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错率太低的人,是错误的人

Katsushika Hokusai · Cranes

连岳你相信命?有人问。

我当然信,命就是概率,不信不行。就像德州扑克起手拿倒最大牌AA,概率是0.45%,玩200手,几乎能碰上一次。

但我并不相信算命。有个算命先生说,你只要穿红衣服,在第65盘就能拿到AA,这就是骗术。即使一个红衣人真在第65盘拿到AA,算命先生也是骗子,只不过是恰巧0.45%的事发生了,和他的预言没有任何关系。

人要努力,好事才容易发生。这就像打牌手数多了,拿到AA的次数一定会变多。

有概率思维的人,知道:努力,只不过是提高成功的可能,并不意味着你一定成功。知道这点有什么好处?它让你有宽容,少焦虑,无论是对人还是对己。你能接受自己和他人的失败与错误。

你有一点容错率。允许事情出一点意外。

过于严厉的父母,孩子为何容易懦弱胆小无能?那是因为孩子的任何言行,都可能被责骂,骂多了,就不敢有自我了。

过于精密的计划,为何容易失败?因为任何细微的差错,都极大影响结果。你觉得10分钟足够赴约,条件是车速不低于60公里,全程绿灯,车位充裕,结果是一定迟到,碰上一次红灯,计划就破产。

昨天,新华社发一条稿件:

读者很快发现了错别字,废黜误作废除。结果此事成了热点。甚至有些群众情绪激动,认为新华社不该出现错字。

我是完全无所谓。因为即使用错了一个字,我知道的信息是完全相同的,一点不影响。

我的文章里常有错字。相信我,这是我校对了一两遍后没有找出来的,并非没有校对。我如果想彻底杜绝错字,有没办法?有,多花一个小时,反复校,或者雇专业校对。问题是,花这样的时间成本或金钱成本,揪出最后一个错别字,没什么意义,有几个没较出来的错别字,不影响信息的传递的完整与精确。

也就是说,几个错别字,是应该容忍的,这在容错率的许可之内,它换来了信息传递的速度,降低了信息传递的成本。

我们日常交流的文本,微信里,错字连篇,只要不误事,不影响理解,人们完全不会去改。这说明了文字的最主要功能:传递信息。有没错字,并不重要。有些用法,错得多了,最后变成了正确。

当然,这不是说孩子在学校不要学规范正确的用字,应该,学得好,才知道什么是错的。我表达的重点是:交流中,文章中,出现错字,是很小的事,就是新华社出了,也正常。

有些重要的文本,不能出错,比如合同,不仅不能有错字,连歧义都得掐掉,这能做到,代价是双方昂贵的律师费。任何文本都这么操作,沟通就会停止。

对了,今天是“会读书的人”(TheBestReader)公众号满月,上线之前,由于我有经营公众号的经验,向饭饭、千巨万提的第一条建议就是:世上有一定比例的坏人,无论你的文章写得多好,他们都会在后台污言秽语,对他们不要心软,拉黑就是了,骂都太给面子。这些错误的人,不是你努力就能改变的,他们永远占一定比例。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做事,就必须接受这点。这也算是人类这物种的容错率吧,这样几个错误的人,并不影响我们创作,繁荣。

完美主义是病,是逃避的一种,世界是不完美的,无论怎么努力,错误总会发生,你做的事越多,错误就越多。我写的文章越多,出现错别字的现象就越多,而文盲,从来不会写错字,因为从来不写字。

要容忍自己、容忍孩子,容忍他人,容忍世界犯一点错误。这是世界运转的成本。

推荐:在“会读书的人”推荐了三本小说

上文:当“蠢”一点的父母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