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这一战,最好打久一点

Arturo Souto · New York

特朗普干成了在民主政体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大规模减税。

美国现在还是世界老大,这一重大转向,当然会对全球产生影响,中国也不例外。

税是什么?专家们已经把它变成满纸术语的高深的东西了。可是,凭借最基本的常识,你就可以知道税的本质:

它是强制征收的,如果都按自愿,我估计很快就没人交吧。

越有钱的人,越能干的企业,交的税越多,税是成本的一大块组成部分,穷人属于净食税阶层,所以,减税一般被认为有利于富人。

民主政体是选票政治,不知名的穷人是一票,福特这样改变了美国的企业家也是一票,在选举时,他们是绝对平等的。

而平均数以下的相对穷人,永远是统计学上的大多数,政客在选举时讨好他们,大派福利就成为永远正确、屡战屡胜的策略。

在上个世纪初,福特就看透了这点,他说,试图使所有人平等的民主只能阻碍发展进步。当然,美国还是发展进步了一个世纪,因为当时和民主竞争的理念更极端地追求平等,不允许私有制,美国人企业家虽然为民主所害,被各种征税,但毕竟还能活着,能壮大。

大派福利,不停加税终于使欧洲和美国成为白左的乐园,在觉得他们要完蛋的时候,英国人却奇迹般地醒了,脱离了欧盟,美国人更是不可思议地将大商人特朗普送上总统宝座,这个转向令全球白左心碎,但应该可以让福特这样的企业家感到兴奋:全球最重要的国家,终于回到了鼓励创造财富的正路上。

在福特看来,只有善待企业家,大家跟着这样的能人,所有人的生活才能变好,指望把能人赶走和消灭,所有人都要过苦日子。

加税不利于富人,也不利于穷人;减税,有利于富人,也有利穷人——这点,大多数人是看不到的,捞选票的政客也不想让人明白这点。

国与国的竞争,其实也是争夺能人、争夺企业家的竞争。一个国家能人多、企业家多,这个国家必然更富裕、更发达。

减税是最粗暴最有效的竞争方法。

我有几个朋友,原来想移民美国,一查要交遗产税,超过额度部分要交18%至48%,越富宰得越厉害,马上犹豫了。中国被说得再糟,也没有趁人死爸妈收税啊。但是特朗普一旦免掉遗产税,很多中国富人估计就不再犹豫了。

富人走的只是小部分,减税意味企业的成本下降,企业的离开才是大危机。差不多一年前,曹德旺在美国开厂就引起了中美舆论的一阵议论,中国的税负过重,企业生存艰难,多有人提及。

曹德旺是天生的企业家,几乎完美。在小地方福清起步,专注制造业,成为全球的行业巨头,企业总部却留在当地,致富后捐赠上百亿,极慷慨。他还放弃了美国绿卡。再情绪化的人,也找不到攻击他的地方。

但他在美国办厂,还是招致不少攻击。这些攻击应该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企业家为了降低成本,为了企业的发展,必然会在更好的地方布局。我想,特朗普减税后,不仅对中国企业家,对全球企业家,都是邀请。

中国没有应对,企业家就会逐渐流失。也就是说,特朗普发动的减税竞争,想在经济上有所作为的国家,必打不可。

减税就不能派福利,不能收买目光短浅的人,但它却能把财富蛋糕做大,让人更有创业与致富的动力,曹德旺这样的优秀企业家才能不停扩大规模,造福大众。减税战打得越激烈,越富裕。

其实,中国的减税战很好打,就是下个决心,不必像特朗普这么折腾,共和党还有一个参议员投了反对派。

减税战是国与国之间最美好的战争,一直打下去吧。

推荐:别让曹德旺跑了

上文:如何让男人敞开心扉?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