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红黄蓝”事件:错误观念将加剧危机

Theo van Doesburg · Simultaneous CounterComposition.

后台大量读者留言:说说红黄蓝事件!

我的微信朋友圈算是比较安静的,估计是交了一批比较冷淡的朋友,但是最近几天,也有不少关于经黄蓝事件的转发,足见此事传播之广。

孩子的安危,永远容易引爆共情,人们本能地相信家长的诉说。而此次的家长指控相当严厉:针扎,喂药、性侵、围观猥亵。任何一条都能吓出家长的魂魄,即使是其中的中性描述,喂白色药片,也容易被脑补成是吃迷药以利于性侵儿童。

还好,现在警方在看幼儿园的录像,就等警方的结论吧。还好有录像,不然就是各说各话的罗生门了。想到9月26日,写过一篇文章《孩子教室可否装摄像头?》,因为当时有一批家长愤怒地指责学校在教室装摄像头,侵犯人权。我认为这是学校的权利,家长应该接受,“这是借助科技进步提升教学质量的好办法,是教学纪律的一种,不存在任何侵权。”

如果你担心孩子,建议你送孩子到有摄像头的幼儿园,技术能够大大提升安全,正如现在高档一点的住宅区,入室盗窃和抢劫,几乎消失了,因为层层摄像头,让作案的成功率趋近于零。

我想,事情有结论后,各自可以承担相当的惩罚。幼儿园错,罚幼儿园,真有骇人听闻的性侵猥亵,那就让公司赔到破产,罪犯把牢底坐穿;家长诬蔑,罚家长,并永不接收他的孩子。

但从后台的留言和一些评论来看,真正将儿童置于危险境地的,是一些认知错误,有人呼吁取缔私有幼儿园,公有幼儿园才安全;媒体评论更有“资本裹挟”之类的词汇。前不久的“携程虐童事件”,携程是管制的受害者,想办托儿所而不成,虐童是市场化不够的结果,舆论也是一片骂市场、骂携程。

这让我想到一句话:相信市场不是冒险,不相信市场才是冒险。诚哉斯言。

孩子入托难,入学难,家长对教育充满焦虑,这些资本都看得到,也是巨大的商机,只要市场放开,让更多资本进入,聪明的商人,能够应付最没有安全感的家长,就是让摄像机镜头全程跟拍你的孩子,又有何难?这种高质量的服务,随着供给的增加,以后工薪阶层也消费得起。

孩子的安全,这是一种需求,市场能够满足。

没有市场,多数人的孩子就没有托儿所、没有幼儿园,自己老实在家带孩子吧。没有市场,也会有高质量的幼儿园,平壤也有,但这种幼儿园,是为你家孩子准备的吗?

北京现在开始清理“低端人口”,我想,托儿所幼儿园的保洁员、保安、阿姨,可能很多不得不离开北京。如果再加上提高市场门槛,甚至将托儿所幼儿园全部转回公有,可以想见,将来的孩子,不仅安全没有提升,连入托入园机会都会没有。

托儿所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全是有编制的公务员,他们就必然对你孩子好?如果公务员都是圣人,为何还要中纪委?如果公有比市场好,为何还要改革开放?

市场,只有市场,是普通人的拯救者。市场不是没有任何问题,市场永远都会产生问题,但是市场出了问题,消费者、竞争对手、舆论,一拥而上,无处可逃,市场的问题最快得到纠正。一个企业,想长存,想赚钱,并不容易,它得面对消费者的一切指责,再穷的人,去买东西,商家都得笑脸相迎,送上一句谢谢光临,消费者就是上帝。

打压市场,取消市场,就是消费者自寻死路。所以,越是担心孩子安全的父母,越要呼吁市场化,跟着那些反市场的人跑,你是在害自己的孩子。

推荐:说说“携程亲子园事件”

上文:因彩礼自杀?因媳妇个矮自杀?轻于鸿毛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