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说说江歌案,别人的人生

Kees van Dongen · Trouville, la mer

江歌案今天14点宣判。其实已无悬念,那就是,杀人犯陈世峰并不会死。

即使日本检方的以下请求,全被法庭采纳:

1、行凶性质恶劣残忍;

2、强烈杀意;

3、恐吓尾随骚扰等相关恶行;

4、造成严重结果;

5、计划性;

6、企图杀刘鑫,刘仅为偶然逃脱;

7、陈完全没有反省,法庭狡辩。

这样的残暴谋杀,检方不过要求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而已。

可怜的、可悲的、宽容杀人犯的日本法律。

审判的结果,不过是陈世峰坐牢20年,或是更少。

陈世峰辩解,其第一刀只是误捅江歌,然后想到家境贫困,出不了医药费,索性杀了江歌。更是可笑,这除了承认有杀人的故意外,没别的用途。因为无法证明第一刀江歌已经死了。而陈世峰之所以继续残忍的连捅十多刀,目的也很明确:确保自己杀掉江歌。

从检方指控来看,从其自辩来看。那些白左黄左能找到关爱他的点,也是令人佩服的。甚至还有人说,陈世峰这种例子,在国内也死不了,量刑也与日本差不多。我希望他找一个类似的中国例子给大家开开眼。中国的法律有再多问题,不会宽容陈世峰,倒是优点。这优点千万不要被关爱杀人犯的圣母们忽悠掉了。

日本的法律问题,今天无法更改。无论多厌恶陈世峰与刘鑫,无论多同情江歌及其母亲,都改变不了江歌已逝,杀人犯不死这事实。

大家都还会继续过自己的生活。

陈世峰这种暴徒,刘鑫这种损友,在人群中也有一定比例,江歌案让其他人思考的要点倒是,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避开这种人?如果孩子在教育中,从小就有预防能力,那么,让这种人进入自己朋友圈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刘鑫并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朋友,江歌曾对母亲提及刘鑫不买生活用品、不打扫卫生、不做饭,不想跟她一起住了。

刘鑫自己住的时候,我估计会买生活用品,也会打扫卫生。而江歌一收留她,这些全不会了。这证明什么?证明她在这关系中,吃透了江歌,江歌一定会照顾自己,替自己解决难题,甚至为自己牺牲生命。

这种朋友搭配,并不罕见。刘鑫们有天分激发江歌们的母爱。从刘鑫回忆来看,两人还是好朋友。

示弱,装可怜,是刘鑫这种寄生虫的必杀技。

对弱者,同情,扶一把,这是人之常情。但不要扶两把三把,扶成为常态,弱者依赖到了你身上,你只不过使弱者更弱,因为他的示弱不停有收益,停不下来。你也使自己变成弱者的奴隶,就像体内的寄生虫养得越来越肥,你自然也强壮不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让每个人决定自己的命运,不要当救世主。

替我解决难题,照顾我!不然我就会死。这种人,不是只在日本才会遇到,他们存在各个角落,像病毒一样,不仅可能是你的朋友,甚至可能降生在你家,是你的家人。

对他们的态度都应该是一致的:那是你的人生,不关我事,请自己负责吧,就像你应该打扫自己房间的卫生。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你的生活中就一定会出现一个刘鑫。未必会因她而死,但是天天帮她做饭倒垃圾,搞得垂头丧气,倒是一定的。

珍惜自己的人生。过度关爱他人的人生,等于不珍惜自己。

推荐:再说江歌事件:捍卫人类尊严的底线

上文:财务安全?王健林都没有的奢侈品,你凭什么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