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Tom Roberts · Going Home

自由确实可分为低级和高级。

无论有多少问题,人类今天享有更多自由,这是事实,善于行使这自由的人,生活处境改良更快。

一个人彻底压抑自己需求,不恋爱,不交友,没有家庭,没有朋友,他几乎马上可以得到自由。我经常开车经过的一个高架桥下,就躺着这样一位老兄,如果他的哲学素养高一点,就是犬儒学派的狄奥根尼了,觉得人世间没什么值得追求。

亚历山大大帝慕名来到狄奥根尼睡觉的大木桶旁边,问他需要什么赏赐,他说:只求你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流浪汉级别的自由,就是犬儒式的,虽然在哲学史上地位不低,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多少人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但是犬儒的自由,因为其从根本上否定物质的价值,始终对人有吸引力,它使偷懒及不负责任有了美妙的借口。我为什么不买房子?不是我收入低,不是我不想照顾家人,是我不喜欢眼前的苟且,我喜欢诗和远方。

昨天文章的留言区,很多朋友分享了他们在喜欢的城市扎根的过程,路径相似:从农民房、地下室这类简陋的出租屋到拥有自己的房产。你有了自己的产权所在,就赶不走你了。否则,只要房东不乐意,或者大环境有变,租客一夜之间就无家可归。

在一个城市拥有自己的房子,可视为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分子的标志。房子与自由、权利和安全紧密相关。

北上深广也罢,伦敦纽约香港也罢,新移民进入的路径都是相同的:租房子立足、挣到足够的生活费、发现收入更高的机会、攒足首付、拥有自己的房子、自己及家人从此能够稳定地生活。

两个年轻人,一起到城市打工,挣了差不多同样的钱,一个在城市买房,承受房贷的压力,一个回乡下盖了房子。前者及其家人,就开始分享城市发展的红利,虽然他必须更辛苦地工作,可他未来更美好。而后者,不知何时就成了低端人口,被赶回家了。

当然,现在买房子有各种限制,不过,只要知道你的房子就是你的根,只到机会来了,你就能够毫不犹豫地拥有房子。

昨天,有一位多伦多主妇说:

这位主妇的烦恼还是轻的,毕竟有婆婆的别墅可住,不出意外的话,老公也可继承婆婆的房子,自己及孩子,都一直有房子住。

这家的男主人,就是类似高晓松的公子哥,从来不缺房子,所以很牛逼地说房子不重要,自由更重要。如果你也可以继承别墅,这种话听了危害不大,你有家可归,你也不会被低端。

但如果你真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你甚至是起点很低的苦孩子,这种论调误你一生。你在该奋斗的岁月不奋斗,还嘲笑同龄人为了一套小房子苟且,到你醒悟过来,无法忽视家人的痛苦时,可能就来不及了,有何快乐可言呢?

财富不是自由的敌人,财富从来都是自由的朋友,财富就是自由。盖茨比你阔,也比你更自由。自由的流失、权利的剥夺,第一批受害者往往就是穷人。

把财富与诗意对立,将房子与苟且挂钩,非常讨巧,年轻人,文艺青年中年老年,以及平均线以下的人,都会喜欢。

除非你有钱,随时可以住酒店,有能力买到一切,否则的话,每一次权利的剥夺,每一次穷人的不幸,都应该是对自己的提醒:那些爱我的人,那些成为我家人的人,我有责任给他们房子,给他们一个家,给他们安全感。

履行自己的责任,这才是人的荣耀,这才是争自由。

推荐:优秀家长,并不孤独

上文:从低端到高端的人生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