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虐童、豫章书院,中国教育里的暴力链条

Leon Spilliaert · Young Man with Red Scarf

当父母很辛苦的!对于这句抱怨,我从来嗤之以鼻:你生孩子以前,就知道这点,不能孩子生下来,不可逆之后,将这句话当成不负责任的挡箭牌。

 

如果不想承担做父母的辛苦,那就不要生孩子。

 

昨天的评论里,大量父母承认他们打过孩子,对这个事实,我一点也不吃惊。中国的传统教育里,从家庭到学校,暴力就是常规手段,老师可以打戒尺,家长更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

 

对于意识到打孩子是错误的父母来说,我觉得心理压力也不要太大,你改了,爱孩子,孩子能够体会到,他们是第一个原谅你的人。修补关系的最好办法就是真心承认自己的错误。

 

有意思的看点是打孩子的父母为自己的合理性辩护,在他们看来,打孩子是教育中必不可少的,只要他们认为“适当”,就该打。 

 

持这种观念的父母,就没有理由反对老师“适当”打孩子,既然是教育的必须,老师又要看管更多的孩子,时间精力更有限,就得赋予他们打孩子的权利。

 

现在有几个父母会对老师说:你可以适当打我的孩子?

既然你认为老师可以不打就教育好你的孩子,你做为父母,最爱孩子的人,难道不该以同样的标准要求自己吗?

 

打孩子是极端的愤怒,也是极端无能的体现,这等于承认,我没有耐心,我没有办法,我也找不到更有效的途径,索性打到你服气吧。

 

父母与孩子的差距,体力是最大的。表达差劲,思维不清晰,学习能力弱,这样的父母,在聪明伶俐的孩子面前,多半要吃瘪,怎么维护自己可怜的尊严?打呗。

 

日本的投资之神孙正义,认为自己成长最宝贵的资源就是“从小生活在爱的环境里”,虽然家庭只是被许多日本人歧视的旅日韩裔。

 

小时候,有一次他和奶奶争辩,父亲喝斥他:不许这样,没有奶奶就没有你!

 

孙正义脑子转得快,眼里含着泪反问父亲:难道你从来没和奶奶争辩过吗?

 

父亲理亏,默默跑上二楼,回避孩子的诘问。

 

孙正义追上二楼,继续问。

 

父亲选择吃瘪,并没打他一顿,反而心生喜悦:这孩子不简单,可能是神送的礼物。

 

父亲的反应可能有点夸张,但是爱孩子、理亏就认,这点是值得父母们效仿的。

 

你的孩子从小就有想法,体现得比你更聪明,难道不是应该庆幸的事吗?

 

打孩子是最简单的,任何父母都能赢,孩子不过小狗一样的体力。成绩不好?打,5分钟解决问题,你不必花几个小时陪他复盘,甚至花几天想出简明生动的辅导方法。任何烦恼出现,打,孩子安静了,你也就觉得问题解决了。这是你的恐惧,这是你的逃避。

 

孩子长大了,打不过了,你就把他骗去豫章书院之类的人间地狱,乞求更强大的暴力关孩子、惩罚孩子、电击孩子,甚至把他们弄残弄死。因为你认为更强大的暴力是“适当的”。

 

暴力让管教者最快达到目的,最快得到满足。

 

有位家长问,孩子一回家就瘫在电视机前,怎么说都不去做作业,难道不该打? 

 

有没有非暴力的解决方案?大把。

 

孩子完成作业,达到要求,他才能看规定时间的电视,这也很容易做到,电视是你的财产,你说了算,你开就开,你关就关。

 

主要是,你家的成年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必有人患了电视瘾,不开电视就不知所措,这样的家庭,孩子学会泡电视,是必然的,他就是泡电视长大的。

 

那些电视基本不开的家庭,那些人人做事,更爱看书的家庭,孩子不可能对电视上瘾,不需要你打。

 

你把孩子从电视机前打走,你自己看得欢天喜地,他就认真做作业了?错,他心不在焉,竖着耳朵听电视呢。但是,你以为问题一打就解决了,直到他长大,注意力无法集中,与你形同陌路,你觉得,他挺适合送去电一电。

 

然后你还很委屈,认为自己特别倒霉,摊上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你用暴力迅速掩盖问题,一时是爽了,但它必将加倍奉还。

 

如果一个人认为用“适当”的暴力迫使他人服从自己是正当的,那么,等于为一切暴力压迫提供背书,只要这些暴力或真或假地打着“为你好”的旗号。

 

当父母是很辛苦的,但你无法逃避,用暴力也逃避不了,承受这辛苦吧。

推荐:那些毁掉一生的坏品质

上文:说说“携程亲子园事件”



 
352空气净化器今晚0点准时开抢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