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学生,却成告密者

 Eric Ravilious · Newhaven Harbour

 

连叔,您好!

我想请问您怎么看待举报呢?

我是一名大二的学生,现在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还有一个职责是作为信息员,向教务秘书报告任课老师有没有准时上课,或者任课老师没来上课让别的老师代课。

我的班主任她上个月几乎天天迟到,她的课至少三分之一的是让另外一个老师代的。但我都没有向上报告,直到上上个周教务秘书在我们那个信息员群里问情况,那个周我们老师仍然还是迟到,有两天的课也是让别人代的,犹豫再三,我还是说了,但是我只说了她迟到了一天,让别的老师代课了一次。

因为我撒不下去这个谎,我不想包庇我们班主任,虽然我知道她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她有小孩要养,要怎么怎么样,但是我觉得她真的过了,整整一个月我们都没怎么好好上课。但我也担心如果我实话实说,老师会受到处分,所以我就报告了这一次,她以前的我都没有说。

结果这都过了两个周了,今天早自习一个知道我是信息员的同学跑来跟我说,让我不要举报老师了,老师在别的班大吐苦水,说我们班的人举报她,她有可能因此丢掉工作,她已经受到处分了什么的。我听了很震惊,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又迟到了半个小时。

到班上后,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拿了十几分钟来说这个问题,她又把她家里的事说了一遍,仔细地说了一遍,说到她今天早上为什么迟到,她说是因为她儿子闹脾气不想上幼儿园,想吃什么小猪包,她不小心把小猪包的脸划破了,她儿子更生气,一直赖皮,然后就迟到了。

我觉得这个理由……真的很可笑,虽然我理解做妈妈不容易,但是我就是觉得,工作也同样是责任啊。但她在班上抱怨,说她受不了别人天天举报她,再怎么举报她她也没办法改变现状,她的儿子仍然得要她送去上幼儿园。

她以前的确是一个负责的老师,会给我们布置作业,还会收上去。在上个周的时候她突然不收了,今天我才知道还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还说因为这次的举报,她下学期的课直接被调到下午上,然后又说我们下午上课的效果是多么糟糕。

总之她把这一切的糟糕的结果都归之到我的那次举报上。

我觉得很痛苦,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但事情到这步,她再迟到、再找别的老师代课我肯定也不能说了,毕竟下学期她还是我的班主任。并且就算说了,她也没有办法不迟到。

站在她的角度,她有孩子要养,她的家人都没有办法帮助她,如果我是她,不一定会做的比她好。

但是作为一个学生,我是交钱来上课的,她找的代课老师虽然水平很高,但我们根本跟不上她的速度,也不习惯这个代课老师的讲课方式。。我只能说像在浪费时间。

我觉得我的时间我的钱都在被她浪费,而我因为她是我的班主任我却什么都不能做,我想我是难受在这里,我也什么也做不了。

希望她还不至于差劲到会因此在我的平时成绩上报复我吧。

祝连叔身体健康,万事胜意

阿橙

____________

阿橙:

这事,我有两个瞧不起,一个同情,和一个解决办法。

首先瞧不起你的班主任老师,她是一个违约者,她拿了工资,这些钱是由学生学长们支付的,她该做的是保证质量的教学,让学生学到知识。

她违约的理由并非不可抗力,地震车祸之类的,那样谁都会原谅。她违约的理由是有家庭要照顾,有孩子要养,而这几乎是每一个成年人都要面临的日常,如果这构成违约理由的话,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信用可言了。

这完全不是一个合适当老师的人,当然,她也可能不合适做任何事,只是,特别不合适当老师,因为一个坏老师将影响很多学生。她习惯把自己的烦恼转手给其他不相关的人,是现在大家习惯说的巨婴,你们是她的学生,然后,却要牺牲自己的利益照顾她,她还有怨气。这样的人成为老师,真是灾难。

你对她的不解、不满和气愤,完全是合理的。

第二个瞧不起的是你学校。

作为管理者,自己的雇员有没准时上课,教学质量有无保证,这是他们自身应该完成的考核工作,即使要人力监督,也得由管理者完成。

在发达的技术条件下,考核老师有没准时上课,可以很简单、很廉价、很高效地做到,不然的话,那些几万人的大公司是如何管理的?他们可没有告密者啊。

让学生监督举报老师的出勤情况,这是把管理者该干的活甩给了学生。

我很同情你。

你陷入了做什么都是错的尴尬境地。

如实汇报吧,你成为一个举报者,老师和同学都不会喜欢。我初中有个同学,人老实,学习也好,忠实地完成老师交代的工作:每天汇报自习课上讲话的同学。他没有撒谎,没有诬告,但却一个朋友都没有,非常孤单,也看得出他很痛苦,但是一个孩子,被老师放到了告密者的位置,他找不到解决办法,可能也很委屈:我所做的都是为了班级的纪律,并没错呀。

可是,他在同学心中的定位就是告密者,不可原谅。被老师抓到我违纪,认为,因为那是老师的权力,同学告密?无法接受,因为你是我的同学,天生和我同一阵线。这是善良而朴素的人性,不应去挑战,可惜很多管理者不知道。

我会给你提供解决办法。

我原来读过中大名教授王则柯先生的一本书,其中提到他上世纪60年代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旧事,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告密与斗争,这种事不少见,他亲见有同学自残,有同学发疯,觉得恐惧,他于是悄悄为自己设定一条原则:被人害是没办法的事,但是绝不做害人的事。我觉得相当了不起,没几个当时的年轻人有这种智慧,这原则放大了生存的可能,也保有人性的尊严。

这条原则你也可以用。

你可能要有点损失。学生干部,各种荣誉,大学生很难抵挡这诱惑,从学分到工作,可能也得获得一些潜在的好处,但如果代价是要举报老师(即使是监督出勤的名义),那我就觉得成本太高了,可以考虑回归到普通学生的身份,这可能对一些眼前的利益有损害,但我认为值得。

我也不鼓励你激进,你对老师的失职,你对学校的管理不当,一肚子火,你可能希望大声批评、大胆抗议,老师与学校都会长进,激进是年轻人最大的诱惑,甚至认为牺牲学业和生命也不可惜,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辞去学生干部,不干信息员,就得了。

你的大学,就让它按自己的命运走下去吧。你最紧迫的事,是把书读好,毕业找个好工作,或者,到你喜欢的大学进一步深造。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千金难买我愿意

上文:预防误交毒闺蜜的原则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