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层有没固化?

图:Theodor Severin Kittelsen

过去的时光总是显得美好。

这由两个因素造成,一是记忆偏差,记忆大多时候是骗人的,最后成为虚构。

还有就是一定程度的抑郁,过度的自我主义者,无法接受当下的自己,这种焦虑要发泄,他就会不停地回忆美妙的过去,在重述中,过去越来越美妙,当下的分量越来越轻,越来越丑陋。

一个人陷入怀旧无法自拔,就吸干了他向前的力量,进入自我摧毁的循环。

人进入中老年,路径依赖加重,改变的可能性变小,体能下降,脑子也趋于僵化,此时很容易患怀旧心理疾病。

不是说所有中老年都如此,只是说年龄越长,患病率越高。

如果得病者具有比较强的抒情能力,那就会害人,他能把病态描述成常态,接受的人,得付出的时间成本、心智成本。

王小波写过一工友请假的事:他请假的理由是:今天身体不舒服,看天天是蓝的,拉出的大便是黄的。领导正要同意时,发觉不对,正常人不都这样吗?

身体正常,就不要装病。按现在的认知水准,这工友不是纯心搞笑,就是精神有点问题。

换言之,对正常的事,过分大呼小叫,精神都有点问题。

最近不停有读者留言让写阶层固化的事:是不是像很多人所说的,阶层固化了,上升通道封闭了?

最近关于北京房价的议论,又似乎成为例证:你看,多可怜,有人奋斗多年一套北京房子都买不起,或有人索性卖了北京的房子回到故乡……

这个例证,触到很多人痛点,然后就接受了阶层固化的观点。如果你是年轻的受害者,那挺遗憾的,“怎么奋斗都没用”的心理暗示,将彻底扼杀你的斗志,还真把人固化在沟底了。

我的观点先亮出来:阶层没有固化,上升通道没有关闭。而且,通道是前所未有的宽。抓住这机会。

先来普及一个经济学常识:得到一件商品,你必须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就是说,任何一件商品,都有人因为付不出代价,而得不到,身无分文,你连一元店也逛不了。

从这条常识可以得出:“有人奋斗多年一套北京的房子都买不起”,是毫无意义的感叹,很多人买不起北京的房子是正常的,像“看天天蓝”一样正常。想买得起?多赚钱。赚不到足够的钱?那是因为自己不值钱。

有人不想在北京呆了,卖房走人,有人不惧北京房价,进京创业。这都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价格是最好的调节器。无论卖和买,都是自愿的,不存在什么伤害。就像“大便是黄的”一样,不值得特别关注。

市场经济,什么都可以定价,这一直被知识分子谴责,被大众咒骂。似乎市场经济得太多,市场少一点,就能回到人人在北京有房的天堂。

这种天堂从来没有存在过。你觉得有,是你的记忆骗了你,是精神出问题的征兆。

中国的市场经济,不是太多,而是不够。存在各种限购就是证据。

什么都可以买得到,这正是阶层通道打开的意思,可定价,可交换,可改变。

一个出身底层的人,若是奴隶社会,或是严格限制人口流动的社会,又或是凭身份配给物质的社会,阶层上升毫无可能,出身决定一切。只有社会大动荡,战争、朝代更迭,才有改变阶层的可能,付出的代价是尸山累累。

一个人出身底层,在市场经济社会,当然也不容易突破阶层,家庭资源有限,起点不高,甚至站在坑里,继承了一堆贫穷观念:现在最反对市场,最爱鼓吹征税,最欢迎限购的,底层人群居多,他们认为市场剥削了自己。多数人是走不出这观念的,它像玻璃牢房,囚禁人一生。

但观念可以学习,可以改变,可以得到。没人可以强迫你不改变观念。

起点再低,一个人接受了市场,就发现机会是多的,你的智商,你的身体,你的容貌,你的勇气,你的冒险精神,你独特的天赋,它们都可以成为你的资本,自由在,市场在,你就有机会。

一无所有的人去了北京,在北京有房有车,比比皆是吧。这就是阶层上升通道。多跟这种人学习,少叹气,少抱怨。

没有市场,你连去北京的机会都没有,你连买房的权利都没有,那才是阶层的彻底固化。

最后还得声明一下,免得有误解。我说现在阶层上升通道宽,并不表示我认为现状是完美的,我认为现状有很多弊端,有很多反市场的行为,如果没有这些,阶层上升的通道将更宽。

推荐阅读:自怜是愚蠢的标志

上篇文章:向死而生,好好保重


 352空气净化器提醒您:春季注意防过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