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45岁

图:Gabriele Munter

45岁左右的人,他们有两个人生,两套面孔。同时发生。

他们往往是骄傲的人,已有小成,在公司有一定权力,房子可能攒到第二第三套。修养差点的,还对年轻人吆五喝六。

他们往往也是可怜的人,上一辈老人开始生病,孩子又进入教育大投入阶段,房贷还没供完,车子又需要上档次。不保持现金流,生活就得降档次,他们往往丢不起这面子。

这种撕裂,让很多中年人形成令人讨厌的气质:自我感觉良好的老油条。

他们往往以混为主,保住现有地位,生活已经不错。在公司混得脸熟,不出大错,谁也开不掉他。与此同时,自尊心又极度增长到了敏感的地步,挑剔更强的年轻人,嫉妒更强的同龄人,嘲笑更强的老年人,是他们的日常话语。

这样的人多了,大公司病就出来了。就像把一个烂桔子扔到一箱新鲜桔子里,很快全烂了。

并不是到了45岁,病态才现,有人20岁就有了,有人终生不犯。之所以说45岁,是因为华为的45岁退休政策,最近是个热点,看来企业认为45岁是个关键节点。

昨天的文章,有不少华为员工留了评论,说虽然收入高,可是工作辛苦,是以青春,甚至健康为代价的。

华为员工,应该是对商业文明最了解的一群人,但在这些评论里,仍可看到怨气。还是让我稍感意外,收入高,你付出相应的辛苦、时间与健康,不是应该的吗?绝大多数低收入的工作,一样得付出辛苦、时间与健康,比如环卫工人。

当然,我理解这怨气后面的恐惧感,我随时可能“被退休”,自然要强调自己的辛苦和可怜,或许可利用同情心逃过一劫。

我如果掌管一个企业,面对老员工的这种“可怜”,可能也就算了,给点工资,放在闲职里混吧,我的企业最后也就垮台。所谓的慈不掌兵,就是这回事。现实中,很多不死不活的小企业也是这样,其中混着不少老员工。

我还是挺欣赏华为的“冷血”,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或许可以逃避大公司病。不让无聊无胆无趣无用的中年人一步步混进权力核心,变成企业的死亡气质。

这种45岁退休法失败,企业垮台,当然损失最大的是企业主,是任正非,我们没有损失。

如果成功,则很有意思。

一是证明我的企业好,你干到45岁,就可以退休享受生活了;

二是改变了45岁人群的生态与心态,你是人才,可以另谋高就,自行创业,在新领域重燃斗志;

三是可能会改变大企业生态,或会得到广泛模仿,45岁人群,普遍生态与心态都得以改变,再创业,换轨道,也是常态;

四是逼迫人们早早制定长期规划,你在35岁时,知道自己10年后得退休,你自然会在资金、能力上做足准备,以应对新的人生阶段。

45岁,还年轻,我47岁了,我还觉得自己年轻,未来有很多可能。但是,我也越来越讨厌一些同龄人,无所事事,飞短流长,被开掉,还是幸事,有可能重生;能一直混下去,甚至混成头目,他带的年轻人,算是倒了大霉。

孩子容易让人爱,不熊,爱笑,还能咯咯笑出声,简直万人迷。

老人容易让人爱,健康,话少,不管年轻人的事,那是一宝。

中年人最不容易让人爱。是各种毛病堆积的阶段,不清洗一下,真是越来越臭,然后自己还习惯了味道。

推荐阅读:太闲有毒

上篇文章:别当娘炮中产阶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