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保卫战

图:Gustave Courbet

从昨天你看文章开始,可能就很好奇,我到底掉了多少粉?

揭晓答案:不少,1067个读者取消关注。

后台是不是挨了很多骂?有骂得非常凶的读者,因为必须关注才能留言,所以有些为了取得辱骂资格的家伙,不辞辛苦,先关注了,再骂,然后取消关注。

但可能出乎你的意料,骂的比例不算高。

如果顺着主流情绪说,可能不会如此。其实从昨天早上开始,我就在想,要不要写?后果是被当场打死,那当然不写。是掉点粉,那还是要写的,不然,读者赞赏我,供养我这个写文章的,有何意义呢?他们不会要求我死,但至少要求我说说真实想法。

有读者表示,不敢把我昨天的文章转发朋友圈。我完全理解。转发引来无尽争吵或辱骂,我认为你该避免这麻烦。

昨天那篇文章的阅读数现在20万+,超过平均阅读数。也就是说,无论转不转发,它的传播效果达到了。

你在朋友圈不敢说话,到我这儿可以略微放松:连岳想法和我相似。

我们的想法不同,我也可以起到刹刹车的作用,先看看,让分析先飞一会再说?

人的大脑处理资讯,先付诸情绪,再到达理智。

刚开始时,我看社交媒体上传杜志浩用生殖器蹭苏银霞的脸,甚至强迫口交,心想,目睹此事的儿子于欢,杀了这些流氓,绝对是应该的。

也正因为这情节太黄太暴力,足以瞬间点燃舆论,心里有一丝不安。

看了判决书,再请法律专业人士为我解读一遍,倾向于认为,这黄暴情节不存在。基于此引发的义愤的声援,可能都被骗了。

当然有怀疑一切、立场先行的人,他们至今认定生殖器蹭脸,强迫口交存在,因为权力会隐瞒一切真相。我尊重你的言论自由,但你的观点,我认为,意义不大,不会再关心。

今天的许多论述者,已放弃“生殖器蹭脸,强迫口交”,以更客观的角度,对比法院判决书和媒体报道,还原真相。

我或许有一点点作用,毕竟我的公号阅读量不小,但起重要作用的法律专业人士,昨天给我留言的,有警察、法官、律师,他们中的许多人,这几天,也不惧辱骂,从专业角度解读,他们是让舆论慢慢恢复冷静的主流力量。

是不是正当防卫,是不是过失杀人,警察是不是渎职,法律都有精确的定义,往往不按情绪来。法庭不被舆论绑架,这些都不是太复杂的法律问题。

如果法庭被舆论绑架呢?这种事情不是没有。我没办法,谁碰上谁倒霉,但愿我们都不要碰上。

中国是文艺大国,有感性的传统,思考问题喜欢代入,爱问自己的情绪:如果我的娘受辱,怎么办?我估计也得像于欢一样杀人,所以还是支持于欢无罪为好。所以这类事情,文艺圈人士往往是第一批爆炸者。

代入其实就是加热情绪,往往放大情绪,代入往往还很片面,你只代入了于欢,你代入苏银霞,你希望儿子杀人坐牢吗?

没错,我们是于欢,也可能会杀人,但也得承认,杀人的我们是犯了罪。正如我们可能会醉架致人死亡,可你会原谅新闻里经常出现的醉驾者吗?

最后,还有一个数字要揭晓,我公号昨天新增的关注者是3664人,净增2597人,高过日均增长数。

感谢诸位,让我无惧表达真实想法。

推荐阅读:热点事件应对手册

上篇文章:说说聊城案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