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机,更长寿,更健康

图:Franz Stuck

震惊,老人延年益寿,竟是因为玩这个……

也许标题应该这么写。

中国的移动互联,毫无疑问,世界一流。这个产业让中国人有了出国很不方便的感觉:没办法一机在手,万事不愁。

现在很多年轻父母,挺放松的,都让小小孩玩智能手机,摔了就摔吧。好像这些孩子也学得挺快,很多功能摸几遍就会。

下一代IT天才,中国的孩子可能就领先了。好比盖茨有机会小小年纪玩昂贵的计算机,微软就只能出在美国。

今天看到一篇教人如何戒智能手机的文章,我就在想,为什么老有这种蠢文章,这不是自废武功嘛?这么好的东西,干嘛戒?

智能手机,以及其后的移动互联,不仅不应戒,还应更加熟悉。在这平台上,许多产业发生了巨变,人的学习模式、生活模式也大不同。不用这平台,就像他人都已用火,你还在吃生肉。

我常开玩笑,做为一个仍然还有饭吃的前媒体人,我家要挂两张像,一是马化腾,一是张小龙,祝他们永远健康。没有他们创新的平台,我可能不得不改行了。

我对移动互联,充满了好感,即使纸媒一片倒闭,我也觉得这进化了不起。人人可写,人人可读,人人都是媒体,做得好,不问出身,就有收益。媒体不再是门槛很高的贵族事业。

媒体只是很小的一块。我只是用它说明新技术的变革力量。

中国的教育里,有种很奇怪的受虐观,凡让人喜欢的,凡是新技术,就要戒,就要污名化,电视,电脑,动漫,智能手机,都是这种命运。

智能手机的命运好一点,老人家没那么强烈反对,原因之一是,老人家很多也成了低头族。

但是,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在老人家里还是不够的,据小范围观察,老太太没有智能手机的比例更高,她们不仅和年轻人失去了共同话题,更有健康上的隐患。

瑞士有项研究,时间跨度是2009至2014年,对65岁以上老人使用网络的情况做了调查。那些建立更强社交联系的老人,预期寿命更长,更健康,认知功能更强。而44%不能上网的老人,建立更强社交联系的困难,显然大得多。

中国的老人阶层,形象很奇怪,他们经常被视为霸道的一群人,又被视为不会学习的一群人,年轻人可以对他们说:这些新东西,你们就不要玩了,反正也学不会。

一个没有智能手机的年轻人,像没穿衣服一样无法见人;而一个没有智能手机的老人,却像他们没有头发一样正常。

想办法给你家老人一台智能手机,不要歧视,他们也还是学习动物,孩子能学会,他们也能。

他们的观念仍在演化,有些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或许正是因没有新观念的刺激和对冲,才显得那么顽固。你和他们辩论,往往要踢铁板,痛,且无用,可是只要他们上了网,就有无数多个孩子和他们辩论,你不必那么辛苦。而他们,也更容易接受其他年轻人的冲撞。这对两代人来说,都是好事。

就算有极少部分老人,观念永远不改,上网也只对错误观念感兴趣,这又怎么办?这也是有好处的,他们把时间精力消耗在网上,折腾你的能量就少了。

人是天生的学习机器。记住这点本能,你就会一直学到老,对自己永远没有“无能”或“停止”的暗示;你对老人,也有信心,相信他们仍然可以通过学习获益。

推荐阅读:你一定要玩手机

上篇文章:房价跌了?要不要救?

房价跌了?要不要救?

图:Gustave Caillebotte

不要买房,这是不少著名媒体人的建议。高晓松,梁文道都有类似言论。

对于高收入的名人阶层,买不买房,确实完全无所谓,他们的收入,足以保证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享有高品质的住房。你卡里有10亿,地价再高的城市,你一下飞机直接住进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确实不需要买房。

收入不是那么高,你不爱房子,也不需要买房。四大皆空的和尚,四海为家的旅行者,乞丐,流浪汉,他们没有房子,晚上都有地方睡。

但是绝大多数人,这辈子,需要至少一套房子。困扰他们的,不是要不要买房,而是“什么时候才能买房?”不买怕涨,买了怕跌。

前几天深夜,北京一位读者留言,她当天签了买房合同,心情忽然平静放松。“什么时候买房?”——这个折磨她10年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10年来,她坚信房价会崩,结果却是看房从三环看到五环,对热点问题的任何讨论,最后都焦虑地落脚于房价。

我回了她一句:恭喜。有了房子,心态放松,更能投入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中国的房子,除了居住功能,还捆绑教育、医疗、福利的资格,房产证也是最好的信用凭证,是银行的最爱。

也就是说,90%的中国人,是不得不买房子的,无论你喜不喜欢。

现在要不要买房?这是后台最多的一类留言。你的具体情况我不了解,不会给你具体的指示,就是在同一热点城市,不同区域,不同楼盘的房子也差距很大,需要你自己仔细对比,并做决定。

房子动辄过百万,几百万,是一生最大的投资,所以你永远觉得房价贵,涨的时候,你明天可能比今天多花几十万,你想,昨天买就好了,你很后悔。跌的时候,你想,可能还会跌得更低,今天买就亏了,你很恐惧。

后悔,或恐惧,都是你该面对的,逃避不了。

关于房子,我有三点最明确的认知,可以提供给你:

1、政府垄断土地供应的格局,不会改变。而且中国的土地出让政策是:越热点的城市,卡得越死,越是冰点城市,给得越多。人多的地方,少给地,人少的地方,多给地。

2、中国城市化的进程远未结束,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至少还得20年。热点城市的房子,长期稀缺。

3、印钞机永不眠。钱越来越多。现在的100块,可能相当于20年后的10块,甚至更悲观。

今天,人民日报发了文章,称房价下跌,政府不应救市,举了合肥为例,有房子降价4000无人问津,二手房跌幅超过10%的不在少数,所以有业主呼吁救市。

我查了一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合肥上月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价格环比均微跌0.1%,比去年12月降幅有缩小。一个新的变化是,新建商品住宅90㎡以下及90~144㎡户型价格分别环比持平和微涨0.1%。”

政府不应救市,这点很对,政府离市场越远越好,涨跌都由市场调节,政府不要管海浪的起伏,也不要管市场的起伏。最好的房产市场,不应救市,也不应限购,甚至应让土地自由流通——仅仅不救市,不够。

我很喜欢深圳上海,也想在这两个城市拥有房产,可以到处住住,一查他们的限购政策,不仅是外地人买房的可能性降到零,连本地的单身人士,都受打压。

挺可惜的,如果顺应人们的自由选择,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本来可以更快,热点城市本来可以更发达。上海深圳这种超级大都市,本来可以成为亚洲中心,世界中心。可是,落后的观念偏偏认为这种市场奇迹很邪恶,必须遏止。

除了采取极端的手段,比如没收私产,重归赤贫,市场的力量,只要有一条缝,就如大坝有一条缝,水流的力量不可阻挡。

你要相信市场,正如你要相信创口贴补不了大坝裂缝。

推荐阅读:房价是一种信仰

上篇文章:不要忘了爱的原型


本文由352空气净化器赞助发布

不要忘了爱的原型

图:Pierre-Auguste Renoir

连岳:

你好,我16岁,是个男的。

从小别人就认为我不正常(其实谁正常呢?)

小学一至五年级的时候,我对那段生活已经没什么记忆了,我既不看动画,也不玩电玩,更不与别人打架,当然也不爱学习啦,只记得考试总是倒数,一发试卷就挨打,可是,可是我竟然一点改变都没有,依旧每天发呆。

六年级时,我遇到我生命中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个女人,是我的班长(虽然母亲也很重要,但不一样)她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忧郁,豪爽,成熟。在某种意义上,她简直就是亚马逊女王,她就坐在我的身边!我感觉我的生命才刚刚开始,我感觉自己充满了激情,我迫不及待地想去迎接每一个和她在一起的时刻,那段时间的每一秒种我都是快乐的。我们每一天坐在同一张椅子上,我们交谈,我们欢笑,传纸条。直到被班主去“喝奶茶”,站在办公室外的时候,我们相视而笑,那一刻,我才明白,飞蛾在扑向火焰时心里也是极其快乐的啊。我别无他求,只要她对我微笑。

现在想来,那段生活真是太奢侈了,那就是爱的感觉吧!

也许是爱的代价,也许是我在一年间耗尽了几十年的快乐,后来,虽然我也奇迹般地考上了重点中学,但是她却去了其他的城市,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小男孩那样的在乎她,也许我只是她身边的一片云,稍纵即逝,可是我这片云却在她离开的夜晚哭了一夜。

后来,我实在是郁闷极了,便开始叛逆,逃课,上课不听,骂老师等等。也经常被喊去“喝奶茶”,也经常站在办公室外,可那种感觉早已无影踪。只是无尽的烦恼与痛苦。

初三时,还是无聊极了。于是便开始努力学习,渐渐地与班级里的其他人脱离,开始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不敢面对自己,面对社会,面对家人。身心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中考时,我是班上的第一,全市的前一百,可是仍然不快乐。

现在呢,我依然学习不错,是班干,是班草。可是这只是我拿来掩饰自己迷惘与自卑的武器而已,我真得很自卑,我不知道怎样让自己重新被自己接受,让别人接受,我不敢与人交往,并不是因为人们想象的孤傲清高,而是我怕别人在了解我之后会看不起我,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可是他们现在对我充满了好奇,其实,我真得很需要朋友,我真的很需要倾诉,我真的很需要爱,可是我也怕再受到伤害,毕竟我感觉我已经禁受不起别人的攻击了,因为我自己的攻击已经让我招架不住,我现在每天必想的一个念头就是死,我怕它成为现实,我不是怕死,我怕的是死之前的孤独与绝望啊。

最近,有一个女孩向我表白了,我几乎没有和她说过话。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回答她,我怕她是在玩票,我怕她迷恋的是我的孤僻,我怕她会不喜欢那个真实的我。并且我对她也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我对她一无所知,我应该给她和自己一个机会么?我还有可能重新获得新生么?我有太多的疑惑,也有太多的恐惧。

无论如何,谢谢你的倾听能够,谢谢!

Wo

_________

Wo:

你的邮件是宝贝。是来告诉我们爱情本质的。

孩子小,并非无足轻重。正如火苗再小,也能战胜黑屋。

孩子们述说他们的爱情,就只有爱情。单纯的吸引与迷恋。

许多成年人热爱阅读《海的女儿》、迷恋《小王子》,从童话当中看到了人性的普遍寓言。似乎长了许多见识。

有天晚上这个人听见敲门声,他开门看,是一个小姑娘,他不耐烦地说:我在看《海的女儿》呢,去找别人玩吧……

第二天晚上,他又臭着一张脸对忽然造访的陌生小男孩说:我在看《小王子》呢,你去找别人玩吧……

他不知道,拒绝的两个孩子就是海的女儿与小王子。

我们长大以后,经常忘了自己如何长大的,也经常嘲笑自己内心孩子的一面。我们在虐待自己,以为这才是长大。

孩子,谢谢你述说你的爱情。你觉得很痛苦,可是我看来,却觉得你快乐。至少,你看,你有这么好的记忆。

看你的故事,我会不自觉微笑。很多成年人也和我一样,不自觉地微笑。

我们微笑,那是我们在看着自己的爱情原型。

这样的爱情,不正符合许多爱情元素吗?喜欢一个人,就天天想着和她在一起,为她强大,为她自闭,为她孤傲清高,为她自卑,没有她,就感到“死之前的孤独与绝望”。

这些话,孩子说出来,我们觉得可笑,因为他是个孩子。

这些话,成人说出来,我们觉得可笑,因为还像个孩子。

但这些话真有价值,我建议你一生不要忘记。

我有些具体的建议,希望对你有用:

孩子的恋爱,绝大多数,是以分手告终的,这不是命运在捉弄你,因为你们变化的速度最快,爱需要持久,它不适应你们的节奏;

故意捣乱,因此接受惩罚,或努力学习,得到赞扬,这都能逃避失恋的痛苦,从你的经验看,努力学习,是更好的移情,请发挥这点,以后因失恋而痛苦时,就移情到智力活动,这是很有价值的习惯,选择破罐破摔法,只会让人觉得你确实不值得爱;

青春期,有时刻意不想理人,摆个酷酷的造型,是正常的,他们在寻找自己的独特之处,希望自己有个性,以不同于同龄人,衣着,发型和“冷漠的眼神”,是成本最低的做法。但不要有包袱,做到极端,一句话不说,同学就认为你不酷了,话还是要说,朋友还要交;

有女同学喜欢你,你也喜欢她,就给她,给自己一个机会。恋爱,就是在她面前放下酷劲,当一只粘人的小狗。她不会因为这点瞧不起你的,她的心会融化的。

最后,多了解一点生理常识,你们的教科书里应该有,没有的话,自己寻找靠谱的性常识,也很容易,不要因为太冲动而给自己惹麻烦。

人生很美,你的路还很长,一切暂时的烦恼,都有后面加倍的快乐可以补偿,我多活你几十年,可以保证我所说的都是自己体验过的,是真的。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阅读:不承担父母罪错,轻松出发

上篇文章:你给骈体文报告点赞了?那很危险


周末我爱问连岳的评论区提供位置,让你相亲,条件有三:关注至少一年,至少有一次评论和赞赏。

介绍自己是件严肃的事,好好想,认真写,别忘留下联系方式。我一小时后放评论。往期入选者请勿重复留言。

你给骈体文报告点赞了?那很危险

图:Emile Bernard

云南文山市长在人大会议上用骈体文做履职承诺,据说引起惊艳,网友纷纷点赞。

他亲自撰写的稿件,有这样的语句:自今而后,惟当持以丹心,秉以勤政;守忠贞之志,固清廉之行。

这使我想起语文教育的失败。

现在有几个人能写骈体文?不多。写写骈体文,总是容易令一般人赞赏:我不能写的,肯定不错。

中国的古文,最大的毛病,就是发展出一套与口语完全脱节的书面语言。所以白话文运动相当伟大,让人们用白话文写作,这是观念与技术上的伟大创新,不然的话,仍要用文言文写作,中国现在大多数人还是停留在不会写作的阶段。

那些推动白话文运动的人,你现在去看他们的文章,发现他们有很多半文半白的表述,这可证明革新的痛苦,用口语写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学成的。

口语写作大业未成,却看到许多退步,不仅是骈体文报告,知识分子写文章也爱用生僻字,弯弯绕,以“炫技”为主。迟早,你骈体,他辞赋;或屈原再世,或贾谊重生,你的观感是什么?我是觉得像个马戏团。

这种文体装逼法,很多初中生就开始玩了,没东西可写,搞一堆名人名言,弄几个生僻字,吓唬同学和老师,最后得了高分。我得坦白一下,我初中高中时老这么做,引用的名人名言,一半是我瞎编的,很多时候能骗高分。

我不怪语文老师,是我自己的错。所以我觉得自己今天更有义务推广真实与真诚的口语写作:你怎么说话,你就怎么写作。

说话,写文章,一切沟通,它的最核心目的是什么?是迅速、准确地传递信息。口语写作最贴近这个核心。

口语写作并非粗俗,没文采,你很容易发现有些人说话生动有趣,极有感染力和幽默感,这些人的口语,就是好文章的来源。向这些人学习,而不是钻进古书。

我的老读者,可能知道有个阿柠,我现在习惯叫她大名,她已经是独立的大人。她高中时,作文遇上大困扰。

这孩子心思单纯,善良,能力强,爱开玩笑,有话直说。我们在一起总是嘻嘻哈哈,很开心。

她是理科生,但我觉得她从小文章都不错,想什么说什么,毕竟姨丈文章写得好嘛。她小时候经常托运式坐飞机,挂个牌子的小孩,邻座在看报纸,她问:你是在看我姨丈的文章吗?一直是我的推销员呢。

问题来了,她高中的语文老师喜欢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是非常成功的写作者,市场说明了这点,这值得我致敬。但安妮宝贝的文风,我觉得是作文教育的毒药。

我让阿柠带一本她老师编的优秀作文选给我看,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文风都是孤寂,凄美,不是要闭关,就是要进藏,然后,只用句号。这不是孩子真实的生态,他们投其所好,要个高分罢了。

我跟阿柠说,有两种文章,一是为改卷老师写的,那些高考高分作文,你鄙视,但不必对抗,当成通关游戏,怎么高分怎么来;但是自己平时写文章,怎么想,怎么说,就怎么写,这是最重要的写作纪律,这是效率最高的交流方式。

官员用骈体文作报告,就是第一种作文,他估计很多人会为这种文章点赞。你坐在会场,听人用骈体文发言,你可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即使你有古文功底,也得在脑子里把它翻译成白话文,理解的效率大大降低。

我的读者里有不少语文老师,希望他们能向孩子们解释清楚两种作文的区别。

也希望我的高中生读者,既能得高分,也能在生活中写真实真诚的文章。

人一生要写很多文章,报告演讲是,短信邮件也是,效率高的标准有以下这些:

1、用最短的篇幅,最常用的字;

2、怎么说,怎么写。

3、不要刻意引用古文和名言,也不要刻意卖萌和用流行语。

4、戒掉炫技心理,当别人炫技,用骈体文时,不要点赞,要笑。

推荐阅读:太闲有毒

上篇文章:大虫出门

大虫出门

图:Thomas Eakins

早上在后台看到一条提问很有意思,很个体又很普遍,给了句结论性的回答。

现在展开论述一下,希望帮助这位读者下决心,也能帮许多面临同样选择的读者。

提问大概是:一对90年生恋人,男生在广州从事建筑设计工作,房价大涨前按揭买了一套,现工资可覆盖房贷与生活。女生在福建龙岩的三甲医院工作。女生去广州找工作,得付几万违约金,也未必能找到三甲医院,男生卖房回龙岩,找不到对口工作,可能得改行。该如何选?

我结论性的答案是:我对广州与龙岩都很了解,别回龙岩。

现在说一下理由:

广州大家都知道,传统的一线城市,我在那儿生活工作过两年。

十多年前,在广州与厦门的选择中,很难取舍,后来还是选了厦门。今天抛给我同样的选择,估计还是很难取舍,最后还是会选厦门。我还是爱厦门多一点点。

福建龙岩,估计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从出生到离开,我在那儿呆了20多年,是三四线城市,现在坐动车,从厦门到龙岩,一个多小时,像从市中心到达郊区,我一般选择最宽敞安静的商务座,时间刚好写篇文章,连工作都不耽误。

像一切三四线城市,龙岩硬件已经不错,大楼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凭借发达的电商,年轻人的衣着打扮,也和一线城市差异不大。

但厦门的房价排在北上深之后,是龙岩的七八倍;厦门的房价几年都在涨,房子还不够卖,龙岩的房价几年都不涨,甚至在跌,大把房子等着卖。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价值很难填平。这就是城市化的趋势与规律,马太效应,强者恒强。龙岩的富人在厦门买房子,逐渐全家迁徙的例子,比比皆是,我还没听说过卖了厦门房子去龙岩安家的。

人一生的目标,不外乎财富、机会及下一代更高的起点。热点城市,依托其更细的分工,更高效的交易,更大的市场,个人的见识、能力得以倍增,是放大器。

顺着城市化的趋势和规律,事半功倍,轻舟已过万重山。当然,有特例,一定会有人在评论里怼我: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尊重你的选择,我只是在谈规律。规律不因人的喜好转移。迟早,大多数人口将避开种种阻拦,汇集到热点城市。

广州回龙岩是逆潮流,龙岩去广州是顺潮流。此刻只是擦肩而过,十年以后,几乎无法对话了。

龙岩是有个性的三四线城市,出了很多人才:人人网、饭否和美团的创始人王兴;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巅峰期《南方周末》名记、雪球财经创始人方三文;微信自媒体大号十点读书创始人林少;中国城市化进程先知先觉者童大焕。可能还有些强人,我并不知道。

这些人毫无例外,离开了龙岩。

福建的简称是闽,有人笑称,福建人的命运是必须出门,出了门,才能成为大虫。沿海的福建人,历来胆大敢拼,闽南三角,早就是财富聚集地;龙岩所在的闽西,倒是偏保守,不想离开家,见过太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被家长拖回门里,当一只小虫,原本,他们是有机会成为王兴方三文的。

出门成大虫,何止是福建人的命运,是所有人的命运。

三四线城市的孩子,去热点城市工作,成本就是一张票,几个小时路程。为什么很多人动不了身?天赋教育都不输人,为什么人生输得那么惨?

那是他们身上有很多透明的橡皮筋扯着他们。

今天当事人的女朋友,那位在龙岩当医生的姑娘,她能如愿去广州吗?

未必,她可能是独生女,父母根本不愿放手:为什么要去广州,人生地疏,龙岩到处是亲朋,办事多方便!

她的亲友圈多半会劝阻:广州房价贵,压力大,语言还不通,何必吃这个苦呢?

每一个劝阻,都在她身上系上一条透明橡皮筋,意志力和行动力没有强到扯断所有透明橡皮筋,很快就会被扯回去。

这是天生的不平等,三四线城市以下的孩子,力量必须更大,因为你起跑时阻力更大。

但愿这姑娘的父母也是我的读者,能够放她去广州,两个孩子在广州的起点已经很好,有了房子,这像火箭第一节推进器点燃,以后就是更快的速度。

推荐阅读:我为何反对感恩教育

上篇文章:被嫌弃的4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