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代孕

图:Pierre-Auguste Renoir

我不会给人代孕,我是男人,也不存在这个可能。

我不会让人代孕,我是丁克,对生殖没有兴趣。当然,这不意味着你喜欢生孩子,喜欢生很多孩子,是错的,只是我们偏好不同,我们都是对的。

会说上面两句,是先排除一类认知障碍,有些人总是认为,支持某种行为,即等同于喜欢某种行为,等同于必然去做这种行为。

有人对不同生活方式、投资方法、性取向、发型,都会勃然大怒,就是源于这种心理疾病:“和我不同,就是否定我,反对我”。

我相信你没有这种心理疾病,所以,在正常的基础上,探讨一下代孕问题。

年后,《人民日报》发文,建议代孕放开,以解救高龄夫妇和不孕不育者。

《人民日报》代表官方最权威的声音,这文章被解读为长期以来非法的、灰色的代孕即使放开。我认为这解读是正确的。虽然今天(8日)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称,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这种违法违规行为。

官方意见在打架,但我认为代孕的未来,《人民日报》说得比较准。如果你有代孕的想法,可以着手考虑相关事宜。

我对代孕的观点是:

1、支持《人民日报》呼吁代孕放开;

2、代孕应该市场化,不要只着眼于“志愿者”。

限制人的生育自由,强行一胎,给中国的人口结构带来不必要的大麻烦,从单独二胎,到全面放开二胎,逐渐把生育自由还给每一个人,这修正,这弥补,是近年来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但是做得还不够,应该把人的生育自由毫无保留地全部归还。

生育自由包括以下选项:不生、生1个、生很多个,包括代孕。

只要是当事人的自愿选择,任何选项都是对的。只要违背当事人的意愿,任何选项都是错的。

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在生育上体现得尤其明显。

你和我一样看到了这几天的舆论,批评代孕放开者众多,在他们的描述中,你能看到这样的形象:贫穷的美丽姑娘,将沦为中年秃顶富翁的生殖工具,女人,变成了女奴,多么悲惨!

是的,他们描述的情景会发生,但这位贫穷的美丽姑娘,不是女奴,一个人自由选择使用自己的身体,是标准的自由人。你搬砖,你写代码,我选择写文章,有姑娘选择用子宫代孕,都是在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没人是奴隶。

由于有了代孕市场,一位贫穷的美丽姑娘,可能依靠几次代孕就能彻底告别贫穷,若没这种选择,她可能一辈子贫穷,她有更多机会、更多选择,有点同情心的人,不是该替她高兴吗?

有人抱怨环境,有人愤怒自己的处境和低工资,我总问:你为什么不离开呢?你有腿啊,也没人囚禁你。

很多人脱口而出:离开难道饿死?他们中的很多是聪明人,接着马上想明白了:自己或有辛酸,或有不满,但选择自愿留下,那是因为这选择改善了自己的处境。

太多人满脑子还是剥削观念,只要被雇佣的,就是被剥削的。看不到这是互利的平等契约。

人不得不妥协。穷人起步,干更辛苦的体力活,是妥协; 你丑,追不到漂亮姑娘,不得不妥协;王思聪谁都敢喷,可不会喷王健林,也需要妥协;我每天得克制自己的偷懒玩乐之心写文章,这也是妥协;今天早上被闹钟吵醒的每个人,都用美梦向生活妥协。

妥协不是强迫,妥协是你在做最佳选择。

工作的辛酸和痛苦,每人都有,但我们得感谢工作机会的增多,这工作,包括代孕。

我们越尊重人的自由,把人的身体还给他们,工作机会就越多。

我们应该为人类得到更多的自由,感到开心。即使你从不使用这自由,比如抽烟的自由,喝醉的自由,以及,代孕的自由。

最后再说一句,代孕如果不市场化,那意义不大,“志愿代孕”?除了狂热的粉丝愿意为偶像这么做,你一个满脸焦虑,大腹便便的大叔,亲戚也不会为你志愿的。

世上有千千万万自愿的交易,你不知道,你看不惯,你讨厌,但这每一笔交易都促进了双方的利益,当你学会尊重和欣赏这些交易自由,你会发现,你整个人都轻快起来,你不再杞人忧天,你不再好管闲事。

你不再惹人厌了。

推荐阅读:不计成本的理想是邪恶的

上篇文章:软弱者,活该


本文由小米公司赞助发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