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无赖妈妈

Gerard Sekoto · The Wine Drinker

连岳: 

去年4月我通过父母介绍认识一个女孩,人不错我也挺喜欢,慢慢的也就成了男女朋友,但在一起久了,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女孩是单亲家庭,家里条件也一般,我刚开始还以为会是个比较勤俭的女孩,可我之后发现虽说不是很会花钱,但是吃喝玩乐方面也是毫不马虎。本人家中条件虽然也是一般,不过还是不太能接受她这种生活方式,不过女孩子嘛,我也就挣扎着接受了。

哎挑她毛病什么的我还是不多谈了。之后到了去年8月,父亲突然在一次体检中查出肺部有阴影,几次检查下来确定为肺癌。但随后父亲对我婚姻的态度就随之转变了。当然,得知自己时日不会太久的他希望我能早些让他抱上孙子也无可厚非,只是这对我而言似乎让婚姻变得稍显沉重。父亲对现在的女孩感觉不错,便也极力撮合,并不时催促我早些与她谈论婚事。

于是到了今年2月,我觉得时机似乎差不多了,便将父亲的事、以及想尽早结婚的事和她说了并让她回家也与她母亲商量一下,她的父母与我家父母亲戚之前也早有见过,甚至父亲还已双方认识一下为表,办过一场实为订婚宴的酒水。期间双方表现出的态度也都很和谐。原以为即使这边有这样的问题,也不会太麻烦,她母亲看似应该是挺通情理之人。女孩与她母亲商量之后,给我打答案却不怎么好。于是我便又去她家拜访,想亲自与她母亲讨论一下此事。而在讨论过程中,她母亲已学历不够(本人原为大专学历,之后读了个夜大的专升本),不喜欢读书学习为由,硬是不同意。见气氛变差,我也就先终止了这次讨论,之后从女孩口中便得知其母似乎很不愿意将女孩交给我,并一直在给她压力让她分手。本人父母知道这一情况后,也总是劝我早早结束这种没有结果的恋情。

我也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是对女孩母亲的抗争意识,还是真的难以割舍这段感情,反正我就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与女孩分手。女孩也不愿分手所以便一直拖着。直到4月初,女孩终于还是不堪她母亲的重压,与我提出了分手,其实此时我们2人也都知道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恋情。我也同意了。可是依旧没有实感,女孩回到家后,我又用微信与她视频聊了天,两人的感情似乎也有恢复平静,有说有笑。虽然总觉得有些奇怪的氛围。

提出分手后过了几天,我又决心再去与女孩的母亲谈论一下这个问题,之前一直没去是因为觉得其实没什么和她母亲交涉的资本。但这次再不去就真的没机会了,所以我还是去了。交涉中她母亲死死抓住学历问题,近乎无赖的态度使得这次交涉也无疾而终。即使她种种主张都完全站不住脚,但她还是就这么不给任何余地的拒绝了我。于是,我和女孩也就真正确定了这场恋爱的最终结果。可笑的是我和女孩之间的关系虽说已经多次说了分手,但却依旧每晚聊天,有机会就出来玩。父亲这边得知我分手的消息后,大喜。便又开始招呼我妈开始安排相亲想让我尽早找的新的女友然后结婚生子。

有时倒也会想,如果父亲没有生病,我和女孩最后能走到一起吗,还是说即使多交往了2年3年,最后依旧会被她母亲无赖的拒绝呢。接下来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似乎就将因为父亲而变得草草决定,这样真的好么。只是百善孝为先,即使不好,我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刺激

________

刺激:

如果我是你女友的家长,一听到你说“百善孝为先”,别说你只是夜大专升本,就算你是哈佛博士,我也会想办法搞点破坏。无他,这句话已经展现智商不够,姑娘跟着你不会幸福。

孝,已经被定义为“两个凡是”:凡是父母说的绝对不会错,凡是父母的命令绝对要服从。搞出一个“孝”,就是为了让长辈有错时,也能压服孩子。

时至今日,有见识的父母,不会有暴君色彩,他们最多只是建议者,自己的人生相对长,有些自认为有价值的经验,想告诉孩子,以节省他们的时间成本。但孩子不听,或以为并不正确,那决定权还在成年孩子手中。我甚至认为,就算在儒教独霸意识形态的时期,古代父母,也未必有多少人强求孩子。

你父亲快要死了,死之前想看到孙子(女)出生,这愿望可以理解。你想生,又赶在死神之前找到女友,她也想生,顺便实现你父亲的愿望,那皆大欢喜。

任何事,皆大欢喜都是最好结局。“皆大欢喜”这个词,重点不是“大欢喜”,不是“欢喜”,而是“皆”。“皆”的意思是“事件的所有参与者”,大家一起做一件事,愿望都得到了90%以上的满足,那是“大欢喜”,达不到这程度,只有60%,那“皆小欢喜”,也不错。

但太多人把“皆”字翻译成“我”,任何事情,要的全是“我大欢喜”,其他人,不满我的意,就是“无赖”。有人思维禁锢在这点,别说追求女友,说服准丈母娘,在日常生活中,也神憎鬼厌,恋爱这种需要考虑别人感受的事情,太高端,他理解不了。

“皆大欢喜”,可遇不可求,“皆小欢喜”才是我们的目标,60%的满意,你表现稍微好一点,被求的人(准丈母娘或老板)当时的心情好一点,一下上升十个百分点,事情就成了。

你父亲要求你孩子给他看,你尽力满足,自称为“孝”,那么,女友的母亲要求你学历高点,你无力满足,同样的逻辑,你应该自称为“不孝”才对,怎么反而是这位女性长辈变成了你嘴里的“无赖”?

他人无义务配合你演一出“病床前的孝子戏”,而你觉得他们有义务,让你大欢喜,这是你苦恼的来源。我觉得,你的女友,以及女友的母亲,她们不反常,是你反常。反常的人不舒服,这正是美好世界动人的一件小事。

祝开心。

连岳

推荐:人和钻石都是慢慢打磨而成的

上文:关于房价,马云潘石屹都错了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