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老年恐惧症

Odilon Redon · Figure

我觉得不妙的是,中国人似乎有老年人恐惧症,由此而来,也有老年恐惧症。

这不是无来由的,在新闻里,在议论里,老年人的形象多是负面:

他们殴打辱骂不让座(或让座稍迟)的年轻人,全然不顾上了一天班的年轻人累得像条死狗;

他们的广场舞扰民,他们的暴走团占领机动车道,他们打跑了篮球场上的年轻人;

他们还显得蠢,迷恋各类传销、怪异无用且有毒的秘方,勇于尝试所有新型骗局;

他们又很残暴,无情地侵入孩子的私生活,恋爱、结婚、生殖、工作,全要听他们的,稍有不从,他们就焕发出极强的战斗力,直到摧毁孩子为止;

他们脆弱,善于打老人牌,他们成为永恒的消耗者,从肉体到心灵,都需要无休止的按摩关爱,像个吞噬一切能量的黑洞。

坏人年轻,危害很大;坏人变老,危害更大。

形成这样的印象,人们恐惧变老,也在情理之中。似乎只要成为老年人,就一定变得面目可憎。

于是,这类恐惧老年心理,就在传播上具有了冲击力,也屡屡因此引爆。

最夸张的是,某地运动会上,80后已被人视为老年组。随后主办方郑重纠正,宣布46年以上才是老年组——这更令人伤心,因为他们再三确定后,认为70后毫无疑问是老年人。

我是最大的70后,今年47岁。当然,我不认为自己是老年人。

我的工作强度,工作时间,我的自律,我的目标,仍然还是增加,离老年还早呢。

但是不得不承认,很多这个年纪的人已经退休,有了孙辈,认为人生开始进入了享受、静养和受人照顾的阶段,把他们划为老年人,也不冤枉。

这是巨大的浪费,现有技术条件下,六七十岁的人,只要愿意,仍有能力胜任工作,还可以创造巨大价值,但是早早放弃,更好的意愿、更高的目标、更大的价值,也就随之消失。

放弃的后果不仅仅是0,是负数,因为你的精力还得有地方去,暴走跳舞发泄不尽,你就开始折腾孩子,别人的和自己的,总之一句话,要和年轻人过不去了,爱骂人,爱侵入孩子生活,就是你恐惧丧失自己,你害怕自己边缘,你想证明自己有价值,这种冲动,在一个没有人我界限的人内心燃烧,后果是灾难性的。

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年纪增长,伴随着阅历、智慧和经济实力的增长,快乐指数是越来越高的,你的人生进入复利增长的滚雪球状态,工作效率、投资效率都有极大的提升。如果你年轻时能欣赏朋友的成就,能够和更聪明的人交朋友,那么,你的朋友圈也进入了高能阶段。

时光赋予我们力量,你就会喜欢时光,那怕代价是变老。

老年人的状态好,目光长远,有自己事业追求,从个人再到家庭和国家,都会充满朝气。

少年孙正义去美国时,就对美国的朝气印象深刻,这朝气主要还是通过老年人体现的,他发现许多50多岁的老年美国人,谈话的重点是规划未来,是创业,而他们的同龄日本老人,只是想着退休,感叹人生已是暮年。

所以,孙正义的美国偶像,雷·克洛克(Raymond Albert Kroc)以失败推销员的履历步入人生下半场,不过,他属于永远的年轻人:“那时我52岁,有糖尿病和关节炎,切除了胆囊和甲状腺的大部分。可是我仍然深信,美好的日子就在前方,将会到来。”

雷·克洛克在52岁那年创办了麦当劳。

70后,80后,离52岁还远吧?听了这个故事,是不是觉得充满了希望?

人是观念的产物,你觉得自己老,20岁就可以放弃人生,你觉得自己年轻,50岁也有新事业等你。

当一代终生有自己追求的中国人老了以后,他们身上的朝气,家人、朋友以及陌生人都爱,甚至可以成为年轻人的偶像,那个时候,中国人的老年恐惧症,就会消失。

来,一起当个不会老的人。

推荐:那些毁掉一生的坏品质

上文:停止虐待孩子,停止虐待弱小的自己


  

352空气净化器,三下五除二,除霾就是快!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