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直说是最大本事

Helene Schjerfbeck.Dancing Shoes

(收到一封8000多字的邮件,我做了删节,以利于阅读。)

Dear连叔:

2015年6月,我认识了我媳妇。2017年1月9日,我们领证。一路坎坷,几多波折,还好修成正果。但现在,我们却走到了分合的十字路口。

我是现役军人,在兰州服役(准备今年转业回西安),34岁、硕士、正营、少校,月收入9700元,名下有车有房。有两个妹妹,已婚,家里条件还不错。我媳妇,28岁、牙科医生(在私人小诊所上班)、专科、月收5000-6000不等(看业绩,有股份,年底约有3万分红),父母在农村,妈妈身体不好,老爸当过老师,后得精神分裂回家,每月有约3000元的工资,一姐已婚并有一两岁小孩、一弟刚工作。以上是我和我媳妇以及两个家庭的基本情况。PS:我们未有小孩,媳妇也未孕。

事情的起因就一个字“钱”。过年的时候,我无意得知我媳妇背着我给了她家3000元。此外,每月给她妈妈200元(她姐姐200元,她弟弟100元)。觉得事不大,就是心里不爽。给家里人钱,无可厚非,也应该给。我们已经结婚,是不是应该和我说一下,这钱也是我们的共同财产。所以,我一直没在媳妇面前提这个事。前段时间还在兰州的时候,大概算一下自己的帐(自己从09年开始用随手记记账,自己的每项开支,包括3元的停车费),发现从15年6月,认识我媳妇开始,在她身上花了6万多。我们结婚时,她家什么都没给,房、车、装修、家俱都是我们家的。我就趁这机会,查了下我媳妇的帐,让她把钱的去向给我说一下。说实话,我倒不是真的想查她的帐,只是想提醒一下,以后给家里人钱的时候,给我说一下。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大家心里明白就可以,这层窗户纸最好不要捅破,否则,太伤感情。

没想到,我这次一回到西安,她竟然和我闹。她以为,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个钱,直到她和我闹。我也是忍无可忍,才说出来的。这下,她开始受不了了,开始说离婚。先是要打电话到单位,被我拦了下来,再就是直接给我妈打电话。(我妈妈的身体也一直不好,这个她也知道。而且,我父母最近一直忙着在西安办婚礼的事)。

不怕你笑,我参加过两次高考、三次考研、一次失败的考博。难道,自己注定要经历多次起伏波折。

我媳妇是我认识过的女孩子中,外在条件是最不好的。农村户口、大专学历、家里三个小孩,等等。但我为什么会选她呢?主要是看上了这个人。

以下是她的优点:

一是生活节俭。 

二是眼中有活。到我妈那,即使工作再忙,再累。都会前前后后帮我妈干活,我妈妈也非常满意。 

三是智商情商。不仅会技术,还得学会与患者打交道。

四是掌握技术。我会拿到一笔转业费,将来可以帮他开个小诊所。这样,她主外赚钱,我主内持家。自己再捣鼓点小买卖,生活质量不会太差。

五是家庭问题。她虽然是农村的,但老爸每月还有3000多的工资(她爸之前是农村老师,病发后病退回家),在农村生活,也没什么大项开支,生活应该还算不错。而且,家里有三个小孩。将来,她父母那,还能互相承担一点。

我妈妈希望我找个子高点的,我媳妇身高1.67,我自己是1.71。

以上就是我选她的理由。

这事出了之后,联想到之前的一些事以及她处理这件事情的方式,我开始犹豫。由开始质疑她本人,已经上升到质疑她全家人。更要命的是,我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同时,也在不断放大她和她家庭的缺点。如果感情好,什么都能接受,如果不好,那什么都得认真考虑了。

具体如下:

一是老爸病情。我媳妇从来没说过她爸的具体情况(或许担心我不能授受,或许,她就在赌,比如,有小孩了,我和家人不得不授受)。我也接触过她父亲,觉得有点不对,但没看出来哪儿不对。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她爸脑子有点问题。我一直在等她主动给我说,但一直没等到。直到领证前,我没办法才主动问的她。她才向我坦白,还哭得稀里花啦。当时,她给我说,她爸原来是正常的,大概在19岁的时候,被人打过一次,脑子就出了问题。当时,我觉得我媳妇也挺可怜,从小就这么没了父爱。考虑到她家有三个小孩,姐姐是本科,还生了小孩。有个弟弟是专科。就全部相信了她说的话,也一直没给我父母说过这事。但我自己也有所保留,我想的是,等我们决定要小孩的时候,找个借口,比如,找了一个知名专家,看她父亲的病能不能治好。这样,就可以看到她父亲的病历。如果真是后天的,那就无所谓了。如果是先天的话,可以不要小孩,选择领养。如果决定要的话,可以采用试管婴儿,或者代孕等等。将这种风险降到最低。

直到这事发生,我才不得不给我父母说。我父亲还专门去他们村子附近做调查,他现在的结论是后天的。但他们反馈回来的一些信息,和我媳妇说的也有出入。我媳妇还带我去了她父亲住过的医院。但只看到了17年的住院病例。这样,我才知道她父亲是精神分裂。

这个事,由不知道,后来又知道。我主要担心以后小孩的健康问题。而且,如何判断是不是先天的呢?况且,他这个病也很难判断是不是先天的。我又不是丁克,肯定会要小孩。小孩好着,大家都好。假如,小孩有任何问题了,我都可以怪到她头上。即使是正常人生出的小孩,也可能会有问题。但由于她爸的原因,她就不得不背这个黑锅。这对她也太不公平。

综上所述,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信任危机。我不知道她说的,哪些真,哪些假。还有木有我应该知道而不知道的隐情,我都不知道。建立信任需要过程,重建信任更是难是加难。如何才能磨平这个裂痕?

我心里委屈。我和我们家,付出这么多,换来什么?我就看重你这个人,结果呢?那我又能图什么呢?如果继续走下去,我还能怎么去付出?

现在,我的最大感受是,不能找农村的,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偏激,但这真是这段婚姻给我的教训。我也是农村长大,十岁才到城市。说实话,我对农村和农村人没有任何成见。不能说谁对谁错,但由于我们成长环境的差异,我们骨子里的一些差异是无法改变的。

深夜,在儿时的山村里写下这篇文章。站在庭院,抬头可见明亮的星星、远处是黑黑的连绵山岳,耳旁只能听到青蛙的呱呱叫,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身处起点、整理思绪、重整行装再出发。

给您写信,除了想听您的意见,也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思考,谨慎决择。当然,我尽量客观描述我的问题,摆出事实,但难免会有主观的成份。

翘首急盼。

迷失的羔羊

——————

迷失的羔羊:

你的邮件对自己的成长描述非常详细,这部分我删了,我认为,你是一个勤奋的、自律的、学习能力强的人,将来的日子应该过得好。

你老婆,从你的描述来看,也是勤奋、聪明、有技术的人,将来的日子也会过得好。

你们俩都是农村孩子,通过你们自己的努力,已经完成了阶层跨越,你们的收入都超过平均工资,将来行情也看涨,好好经营,不仅不会穷,还能比一般人阔。

所以,配偶不是不能找农村的,说实话,农村的孩子,除了少数,极漂亮或极聪明,在年轻时已有本钱征服更高阶层的竞争者,大多数往往只能找农村的,互相了解,互不嫌弃,能不能爬上更高的山峰,看双方的努力程度。

农村孩子,进步快,旧有的观念,旧有的拘束,全挣脱的,我见得多了,你也应该见过。

但现实的婚姻,讲的就是门当户对,同阶层联姻的比例高。

这点你能理解,因为你找老婆很现实,能突破多数男人对外在的迷恋,挑有技术的、情商高的、家庭负担轻的姑娘。这是你的过人之处,很多男人应该向你学习。

很多好姑娘,因为长得不够漂亮,在婚恋市场,被低估了。

你老婆,过年给家里3000元,每月给母亲200元,能和你说一下当然好,但是不说,我也认为并无过错,因为这些钱实在是少,也是人之常情。

损害小家庭利益,无节制无原则地支援自己的大家庭,男为“凤凰男”,女为“扶弟魔”,家庭里只要产生一个黑洞,大家不知止损,一起破产,这很致命,也不应该。

但是过年给几千,平时给几百块意思,就是朋友圈发红包,平时随手的零花钱,也不止这个数,属于正常的情感沟通,连这点都要责怪,她大怒并非没有道理,你实在太像她的主人,而不是她的爱人。

当然,她要闹到你单位的做法,我也是反感的,任何家事往外闹,都令人厌恶。想借助外部舆论干涉家庭内政的,都是引狼入室。

你最大的忧虑来自于你担心孩子的质量,你不愿冒孩子遗传精神分裂的风险。

但是,你又不好意思承认这点。所以焦虑就从其他无所谓的细缝中渗出(我还删减你其他的许多抱怨),你得不停告诉自己:她是不值得爱的,你看,她每月给母亲200块钱,而我并不知道,她欺骗我。

你希望她足够坏,以至于不用考虑遗传病,也可和她分手。可惜不能如愿,她除了有可能的遗传,还是不错的姑娘。你仅仅因为可能的遗传提出分手,既不舍付出的成本,也担心舆论的批评,尤其她还可能闹到部队。

我倒认为,竟然你担心遗传病,不愿意承担这风险,那就老实承认:这婚姻,我把繁殖看得很重要,希望后代质量高,而对方并不符合这个要求,所以我想离婚。这是光明正大的理由,直说吧。

我不能接受你有一个精神分裂的父亲,但我认为你除此外一切都好,这话有什么难说的?这是节省双方的时间,有利于你,也有利她。

学会有话直说,学会直面自己的诉求,这种沟通的高效率,有利于婚姻,有利于人生。你压抑这诉求,自己都不敢承认,你会把双方都搞得精神分裂。

有话不说,绕来绕去,指桑骂槐,这种沟通方式,恰恰比较农村,不符合商业文明,你该改掉。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阅读:你欠我一个成长

上篇文章:大不了多活10年


周末我爱问连岳的评论区提供位置,让你相亲,条件有三:关注至少一年,至少有一次评论和赞赏。

介绍自己是件严肃的事,好好想,认真写,别忘留下联系方式。我一小时后放评论。往期入选者请勿重复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