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雄安新区

图:Isaac Levitan

一天之内,关心新闻的中国人,都知道了雄安新区。我开始还以为是愚人节玩笑,就像原来不信Gmail发布和张国荣跳楼。

先恭喜雄县、容城和安新人,有不动产,可以坐等升值了。没有的话,户口也升值。

意外是世界的一部分,意外也是城市发展的一部分。

深圳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从小渔村到世界级都市,不过几十年。

深圳这块土地的意外因素是邓小平在上面划了一个圈,必然因素是这个圈的自由度吸引了当时中国最有冒险精神的一群人,这吸引持续到现在。最敢拼的人在相对最宽松的环境里,迅速创造财富是必然的。

追逐自由、追逐财富,是永恒人性。不禁锢这人性,人们自然会创造出富足美好的生活。原来政府管每一亩地,大家吃不饱,后来索性让农民自己管自己,粮食多到吃不完。

现在闭着眼睛,在中国地图上随便画一个圈,然后宣布这圈内永久免税,这圈是沙漠,都没关系,企业蜂拥而来,必然迅速成为好地方。决策顺应市场,顺应人性,就有助力,意外也成必然。

北京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主要原因是其最大的权力资源,现实层面的市场运作,必须得到权力的默认、许可或加持,和权力的紧密沟通是常规工作,企业总部、经济行为,当然不得不围绕在权力中心。不然的话,长江以南的中国人,去北京,有几个喜欢的?

雄安新区,未来肯定比现在的小县城好,至少知名度暴涨。好的程度,与北京权力资源搬迁的程度成正比。权力去得少,好的程度少,去得多,好的程度大。

一声令下,北京的一切都是可以搬的。故宫不能搬?雄安建个展馆,馆藏文物只在那儿展,你这个故宫迷,去不去看?

新华社称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下决心大干一场的样子。媒体也解读为它将成为首都副中心。

但是1千年太久,你穿越回去,向1017年的北宋人许诺1千年后有动车坐,有手机用,他们是不感兴趣的,10年以后的利益承诺,多数人就看淡了。

雄安要承载北京非首都功能,意味着北京90%以上的功能可搬迁,他们肯定不情愿,北京呆着多舒服。所以可能在雄安搞个副本,作个样子,人继续在北京。比如北大在雄安有分校,老师和学生当然还是喜欢北京老校区。

解决办法可能还是命令,不许脚踩两只船,许多部门彻底搬迁至雄安新区,在北京不留落脚点,这是事实上的半迁都。最后中央机关顺势在雄安搞个办公点,就全过去了。这是最值得观察的点。

时间有得是,慢慢观察吧。

推荐阅读:阶层有没固化?

上篇文章:听李嘉诚的,没错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