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咪蒙和菜头

图:Andy Warhol

这三个网红当成标题,今天的阅读量是特别低呢?还是特别高?明天就可以揭晓。

昨天你的朋友圈必然出现凤姐的文章《求祝福,求鼓励》,我的也不例外。看了,文章写得挺好。这十年凤姐堪称传奇,只要平白叙述,就能动人。

人性的残忍,人性的温柔。凤姐这十年的舆论待遇,体现得明显。

当年她的走红,是走“恶之花”的审丑路线。这在传播上,挑逗了人性的残忍,这样一个姑娘,想得太多了,挖苦、讽刺和看笑话的心态,迅速将她的名字传播给大众,并成为“癞蛤蟆”的代表人物。

我还记得当年,家族里一位小孩正读高一,班级开文艺晚会,孩子们自己写剧本,排演话剧,其中提到凤姐,我碰巧知道这回事,给他们提了建议:只可善意调侃。孩子们还不知道人生中的悲凉和无奈的成分,恶毒起来很可怕,不要打开这道门。

现在这孩子和凤姐都在美国。这孩子学习好,家境好,去美国是正常的。而凤姐,人们认为她不可能去美国。但最后她也去了。她以后在美国当个议员,我觉得也不奇怪,她正是“美国梦”的体现: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直白点说,就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此时,人性体现了极其温柔的一面,小人物逆袭的故事,总是动人的。现在的舆论,有谁对凤姐不友好的?

她接下来的挑战又是面对人性的残忍,她是个大人物了,是个传奇了,而人们喜欢看到大人物倒塌,喜欢传奇破产:你跟我一样,都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愿她能撑得住。

为何说到咪蒙、和菜头?

这有个故事。

公众微信号,有个超级大号,订户上千万,叫十点读书,也在厦门。它的创始人,林少,80后,我在一次会议上认识,印象很好,温和朴实谦逊坦诚,极有亲和力,没有成功者身上那种尖锐的味道。

我找了个时间,拜会了十点读书,取取经。和他们的编辑聊天时,彼此问了很多问题,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是:连岳如何评价咪蒙与和菜头?

我对凤姐、十点读书、咪蒙与和菜头,有个共同的看法。

和菜头在我这十来年里,多有交集,他是我相当温暖的回忆,我在最困难的时候,接到的电话是他的;我的QQ密码丢了,也是他找回的,线下短暂见过一次,后来因为一些观点的分歧,就相敬如宾了。他属于跟着互联网长大的老网红。

咪蒙这个新网红,线下没有交集。

从纯技术的角度,从我最建议的心理认知,我对不同时代,亲疏有别的四网红,评价是这样的:

我对自由竞争状态下的所有胜利者,保持足够的敬畏。他们现在的所得,是他们努力的结果,或有运气,但他们没有辜负运气。

如果你想像成功者一样,那就去研究他们,而不是去攻击、去嫉妒、去期望他们倒霉。

但是大多数人的心态,恰恰是期望成功者倒霉。这也是人性。只有走出这人性,你才能由衷欣赏身边的成功者,全世界的成功者也才是你的探路人。

人总希望自己最强,人在某个特定的时空,也当过最强。这种竞争本能,是人成长的动力,也是人烦恼的来源。追赶者都希望第一名倒霉,第一名也希望追赶者摔倒。人人焦虑,人人恶毒 ,人人嫉妒。

只有彻底的、永恒的第一,才能让人放松。有可能吗?不可能。

不改变心态,处于任何一个位置,都不快乐。

好的心态是什么?欣赏胜利者,尤其是你身边的胜利者,尤其超越你的人。有这种心态,你水涨船高,成功者的水位抬升了你,你的家人,你的发小,你的朋友,总会有成功者的。

坏的心态,总在成功者身上找到不堪的地方,那么,你就疏离每一个成功者,精力不是用来创造,而是用来眼红,这种人生,不过也罢。可悲的是,这还能被包装成精英心态,用双重标准解读走红:

我没红,你走红?那是因为无脑的庸众,他们只接受低俗的内容; 我没红,所以我是精英。

我走红,你没红?这足以证明我启蒙有功,精英领路人挽救了大众; 你没红,那说明你落伍。

红,有运气,网络时代,每人有走红十分钟的可能; 

红,有命,大家一看到你就喜欢你; 

红,有才华,你能不停产出;

红,有孤注一掷,all in; 

红,有天才,生来拯救人类;

……

无论哪一种红,不偷不抢不杀,即使是红魔鬼,都值得你研究,在这红后面,一定有你欣赏的地方,一定有你做不到的长处。

祝你早日走红。

即使没走红,也没关系,心态平和,不嫉不怨,快乐一样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