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的眼泪总是没用?

Amedeo Modigliani · Big Red Buste 

昨天有则留言:

这是一个典型的年轻人,学历不低,可能有双语能力,充满了热情和同情,迫切地想改变世间的不公平。需要他哭的时候,绝不吝啬眼泪。我们即使不再年轻,也可从他身上看到自己年轻的样子。

他还有年轻人另外一个特点:缺乏常识。

他愤怒的抨击,是因为缺乏以下常识:

商品价格(包括劳动力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供给大于需求,价钱就更便宜,供给少于需求,价格就更贵。水是生命的必需,很重要,但由于供给量极大,所以非常便宜;钻石并非生命的必需,但供给量极小,所以非常昂贵。

清洁阿姨的工作很重要,也很辛苦,像水一样,可是供给量太大了,太容易被替代,所以工资不可能高。而一个走红的网络主播,“靠骂人”挣几万块钱,正是他不容易被替代,你想听人骂人,可能就得看他的节目,在你看来,这种需求很无聊,但对喜欢它的人来说,却值得花钱。

知道了供需关系常识,就不会去替低工资的人流眼泪,不是你心变硬了,而是你知道这就是市场运行的正常结果。同情心泛滥,强行提高清洁阿姨的工资至一个月几万块,那她们就会一夜之间失去工作,一般人雇佣不起,雇佣得起的,要么用关系户,要么有很多额外要求,又要年轻漂亮,又要大学学历。

他还不知道统计常识,把行业的最高收入当成行业的平均收入,一个行业的收入,是动态的,是符合二八规律的,网络直播也是如此,少数主播拿走了大量的收入,多数主播的收入,不比清洁阿姨高多少。

他犯的第三个错误比较致命,就是说得太多,而做得太少,一言以蔽之,懒。

当你认为一个行业大家随便一个月挣几万块,第一反应不是赶快去挣这钱吗?当网络主播有什么难的,马上可以。只要一试,就知道真实情况如何了。

这几种错误一结合,砰,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年轻人就产生了,经常在战斗,不过却像唐吉可德,把风车当成了魔鬼。

人的成长,就体现为常识慢慢增加,最后,以常识为大前提,你就能够甄别出真伪。

最近闹得非常凶的三色幼儿园事件,警方的结论显示,该园确定有针扎幼儿的行为,监控也不全。软硬件都有问题,活该受到批评与惩罚。

但仅仅是针扎,闹不出这么大风波,是围观猥亵与性侵儿童极具传播力,由于监控不全,舆论普遍相信家长指控,而不信警方的结论。

但在性学专家方刚看来,家长的指控,是违背犯罪与生理常识的:

如果真有一个“恋童癖”,他当然知道自己性侵幼童是非常严重的犯罪,他最多是偷偷性侵孩子,为什么还要公然让别的孩子“围观”呢?如果在一个封闭大山的小山村里,也许可以理解,但这是在大北京呀。孩子再小,也是会学舌的,也是会说话的。对于性侵者来说,首先要做的是保密,知道的人越多,他进监狱的危险越大,你告诉我:他有什么理由如此张扬?难道这性侵的人真不怕孩子说出去吗?这不是很不合情理吗?!

其次,一个恋童者,怎么“抽插”和“活塞运动”?无论是幼女的阴道,还是幼男的肛门,最多是扎进去,绝无可能抽插的呀!这是基本的生理常识。而且,即使仅仅是“扎”进去,这个男生或女生,都必然身体受严重创伤,巨痛,一定会哭几天的,家长当天晚上想不发现都很困难,还需要等孩子绘声绘色地“情境再现”?

知道这些常识的人不少,但是最近敢说的不多了,因为很容易被视为洗地。但它们,就是常识。知道了这些常识,过几天,冷静一下,你或许会改变想法,也不至于愤怒到以为世界真要崩溃了。

还有一个常识是,孩子并不是天使,孩子也是人,会撒谎,会被误导。高分电影《赎罪》,你可能看过,讲的就是一个嫉妒的小女孩诬告姐夫是强奸犯,导致姐姐姐夫万劫不复的故事。《狩猎》是幼儿园的孩子在幻想与误导中,将一个清白有爱的男老师描述成性侵犯,最后再也洗不白。天然相信孩子,把孩子当确定的证据,这是很不严谨的。

至于有人说,妈妈不会害孩子,这也是违背常识的,否则,豆瓣就不会有著名的“父母皆祸害”小组。父母虐待孩子、遗弃孩子、卖孩子,这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这次极度恐慌与极度愤怒来看,很多人的成长,就停止在缺乏常识的年轻阶段,非常有正义感,但是不喜欢常识。

当然,这是一种生存状态,你可以这么做,还显得非常有良心,但我认为,它对世界的变好并无帮助,反而增加不必要的消耗,让世界变坏了。

推荐:孩子,我猥琐,我无能,我失控,所以送你去电击

上文:中国的未来会很惨吗?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中国的未来会很惨吗?

John Henry Twachtman · Sailing in the Mist

先说答案:不会。

我很看好我们的未来。

这结论可能让很多人不开心,他们会说:你没看到那些不公不义?难道最终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正如昨天的这则留言:

我看好未来,不是因为忽视不公不义,而是我认为公义的力量很大。

我很多朋友勤奋而聪明,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他们并未遭受什么不幸;

每天都有读者和我分享他们的成功故事,他们凭借着努力、智慧以及抓住机遇的能力,像火箭一样升空,他们并未遭受什么不幸;

我有些多年的好友,他们有远见、有行动力,现在的成就已让我仰望,有的甚至成了影响力很大的企业家、投资家,他们并未遭受什么不幸;

我见过不少晚辈,昨天还似乎一无所知,明天却跑到了前面,他们展示年轻人学习能力,他们并未遭受什么不幸;

我自己开有公司,平时接触过数量不少的企业,我的感受是,国内企业,尤其是私企,他们对成功的饥渴、他们的效率、他们的创新程度,已经超过了外企,甚至超过了那些原来神一样的外企。

我看好未来,是因为身边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很多,正是他们的冒险、他们对体面与美好追求,正是他们穷尽一切手段提升家人的生活,中国才在两代人的时间里,从一个像朝鲜一样的傻逼穷国,变成了现在的世界老二。

作为一个自愿主义者,一个奥地利学派成员(中国人最熟悉的奥派学者是哈耶克,但他并不是最出色的),我不可能对权力有什么好感,只有在权力放弃对个人的侵犯,放弃凌驾于市场之上时,才会吝啬地给一点赞扬,就像赞扬邓小平的改革开放。

当然,上面的论述并不指望说服硬核的悲观论者,一个人对未来的判断,对世界的理解,主要目的是指导自己的投资和生活。很多人对世界的认知,并不是建立在事实与逻辑上,而是一种信仰,正如末世论邪教,坚信世界将于某一天灭亡,预期的灭亡没有发生,他们的信仰反而更坚定,以为是他们的虔诚祈祷拯救了人类。

相信未来更好,不仅是中国,而是全世界的未来都会更好,更深层的原因是人的本质。

人之所以能够进化成为高级动物,在于他们有了日渐繁复的分工交换系统,这是彼此信任的产物,我们每天接触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杀了我们,厨师可以毒死你,理发师可以割你喉咙,专车司机可以劫财劫色,也确实发生过这些可怕的犯罪,但是我们看完新闻的第二天,照样怀着对人类的信任出门了,而且,同样的悲剧并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

对中国悲观绝望的人,动辄说中国人没救了,他们的朋友圈肯定多数是中国人,这些朋友基本是他信任的、他爱的、有救的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巧,一小撮好中国人就在他朋友圈?完全不合逻辑。

我的朋友圈都是我爱的人,他们不可能虐待儿童,不可能成为小偷强盗,所以,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的朋友圈也是如此。所以,过去、现在发生的、以及未来将发生的惨剧,始终是小概率事件,它是变态的人性,而不是常态的人性,我不认为,你留在中国,这些事就必然发生在你身上。

我对那些移民日本的人说:别去,你迟早会被类似奥姆真理教的组织毒死;

我对那些移民美国的人说,别去,你迟早会死于类似“9 · 11”的恐怖袭击;

他们会因为我板着一张脸,摆出一副严肃得要命的样子而感谢我吗?我想是不会的,他们坚信这是小概率事件,绝不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也许你的理由是,美国日本的制度保障了将来不会发生类似的悲剧。可是别忘了,在这些悲剧发生前,他们就有了同样的制度。

相信中国未来更好,相信世界未来更好,这不是盲目乐观,这是理性乐观,也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你在精神上已经摧毁自己,认为未来必然有坏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切努力都毫无价值,那么,你从现在就开始悲惨了。

开心一点,乐观一点,你的生活也会因此好起来。

推荐:听李嘉诚的,没错(好多人在后台点这播文章)

上文: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Tom Roberts · Going Home

自由确实可分为低级和高级。

无论有多少问题,人类今天享有更多自由,这是事实,善于行使这自由的人,生活处境改良更快。

一个人彻底压抑自己需求,不恋爱,不交友,没有家庭,没有朋友,他几乎马上可以得到自由。我经常开车经过的一个高架桥下,就躺着这样一位老兄,如果他的哲学素养高一点,就是犬儒学派的狄奥根尼了,觉得人世间没什么值得追求。

亚历山大大帝慕名来到狄奥根尼睡觉的大木桶旁边,问他需要什么赏赐,他说:只求你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流浪汉级别的自由,就是犬儒式的,虽然在哲学史上地位不低,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多少人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但是犬儒的自由,因为其从根本上否定物质的价值,始终对人有吸引力,它使偷懒及不负责任有了美妙的借口。我为什么不买房子?不是我收入低,不是我不想照顾家人,是我不喜欢眼前的苟且,我喜欢诗和远方。

昨天文章的留言区,很多朋友分享了他们在喜欢的城市扎根的过程,路径相似:从农民房、地下室这类简陋的出租屋到拥有自己的房产。你有了自己的产权所在,就赶不走你了。否则,只要房东不乐意,或者大环境有变,租客一夜之间就无家可归。

在一个城市拥有自己的房子,可视为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分子的标志。房子与自由、权利和安全紧密相关。

北上深广也罢,伦敦纽约香港也罢,新移民进入的路径都是相同的:租房子立足、挣到足够的生活费、发现收入更高的机会、攒足首付、拥有自己的房子、自己及家人从此能够稳定地生活。

两个年轻人,一起到城市打工,挣了差不多同样的钱,一个在城市买房,承受房贷的压力,一个回乡下盖了房子。前者及其家人,就开始分享城市发展的红利,虽然他必须更辛苦地工作,可他未来更美好。而后者,不知何时就成了低端人口,被赶回家了。

当然,现在买房子有各种限制,不过,只要知道你的房子就是你的根,只到机会来了,你就能够毫不犹豫地拥有房子。

昨天,有一位多伦多主妇说:

这位主妇的烦恼还是轻的,毕竟有婆婆的别墅可住,不出意外的话,老公也可继承婆婆的房子,自己及孩子,都一直有房子住。

这家的男主人,就是类似高晓松的公子哥,从来不缺房子,所以很牛逼地说房子不重要,自由更重要。如果你也可以继承别墅,这种话听了危害不大,你有家可归,你也不会被低端。

但如果你真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你甚至是起点很低的苦孩子,这种论调误你一生。你在该奋斗的岁月不奋斗,还嘲笑同龄人为了一套小房子苟且,到你醒悟过来,无法忽视家人的痛苦时,可能就来不及了,有何快乐可言呢?

财富不是自由的敌人,财富从来都是自由的朋友,财富就是自由。盖茨比你阔,也比你更自由。自由的流失、权利的剥夺,第一批受害者往往就是穷人。

把财富与诗意对立,将房子与苟且挂钩,非常讨巧,年轻人,文艺青年中年老年,以及平均线以下的人,都会喜欢。

除非你有钱,随时可以住酒店,有能力买到一切,否则的话,每一次权利的剥夺,每一次穷人的不幸,都应该是对自己的提醒:那些爱我的人,那些成为我家人的人,我有责任给他们房子,给他们一个家,给他们安全感。

履行自己的责任,这才是人的荣耀,这才是争自由。

推荐:优秀家长,并不孤独

上文:从低端到高端的人生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从低端到高端的人生

没人承认有所谓的低端人口。因为这含着某种人格歧视的因素。

但是,换个说法,认可的人就多了。

你不会否认有底层和上层,有贫穷阶层和富裕阶层,有低收入阶层和高收入阶层,无论前者是不是被称为低端人口,他们生活的本质没有多大变化。

事实上,人的一生,就是从低端奋斗到高端的过程。

过程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负现金流阶段:从你出生、求学、一直到找到工作之前,你属于纯消耗阶段。

最后一阶段也极可能是负现金流阶段:从你退休直至死亡,疾病、养老,其耗费可能大于你退休金收入。积蓄不够,或者没有孩子的支持,晚景凄凉。

所以,人生最重要就是工作阶段,少则30年,长则50年60年。这段时间,没有储备足够的财力,就跳不出底层,即使没人侮辱你,人人对你客气,你的生活还是辛苦的。

如何安排好人生的工作阶段,就是关键了。

我特别佩服那些赤手空拳来到城市发展的人,他们做对了几件事:

判断对了趋势。人与资金汇集的城市,就是最有机会改变命运的地方;

能吃苦。住地下室、储藏间,洗澡上卫生间都成问题,每天挤成一片纸上下班,生活的舒适度、安全度都比较低,他们是不是特别笨?需要别人告诉他们:还是要住好一点!吃好一点!

显然不是,人饿了,自然会吃,如果吃得简陋,并不是不知道牛排好吃,而是暂时吃不起。

人们,只不过是用现在的苦,换未来的甜。其实,每个人,都经历了人生这个阶段,这就是所谓的延缓满足,这就是奋斗。

奋斗者、贫穷阶层、城市新移民,他们的处境看起来很亲酸,但是只要想到这是自愿选择,你就知道,他们已经是改善了处境。为什么不住乡下的楼房,要来大都市住地下室?因为我觉得机会更多,未来更好。

最好的应对方法是平常心,顺其自然。这是城市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它被叫做“贫民窟”,电视画面上拍起来不美。

没有贫民窟,没有质量低、但是租金也低的住房市场,起点低的人就无法在城市立足,相当于城市没有了大量的新鲜血液,长久以后,城市发展必然受损。

全世界的贫民窟,都面临来自两方面的伤害:

一是权力,贫民窟伴随着更高的犯罪率,更低的安全性,视觉上的混乱和不洁,主政者一般视为耻辱,彻底清除,眼不见为净,就成了第一选择。

还有缺乏市场常识的知识分子及媒体的廉价同情,你可以不停看到对贫民窟的煽情报道,从香港的棺材房及笼屋,到内地城市逐渐出现的极小户型,都被这些人视为“不人道”、“耻辱”,加以抨击,由于影像作品视觉上的冲击力,及人们的感情用事,贫民窟也被大众视为不可接受,这恰恰是权力大力扫荡贫民窟的民意基础。

两者合流,人们就更难起步了,也被更牢固地锁死在底层,他们以后的人生,机会更少。

没有学会接受并欣赏贫民窟的城市,是不合格的城市。没有学会接受并欣赏贫民窟居民的人,经济学不及格。

推荐:六平米的房子有无尊严?

上文:什么是“小三脸”

什么是“小三脸”

Mary Cassatt · Girl with a Banjo

Dear 连岳,

终于,还是有了这一封信。

这大体是关于一个勇敢少女认真生活,却命途多舛的故事。来香港读书,每日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之间,喜欢这无敌mix感的浓浓生机,也与一双双追梦或躲梦的眼睛四目相对。这是个让感官放大的世界。

故事从初来香港读书开始。初来乍到,有种涉世未深之感,一切都靠自己摸索,辛苦也新鲜。港大校园里,认识了他。只是有种熟悉自然感,相处自在。慢慢了解,才知他种种过人之处。他喜欢自称非典型处女座,但细致、拼命却是真的。当时,只觉遇见这样一个人,然后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深度自卑。正是因为他,我开始喜欢上香港。喜欢站在中银大厦脚下,仰起头眯起眼听他解构那一座座比肩的高楼,流派、造型、语义、历史。喜欢绕到中环的背面,看到繁华的另一张脸。喜欢在LOFT游荡,偶遇YayoiKusama或是Vera Wang的Studio的惊喜。那时,欣喜混杂着新鲜,就那样扑面而来。他开始关心我的一日三餐生活起居心情好坏,真的帮了我好多,我也觉心中开出小花来。

终于,某天晚上,他对我说,他有女朋友,八年。呵…原来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心中想的是站起身甩一个耳光迈大步离开,事实却是呆了若干秒,眼泪吧嗒往下掉。于是,他用无限温柔,包裹了少女碎了一地的心。那一晚,第一次拥抱、亲吻,然后,送我回家,他回他的两口之家。

后来,我找到实习,白天上班,晚上上课,生活自顾不暇。他经常跑内地出差,忙忙碌碌。偶尔见面,有些感觉,却在改变。我知道,我心底里欣赏这个男人,也喜欢他有时像个小孩趴过来撒娇。可我又讨厌这样的自己,我的底线仅仅是不主动联系他而已,看到他的电话,却心中欢喜。他与女友的平淡关系,平淡的让我嫉妒。不需要每天call,不一定一起过周末,却在这样的城市里,有一个亲切的人,有些话不用讲对方都会知。

八年,还未结婚,是怎样的平和。所以,明知不用期待什么,却贪婪于这个人,这份感受。所以,是不是应该和这一切告别呢?

让我纠结的,是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不敢和任何人讲,讨厌这样的自己,心中默默为自己的犹豫不决对女一号说对不起。呵呵,难道自己天生长着一副小三脸?为什么两次被有女友的男人喜欢。上一次,那个人对我说:他需要我,只有我懂他。可是他却觉得现在还不能抓住我,一是因为我要去香港读书,会不会回上海还未知(现在看了他是明智的),二是因为我并不让人放心。于是,不了了之。当初的进进退退来来回回,所有的眼泪,整整一本恋爱日记,现在都荒唐的可笑。只有相信当时是全力爱过的吧,虽然现在看那些文字已无半点感觉。

我是不是不会有幸福,我要的忠诚于对方的平静生活,会有多难。所以,即使遇到那个他,若干年后,他还是会和某个少女情怀的姑娘展开一段轰轰烈烈的小三爱情故事。

乐观主义的射手,写了个悲观的结尾。

求指点。

美宝

______________

美宝:

我不知世上有没有“小三脸”,即那种已婚男人一看就心动的长相。如果有的话,大概就是年轻漂亮吧。我想,长这样一样脸,没什么可难过的。同样一个人,到你七十岁时,别人来求你当小三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所以别信“命”这种东西,信了,就是将自己的命运交付给未知,一旦形成暗示,非小三不当,那一定会成功。

年轻漂亮的姑娘,想当小三,就像我饿了想吃点东西一样,难度不过就是打开冰箱门或者走到某个餐馆,这不是命,不是地震台风式的不可抗力,似乎把人搞得很无奈,它只是简单的选择。

爱情的选择,比开冰箱复杂一点,但也在当事人理智的控制范畴之内,任何契约的达成,你做为当事人,最后都是认可的:他轻轻碰你的手,你知道他想牵手,不闪避,轻轻迎合,“兹兹兹”两只手就焊在一起了;他的嘴悄悄接近你的嘴,你知道他欲亲吻,将脸上扬,闭上眼睛,你们柔软的嘴辱会像磁铁一样相互吸引,找到对方。

小三契约,有点像卖国条约,听起来很可怕,最后却是双方谈判认可的结果。谈判的过程是这样的:我人不错吧?不过我有个交往八年的女友,并不想分手。邀约的意思是:当我的小三吧!你的反应若是拒绝三部曲“站起身甩一个耳光迈大步离开”(我觉得抽耳光大可不必,离开也不要刻意扯大步子,这些太电视剧了),他就知道你回绝了。你的反应是:“呆了若干秒,眼泪吧嗒往下掉”然后“第一次拥抱、亲吻”,那么,他也知道,小三到手了。

有人隐瞒技能高超,能将对方的成本放大,上完床后,甚至生下了孩子,才告诉你还有个老婆。你的男友,他和盘托出实情,将选择权交给了你。虽说也狡猾地让你产生依赖,不过你的分手成本极低,不过是在陌生的香港寂寞几天而已,和同学一熟悉,寂寞就如阳光下的薄雾,将迅速消失。

你们至今没分手,他的欺骗成分小,你的自愿成分大,责任是这样划分的:把你骗成小三,责任在骗子;你自愿当小三,责任在你。

从你的邮件来看,去香港读书,逛逛街,偶遇Yayoi Kusama或是Vera Wang,命途绝不能说是“多舛”——你觉得这么说显得可爱,是可以的,不过不是事实,也用这个字眼骗倒自己;我也看不出你这个少女的“勇敢”在哪里得以体现。

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读书不是勇敢,有耐心、抗寂寞,把书读好,才是勇敢;

勇敢不是跟一个男人恋爱,而是会跟不值得爱的男人分手;

勇敢不是跟一个人一条路走到黑,而是分辨要走多远;勇敢不是摔倒了就永远趴着,勇敢是摔倒了站起来;

勇敢不是认命,勇敢是创造自己的命运;勇敢不是无助地接受,勇敢是有力地选择——你认为,你勇敢吗?

祝开心。

连岳

推荐:男人,请在爱里成长,不要逃跑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