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奶死的小女子

Mary Cassatt

连叔,你好!

一个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关于劳动纠纷的苦楚。看连叔之前解答的多数都是夫妻、男女朋友的事情,也希望这个“另类”的事情能否得到连叔的回复。

情况其实很简单:公司要搬去另外一个城市,作为不想跟着一起去的我,按照劳动法,应该赔偿我5个月(在本公司工作时间有4年8个月)工资(3万),但目前公司只赔付2.5万。虽然只有5千块,但对于我来说,也可以做很多事情的,这点我也跟公司解释了。我的父亲已经去世,哥哥又不争气,经常跟老妈要钱,对于我的家庭情况,我不做抱怨,只想尽最大的可能赚更多的钱。所以我不想放弃这5000块,而且这也是我的合法利益。

不跟着公司去广州的大多数同事已经妥协了,接受了公司的八折九折。5月31号他们就可以拿着解约合同离职了。我们还有几个同事没有妥协,我们老大告诉我,后面的事情可能会很难办。有同事支持我们去找劳动局仲裁,也有朋友劝我说差不多得了,也拿到2万5了,不少了。

5月31号是其他人的最后底线了,如果那天没有跟公司谈拢,他们就要去申请仲裁了。我很纠结,我是要妥协,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去仲裁,作为弱势群里的底层员工,仲裁成功的可能性大吗?会不会最后连原来要赔的钱都没有了。老总现在又跑美国看儿子上大学去了了,他回来的时候公司应该已经要搬去广州了,会不会导致我们仲裁更加困难?实在不想跑去广州跟他理论,到时也可能很难找到他的人了。

以上,还望连叔能回复我这个小女子。

        

——————

珊:

建议你接受这2.5万元,不要再折腾。

我看不出企业老总做错了什么。他并没有强迫你,而是为你提供了诸多选项,你不接受赔偿,也可以仲裁,你可以行使你的自由意志,何来苦楚一说?

这类纠纷,走到何处,劳动局也罢,法庭也罢,都有议价的可能,都需要互相妥协,和现在的处境差不了多少。当然,你还要请律师,付出时间成本,总支出5千块未必打得住。

接下来说点别的,你以后还得找工作,还会和企业打交道。建议你改变两点,将来以避免此类不必要的烦恼:

一:你不是小女子。你和别人一样是正常人,不大也不小。

二、你家境不好,需要钱,但这不是企业的责任,企业付你工资就尽职了。家境可怜,企业同情你,多给你,那是捐赠,并不是它的义务。

我是家境可怜的小女子,这种哀怨的诉苦基调,我觉得不合契约文明。想要心理强大,并获得他人更多尊重,要戒掉这种话语习惯。

其实,拿到这2.5万,已经应该感谢企业。劳动合同法是恶法,几乎快成共识,就看什么时候废除了,越是严厉执行此法的地方,经济一定越烂。

这法就是把受佣者当成所谓的“弱势群体”,给予各种照顾,把企业(雇佣者)当成所谓的“强势群体”,各种打压。将自愿平等的契约关系扭曲了,无赖一点的人,能把企业折磨得半死。

硬要分强势弱势,企业家才是弱势,打工者,每月固定领走薪水,企业倒了,换个地方打工而已,生活不受太大影响,企业家真金白银投入,成了还好,不成则损失惨重,而且企业失败的比例并不低。

企业家运气不好,经营不善,倒闭了,我们觉得很正常,为什么工人被解雇,失业,就要喊可怜?这是因为很多人还是持有剥削观,还是认为企业家是剥削者,天然就欠工人,有原罪。 

你所面临的,是再正常不过的纠纷,不要哭穷,不要上纲上线,5千块,对工薪阶层,确实不算少,可你一旦理解企业不欠你什么,心态恢复平衡,早点把时间精力放到赚钱上,应该也不难赚到5千块钱。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劳动未必光荣

上文:他们把我房子弄塌了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