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长的鬼城威肋

上次有读者建议,希望多上几课经济学。那我们就不时结合新闻,上上经济学吧。这样不会累,又有利于理解。

我阅渎,包括学习,最大的收获来自于英文阅读过关后,通读了罗斯巴德先生的几乎所有作品。他是最好的经济学家,他也是最好的个人主义者。

我在到达他之前,所有的学习感觉都是在准备零件,他拼装完成。

经济学教育,应该是通识教育。人人知道产权至上,人人尊重自由契约,世界就走向美好。

不知道经济学常识的个人主义者,是不彻底的,最后都会留后门伤害个人主义。

不知道经济学常识的投资,也是不彻底的,赢利可能是运气,最后也留不住。

在当前条件下,一个城市的市长,他有没有经学常识,往往决定这座城市的兴衰,他的正确,他的错误,都可以通过权力百倍千倍地放大。

现国务院参事仇保兴,前不久回忆一旧事。

1999年,他是杭州市长,上海市长徐匡迪向他发出“威胁“:我们上海要建立三个中心,半小时车程到杭州,杭州的人、企业和技术,都会跑到上海,杭州要变成鬼城。

徐市长说得对的是,城市的竞争,就是争夺人才、企业和技术的竟争。好城市绝不怕人多,永远吸引人涌入的,才是好城市。害怕人多,想办法赶人的策略,都是违背经济学常识、自断财路的做法。这种做法却有暂时的满足:城市清静了,交通不堵了。最后经济不行了,再来后悔,已来不及。

徐市长的说法,值得商榷的地方是,市场竞争不是我得你失的零和游戏,是各有所得的正和游戏。像长三角,珠三角这样、围绕着核心城市岀现的,是发达的城市群,你的邻居是富人,你更有机会变成富人。

即使富人所有能力都比邻居强,他也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自己做,时间是有限的,他只会做自己最擅长的事,其他事,他就会雇佣别人做,正如你做家务,可能比你请的钟点工厉害,但你还是会请钟点工,因为省出的时间你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北京这城市,更多因为权力资源,原来环京贫困带还为人诟病,但是现在环京好像卖地也卖得挺爽,也就是说北京只有持续吸引人口,持续变强,邻居也能沾光。

仇保兴市长应对鬼城威肋,策略挺有意思,跟上海比创业环境。当时有一个年轻人去上海创业,没人理他,回到杭州,在居民楼里创业。工商局长不知如何是好,汇报给仇市长,他的答复是:创业无定所,什么地方创业都行,硅谷就是在车库里面创业。

权力扼杀创业与企业,是很容易的。许多落后地区,地价便宜,人工便宜,资本也不愿意去投资:就是因为一个小科长,都能搞死一个企业。

那个居民楼创业的年轻人,名叫马云。

马云的出现有偶然性,但没有相对宽松的环境,被工商局掐死,一点偶然性都不可能有。在双城竞争中,杭州因为马云,确实可以吹很牛,获得的经验也很宝贵:不要害怕上海,只要为企业创造更好的条件,杭州可以做得更好。

没有经济学常识的人,一般认为,繁荣是权力规划出来的,是管出来的,习惯性什么事都要求改府管一管,所以那些求政府收房产税的,非常多,政府不收,还骂娘。

有经济学常识的人,知道繁荣是企业家和市场造出来的,管得越少,企业家越多,一个城市,只要有个马云成长,就能提升一个档次。

今天提供的经济学常识是这两条:

1、竞争有利于所有人,在富人身边容易成为富人。

2、政府管得越少,越有利于市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