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该争什么?男人该让什么?

图:Kazimir Malevich

今天是女性的节日,祝所有读者快乐,包括男性。女性快乐了,男性有什么理由不快乐?

当然,不想过这个节的女性,我也完全理解。为一类人设一个节日,往往有怜悯的含义在:今天破例对你好一点。

你看,就没有一个亿万富翁节,身家10亿以上才有资格过,到时富翁们放假半天,全民恭祝马云马化腾王健林节日快乐,甚至在朋友圈得给他们发个红包——想想都不太舒服吧?

这就是区别,强者是不需要节日的,他们习惯了被挖苦、嘲讽和恶搞。

从这个角度看,许多强大的女性是不需要节日的,因为她们本来就了不起,不需要提醒。

我一直认为,女性比男性更有价值,更值得合作,因为她们性情比男性温和,情商较高,不易冲突,生活习惯也比男性健康,抽烟率、酗酒率都低于男性,身体质量更高,生命预期更长,女性力量不释放,是世界的损失。

所以,有一部分女权的诉求,我极其支持,比如堕胎权,及其他一切女性做主自己身体的权利。女性的很大部分困扰来自于某种压力:你的身体不由你说了算,你几岁就得结婚,你得生孩子,你得生几个,你得为男人牺牲,否则,你就是坏女人。

女性要回自己的人身权,我的身体我说了算,不是别人的手段,我就是我的目的。这是强大的女人,这是正常的女人。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不支持?

我不回避,女权的不少诉求,已经走歪,我不可能支持,因为支持就是把女性往火坑里推。

凡女权的诉求是违背自由契约精神的,即为不可支持。

所谓自由契约,就是双方在自愿前提下签下的合约,任何一方不满意,都可以不签。

同样一件事,既可能符合自由契约,也可能违背。

很神奇吧?举个例子来说。

比如某个企业家,特别关照女性,他规定:本企业女员工工资一律是男员工的两倍,产假带薪三年。这是他在自愿处置自己的财产,即使亏了,也是亏自己的钱,别人少废话。

但是,通过法律强制规定,任何一个企业都得这么做,否则就违法,它就违背了自由契约,许多不愿意这么做的企业家,他们被强迫做这事——这种痛苦与伤害,与强迫女性必须结婚必须生儿子是一样的。

遗憾的是,现在很多女性恰恰走入这个误区,他们追求的女权,是强迫他人的权利。她们不想当奴隶,但是别人必须当她奴隶。这条路继续走到黑,女权这两个字,稍有见识的人,就将之等同于耍无赖的女流氓、女懒人。这对女性争取自己应当的权利,是杀伤。

某企业,招聘条件是这样的:我们不招女性,即使招,我们认为女性此项工作的效率不如男性,工资只能低于男性。从自由契约的角度来看,一点问题没有,很正当,100分,不接受的女性,不去谋职即可。企业误判的话,他损失女性人才,最后利益受损。

但我估计没有企业有胆说出真心话,歧视女性的帽子一戴上,麻烦大了。但没关系,有得是办法,女性求职者的简历一律扔垃圾桶,然后非常有礼貌地告诉你不合适,祝你走运。你看,这种政治正确的虚伪是双方的损失,女性损失更大。

我有女性朋友,我有女性合作者,她们毫无例外,诚实,强大,我的沟通方式都是有话直说,我最担心是这种心态:她们是女人,所以我刻意隐瞒自己的观点。

这是照顾她们?

不,不,这是小瞧她们。

我并无这个资格。她们更方面都不比我弱。

今天我最想说的是:争自由,而不是争照顾。这才是人,女人与男人,该干的事。你想要的,自己挣。

推荐阅读:姑娘,你要有智商拒绝照顾

上篇文章:打扰人的礼貌问题


本文由小米公司赞助发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