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的欲望,贵人的欲望

我的办公桌非常乱,最后笔记本电脑隐藏在一堆杂物中间,写文章时得把它扒出来。

解决办法是买更大的办公桌,但是很快,办公桌就重归混乱,书,苹果,零食,酒杯,茶杯,各种小物件,至少四本以上各种规格的笔记本,一把笔,用了一面的A4打印纸。也许,我这个写作者,需要物与物之间自由的混乱组合,以释放自己的想象力。

翻开我的笔记本,你会发现更大的混乱。基本上我有什么想法,就会在上面写下来,不止是文字,还有各类符号和拙劣的草图,有些过几天,我就不明白了,有些过几年看,忽然变成了当天的文章主题。

写作的第一步就是拿根笔,在一张纸上随心所欲地写。发出沙沙声,像蚕在吃桑叶,到了一定的时间,就吐出蚕丝。

没有原创想法也没关系。我桌上一堆A4废纸的用途是:我看到一段英文,觉得好,就背下来,默写在A4纸上,写完一张,扔掉一张。

写下的东西并非为了保留,它更像是思维的强化,一段文字,几个字,你花的时间更长,运用的器官更多:眼睛、手指,可能还有听觉,笔尖流出的墨迹,仿佛源自大脑。

人类有冲动使用抽象符号,是进化史上的里程碑事件。肖韦洞窟,有欧洲最早的壁画,考古学家认为,大部分出自一个人之手。

这可得出两个结论:

1、近4万年前,分工出现,某个部落的一个专职画家不会饿死了。

2、人类已经会用抽象符号,观念、信息的传递和沟通得以实现,人在与其他物种的竞争中,已处于不败之地,因为每一个人的发现,每一个人的创造,都可以用抽象符号记录,单个的智慧可以汇总。

抽象符号的终极就是文字。你每次想写字的冲动,就是呼应几万年前人类进化的冲动。这冲动无法遏止。

前几天,我在一座漂亮的小县城跑完10000米,沿着河边慢慢放松,汗水一阵阵涌出,金黄的夕阳黏在脸上,多巴胺快乐地把人举起来。走到一个滩头,我停下来欣赏:一位姑娘在石板上洗衣服,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学舌阶段,在玩沙,他们在沙面上打勾打叉,不停抹平,不停画各种符号。

在那一瞬间,感觉几万年没变,女人洗衣做饭,孩子学习神圣的符号,而我这个满身大汗,追逐了10000米的男人,肩上本应扛着一只野猪。

当然,现在不需要我打猎了,去市场买点肉就行。也不需要姑娘手洗衣服,有洗衣机和干洗店,而孩子学习用抽象的符号沟通,即识字,却还仍然是必须的,这种远古的文明冲动,不得到满足,孩子没有识字能力,他的能力就被封印,无法享受人类文明的累积和福利,无法为文明的累积尽力。

一个人识字后,就会觉得识字很简单,进而有幻觉,认为世上并无文盲,孩子随便学学,就能阅读写字,而真相却令人担忧:在全球6.5亿学龄儿童中,仍有5900万儿童没有接受小学教育,9200万儿童无法读到小学四年级,在升入四年级的儿童中,还有1.3亿无法掌握基本的阅读和计算能力。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有很多人投身于儿童教育的慈善事业,万宝龙就是其中之一。

万宝龙深信,教育和文字可以带来美好的改变,冲破世代贫困和疾病的恶性循环。为此,万宝龙携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13年间筹资1000余万美元,资助全球多个教育项目。万宝龙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同心协力,致力于确保全球所有儿童享受包容、公平的优质教育,不受性别、种族或任何社会经济背景的影响。

此次全新推出的万宝龙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特别系列,包括限量款书写工具、时计、配饰和皮具,为万宝龙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开启全新篇章。

 

在全新系列的设计中,万宝龙以六个手写体字符,象征丰富、多元的世界语言,彰显书写在人类文明中的普遍意义。万宝龙采用了儿童在识字之初最先认识的字符,分别源自全球六种语言——罗马文、印度文、阿拉伯文和三种亚洲语言。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每出售一件“臻礼书写”(Writing is a Gift)系列产品所募集的慈善资金,万宝龙均将捐赠以使更多的孩子有机会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

我签合同,签名,凡认为比较重要的,用的也是万宝龙笔。重要场合的几个字,总是代表着更多含义。

很开心地知道,用一支名贵的笔,也能间接帮助一个孩子。

看来,以后得多写文章,多写书,多用万宝龙笔。

但愿你也如下图的万宝龙全球代言人休·杰克曼,用这支名贵的笔签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值得用万宝龙,你也能成为帮助那些孩子的贵人。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一起书写,一起加入万宝龙朋友圈。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