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源于意外

Edward Hopper · Sunlights In Cafeteria

不出意外的话,你往往和父辈相似,从长相到观念。

父辈出色,倒没什么可抱怨的,你还担心自己不像他们呢。但是你害怕的,是疾病会遗传到你身上,是他们可怕的错误观念将统治你的生活,此时,你希望自己不像。

这就是成长的艰难。你憎恨父亲的暴躁,但你却成为暴躁的父亲。你不喜欢抠门的母亲,你还是不得不长成一个抠门的女人。反对者,将和压迫者共享一个模式。

所以阶层上升是很艰难的。因为你被框在父辈的观念里。大家同遭不幸,恢复高考,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一定最早离开插队的农村,因为父辈教会了他们怎么读书。同样面对开放的市场,资本家的孩子,更早发财也是必然,他们的父辈给了财商财技。

阶层的上升,不是缺少门径,而是缺少新观念的来源。甚至拯救你的新观念到来之时,你反而恐惧、排斥。

你需要意外。需要突然的第一推动,推你离开老路。

宇宙大爆炸,是意外;

地球的形成,是意外;

生命的出现,是意外;

第一朵花的出现,是意外;

恐龙的灭绝,是意外;

人类智能的发展,是意外;

发现新大陆,是意外;

你和你爱的那个人,第一次见面,也是意外;

伟大公司的出现,变革技术的发明,也是意外。

意外是设计不出来的,人类可以说是等着意外拯救的物种,没有新刺激,就慢慢衰退,所有东西都是已知,创新精神就熄灭。

庆幸的是,人类的基数足够大,超过了70亿人,寿命也越来越长,借助网络,他们终将联结成网。某个意外诞生的天才,某个意外改变世界的想法,可以迅速复制,全人类可以站在天才肩膀上。

天才,杰出的发明,即使只有70亿分之一的概率,纯粹意外,每年发生一次,人类就可跳跃着前进了。

回归到个人,你的生活中,如果没有意外,是极稳定的生活,那意味着你告别了改变。

为什么市场创造了财富与新知?因为时刻发生意外,你甚至不知道哪一个陌生人和你产生交易,每一次交易,都改善双方的处境,都增加双方的见识。

人本质上应该像冒险家、航海家、登月者一样,追求意外的发生,渴望见到陌生的时空。丧失这种冲动,害怕意外,人就开始退化。

意外的成本并不需要多高。就是所谓的碎片式阅读,人人看看手机,都大大增加意外的发生率,你能沉浸到全球的信息流,时刻改造自己的大脑。

你旅行,你阅读,你移居到人口更多的地方,到陌生的城市读大学,这些都在增加意外,都有可能找到推动力,将人从旧有的观念中拉出。

你终于可以等到意外,让你和父辈不那么像。改变,就这样开始发生了。

推荐:我每天赌几把

上文:被垃圾选择淹没的人生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