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赌几把

Maurice Prendergast

赌博在中国大陆不合法,但我一直希望它合法,也应该早日合法。

最正当的理由是,每个人都有权使用自己的财产,我用自己的钱去赌,输了是我自己的事,禁止我这么做,既是侵犯财产权,也是侵犯人身权。

有人说,赌博合法化,不自律的人就会破产。确实是,不过,不自律的人终归是要破产的,他的人生、家庭和事业,在某个点,一定会被他玩坏,还不如彻底破产在赌场上,不要继续害人。

其实,中国大陆赌博不合法,喜欢赌的人,不过出境赌而已。来回一次不容易,就赌得更大,后果更严重。禁赌的掩耳盗铃,同时还让中国损失了许多GDP。

前几天,新加坡某赌场状告某世界冠军欠赌债。把这事实公开化了。

虽然讨债是赌场的权利,可我觉得他特别蠢,300来万港币的欠债,对功成名就的世界冠军来说,不算大钱,迟早会还的,讨债方法千万种,你却入禀法院,砸人饭碗,以后谁敢当你赌场的VIP?

我每年和朋友打几次麻将,都带彩。主要是大家都忙,不然应该每周赌一次。这种活动,经济账不划算,干个通宵,憋几次尿,负和游戏,扣除茶水费,手气再好,不过赢几千块——对,我打的就是这么小,大了伤感情,也不好面对警察叔叔。

你看,亲友间赌博,大家都有自律精神,不会无限玩大,让输的人有一点点肉痛即可。

赌博若视之为一项培训的话,它就是培训你的自律。理智与情感,克制与冲动,在失控的边缘,锻炼你的自律。从这点看,输掉一点钱是值得的,有点像健身房的年费。

我现在每天都玩几把德州扑克,它建立在概率基础上,下注前,脑子跳出的就是概率,就算你运用心理战,诈唬,烂牌下大注,你也得测算被抓的概率。如果赌博合法,我是愿意真金白银输点钱的,多好的思维培训费。

当然了,因为赌博非法,我不会玩钱,即使可以玩,也不会玩,没必要把自己置于不必要的风险之中。这就是概率思维,这就是自律。

自律的强弱,是划分人群的方法。善于锻炼自律的人,进赌场也长自律。当你长年进行自律训练后,你就真变成自己的主人,会在失控的边缘游走,但自律能够拯救你。

刚结束的端午假期,我几乎就处于失控状态。

三类不得不做的事,汇总在一起:

1、每天必须早起,练车至下午一点左右,5月31日科目三考试;

2、每晚一次餐聚,我应酬不多,但这几次都是我喜欢的亲朋,也是早早安排好的,不仅不能推,还必然尽兴;

3、公号更新。以及三篇广告文案,合同已签,订金已收,档期已定,必须完成。

最艰难的一天,是5月30日,学车回来,更新公众号,当天有广告发布。当晚有位北京的老友,10年没见,第一次来厦门,我订了最喜欢的临海包间,远眺鼓浪屿,6点半开始慢慢喝,慢慢聊,9点左右结束,每人半斤茅台。

我当晚还要再写一篇广告文案。

车不好打,离家不远,就骑了共享单车。摇摇晃晃,心知大事不妙,等红灯时,还缓缓靠在了树上。

文案,明早的考试,怎么办?老婆假期回家看我岳母了,家里没人能够提醒我,我可能会误掉两件事。

果然,一回家就躺到、深睡。

奇迹发生了,凌晨2点40分,我睁开眼,一秒也没犹豫,坐了起来。书桌上电脑开着,旁边放着一瓶水。好像有人做好了准备。我没想太多,开始写。

3点钟,手机闹铃想起。

这才回想起昨晚睡前做的事:我在楼下便利店买了水,开了电脑,调了闹钟,才轰然倒在床上。

如果你像我一样,在20年的时光里,几乎每天都有截稿期等着,自律就不是大问题,它成为生物钟,比闹钟管用。这是我喜欢压力的原因,压力消失了,就再找一点压力。没有压力,人就会彻底失控。

本文的目的, 不是说我勤奋,虽然我确实勤奋。凌晨5点,写完稿件,靠在窗前,远远看着楼下的工人在铺沥青。又想到妹妹几天前发的朋友圈,她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下半夜总是被孩子吵醒,有时要陪他玩到天亮。谁的生活都不容易,勤奋的人很多。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都是自己的主人,我们都在培育自己的自律,培育得好,人生更好,培育不好,自担后果。

没有自由的“自律”,那是奴隶,是囚犯。有自由的自律,才是真自律,才是真正的心灵力量,我不需要权力之手禁止这个,禁止那个。

对了,我科目三考试100分。幸好不用酒测。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推荐:10万元赌局

前文:不是狠中年,慎做少女梦


长按(扫描)关注饭饭、千巨万与连岳创办的读书公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