今晚忽然蒸发,对于宇宙里的其他智能生物来说(我相信是有的),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而一个人在地球上,又只是尘埃里的尘埃,应该平静一点、看破一些。

 

一个人,这宇宙尘埃里的尘埃,他身上的小事,有没人来特意照顾呢?有没有必然呢?

 

当你还是婴儿,有。渴了有奶头,你只有做出简单的表情,有人来抱你、唱歌娱乐你、从你屁股上拿走尿片,有套完备的系统听从你的号令。

 

过了这阶段,你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周边不合你意的事情越来越多,以至于你觉得人生也如这宇宙一般,充满了偶然。

 

知道了人的偶然,并不意味着听天由命,人变成僵尸,那样活着就没意思了。知道人的偶然,会让你更从容一些,也会让你脱离婴儿期的自我中心,能从激愤中更快地回复到正常的心率,平静地寻找下一次机会。

 

人的偶然,被形容为“电梯门效应”:电梯门在你眼前徐徐关上,完全无视你像溺水者一样绝望伸出的手,赶不上这趟电梯,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甚至导致你失恋。

 

冷酷的电梯,让你愤怒,心率超过175,大量流失理性思维能力。我们碰到一切不愉快的事件,在一小段时间里,都能让人变成更惨、更糟、更弱的人。失恋就是这样一件事,爱的电梯拒绝了你。抱怨于事无补,只是让你的失控期长一些。

 

有些人的失控期将长达一生,心脏总是要爆炸的样子,那部自己没乘上的电梯成了唯一话题。这样的人生唯一的好处是有了必然性——必然的不幸。太多人选择这种生活方式,我劝你尽快脱离,等下一部电梯。

 

恋爱无论以任何方式结束,总会有不开心的,总能罗列他及其亲朋的十条以上罪状。忍不住做一次两次可以,或许有利于你缓解情绪,第三次就免了,你只不过在重复一件事:这世界没有围绕着我转,电梯也没有等我。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阅读:成长吧

上篇文章:如何用工匠精神请客?


周末我爱问连岳的评论区提供位置,让你寻找soulmate,条件有三:关注至少一年,至少有一次评论和赞赏。别忘留下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