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钱?那是做鸡了!

图:Frederic Remington

勇气怎么可能成为资本?有朋友在后台问。

金钱,土地,技术,这些成为资本,好理解。

其实,一切可以拿来交换的,都是资本。你的勇气就可以用来交换。

很久以前,有则招聘广告是这么写的:

“我给你提供一份工作,它有微薄的收入,工作环境有刺骨的寒冷,无边的黑暗,致命的危险随时发生,你出发后,未必能够活着回家。

当然了,如果成功,你将获得巨大的荣誉。

请和我一起去南极探险。”

这则著名的广告就是希望你用勇气做为资本,换取未来的荣誉,或者死亡。

勇气是用好奇、冒险和挑战自己调和而成的,没有它,人类的祖先不会走出非洲,没人去发现新大陆,南极冒险和登月计划更不可能发生。

有人开玩笑说,现在分成有房阶层与无房阶层。我认为这是瞎说,人类始终是分成有勇气的阶层与无勇气的阶层。

我认识一位有勇气的人。

这位粗壮高大的中年妇女,在我家干过几年钟点工。

她的家务活很一般,最多60分,但人品可靠。打扫到书房里,我也很乐意和她聊几句。她讲闽南话,我讲普通话,彼此听得懂,不妨碍沟通。

她的身世并不幸福。所在的村庄观念氛围并不好,丈夫去世后,为脱离村庄的小环境,她想冒险到厦门找工作。

她不识字,也没出过远门,不知道如何去厦门。

她的策略是,到车站,跟着去厦门的人上同一辆车。

我想,面对未知,茫然无助,这种情境,不仅是航海家冒险家宇航员必须面对的,在这一生中,每人都得有那么几次必须求助自己的勇气。有勇气阶层,并不害怕这几次困局。当然,无勇气阶层,就哭天抹泪了,好像世界特地要亏待他。

她干活时,嘴里总在念着什么。后来发现是念经。她也许觉得是菩萨保佑吧。但我觉得她的命运是她自己决定的。

有次,她非常开心地告诉我,她攒够了钱,回村盖了新房。她终于可以证明自己当年离开是对的,自己在厦门不仅有能力活下去,还活得不比村里人差。

我也替她开心。

不久后的一天,她在书房打扫卫生时,突然情绪崩溃,一边抹眼泪一边向我诉苦:他们说我在厦门做鸡!做鸡!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村里人并不因为她回村盖了房子就认可她,一个我们瞧不起的人去了厦门就能盖房子?肯定是做鸡才有钱!

在这种村子生活,真够倒霉的。

我的意思是,有人每下愈况,一天不如一天,很大一部原因可能是属于无勇气阶层,不敢决定,不敢冒一点点小小的险。勇气是连文盲村妇都可以有的,不少人大学毕业后,勇气却不如文盲村妇,你凭什么生活得比她好?

不是大学和社会对不起你,明明是你对不起大学和社会。

我还要说,勇气是用来改变自己的,你无法用它取悦那些卑劣的攻击者,他们只理解做鸡逻辑。

推荐阅读:得罪人,讲究稳准狠

上篇文章:如何谋杀一个青年


小米5c(移动版)搭载自研芯片澎湃S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