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骈体文报告点赞了?那很危险

图:Emile Bernard

云南文山市长在人大会议上用骈体文做履职承诺,据说引起惊艳,网友纷纷点赞。

他亲自撰写的稿件,有这样的语句:自今而后,惟当持以丹心,秉以勤政;守忠贞之志,固清廉之行。

这使我想起语文教育的失败。

现在有几个人能写骈体文?不多。写写骈体文,总是容易令一般人赞赏:我不能写的,肯定不错。

中国的古文,最大的毛病,就是发展出一套与口语完全脱节的书面语言。所以白话文运动相当伟大,让人们用白话文写作,这是观念与技术上的伟大创新,不然的话,仍要用文言文写作,中国现在大多数人还是停留在不会写作的阶段。

那些推动白话文运动的人,你现在去看他们的文章,发现他们有很多半文半白的表述,这可证明革新的痛苦,用口语写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学成的。

口语写作大业未成,却看到许多退步,不仅是骈体文报告,知识分子写文章也爱用生僻字,弯弯绕,以“炫技”为主。迟早,你骈体,他辞赋;或屈原再世,或贾谊重生,你的观感是什么?我是觉得像个马戏团。

这种文体装逼法,很多初中生就开始玩了,没东西可写,搞一堆名人名言,弄几个生僻字,吓唬同学和老师,最后得了高分。我得坦白一下,我初中高中时老这么做,引用的名人名言,一半是我瞎编的,很多时候能骗高分。

我不怪语文老师,是我自己的错。所以我觉得自己今天更有义务推广真实与真诚的口语写作:你怎么说话,你就怎么写作。

说话,写文章,一切沟通,它的最核心目的是什么?是迅速、准确地传递信息。口语写作最贴近这个核心。

口语写作并非粗俗,没文采,你很容易发现有些人说话生动有趣,极有感染力和幽默感,这些人的口语,就是好文章的来源。向这些人学习,而不是钻进古书。

我的老读者,可能知道有个阿柠,我现在习惯叫她大名,她已经是独立的大人。她高中时,作文遇上大困扰。

这孩子心思单纯,善良,能力强,爱开玩笑,有话直说。我们在一起总是嘻嘻哈哈,很开心。

她是理科生,但我觉得她从小文章都不错,想什么说什么,毕竟姨丈文章写得好嘛。她小时候经常托运式坐飞机,挂个牌子的小孩,邻座在看报纸,她问:你是在看我姨丈的文章吗?一直是我的推销员呢。

问题来了,她高中的语文老师喜欢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是非常成功的写作者,市场说明了这点,这值得我致敬。但安妮宝贝的文风,我觉得是作文教育的毒药。

我让阿柠带一本她老师编的优秀作文选给我看,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文风都是孤寂,凄美,不是要闭关,就是要进藏,然后,只用句号。这不是孩子真实的生态,他们投其所好,要个高分罢了。

我跟阿柠说,有两种文章,一是为改卷老师写的,那些高考高分作文,你鄙视,但不必对抗,当成通关游戏,怎么高分怎么来;但是自己平时写文章,怎么想,怎么说,就怎么写,这是最重要的写作纪律,这是效率最高的交流方式。

官员用骈体文作报告,就是第一种作文,他估计很多人会为这种文章点赞。你坐在会场,听人用骈体文发言,你可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即使你有古文功底,也得在脑子里把它翻译成白话文,理解的效率大大降低。

我的读者里有不少语文老师,希望他们能向孩子们解释清楚两种作文的区别。

也希望我的高中生读者,既能得高分,也能在生活中写真实真诚的文章。

人一生要写很多文章,报告演讲是,短信邮件也是,效率高的标准有以下这些:

1、用最短的篇幅,最常用的字;

2、怎么说,怎么写。

3、不要刻意引用古文和名言,也不要刻意卖萌和用流行语。

4、戒掉炫技心理,当别人炫技,用骈体文时,不要点赞,要笑。

推荐阅读:太闲有毒

上篇文章:大虫出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