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抵制圣诞节

John William Godward · Girl in yellow Drapery

今天是圣诞节。一个西方的节日,一直有人想抵制它。我认为,不太可能抵制成功的。这节日不只是纯粹的宗教内容。它早就世俗化、商业化。中国人似乎有能力把一切节日变成买买买,指向吃喝玩乐,这点被很多装深沉的人认为是中国人的毛病,其实这才是罕见的长处,我不知道是否每个中国人都有这长处,没有的人,应该加强。

当圣诞节变成吃喝玩乐时,圣诞大打折,原价1000,现价100,你剁了手,就是过了这节日。不排除有少数人意志极坚强,就是不占这个便宜,但这除了让自己生活水准下降外,并无其他好处,意志固然坚强,智商却须充值。

在之前,我过了个墨西哥亡灵节。当然,是在电影《寻梦环游记》(Coco)里过的,痴迷音乐的小男孩米格,在亡灵的世界里,梳理清楚家族的爱恨,完成了复仇与和解,释放了自己的天分。可能是今年最美,最动人的电影了,票房高是应该的。

墨西哥人的教材里,这样告诉孩子:

“亡灵节是我们为那些已经不和我们在一起的人举行的节日。这不是一个悲伤的节日,相反,而是一个充满色彩的节日;人们用食品和其他东西为死者布置祭坛;在公墓里弹奏音乐,并且写一些‘骷髅’诗互相取笑。这是西班牙殖民时代以前就有的印第安习俗、印第安文化;阿兹特加人就是这样庆祝的。”

稍稍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不存在所谓的亡灵,人死了,这把原子就散了。但这不妨碍我们欣赏这部电影,只要这把故事说得动人,我们看完电影,更尊重孩子的梦想,更爱家人,就够了。若有人说亡灵节是外来糟粕,教孩子怪力乱神,应该抵制,你只会说这个人脑子坏了吧?

据说,这电影原来是无法引进的,可是故事太好,把审核员感动哭了。这传言无法考证。我希望不要有审核员,即使有,可以被感动的审核员是更好的。否则,这个不正确,那个非传统,最后,我们就成了坐井观天的狭隘之人。

圣诞节没什么可抵制的,任何节日都没什么可抵制的。每个人都过自己想过的节日,是最好的。

旧的节日,内涵不够,外延不足,人们就会改造节日,甚至创造节日。年轻人喜欢过的情人节(现在也带动到足够多的中老年人),是洋节,那是因为他们觉得中国的传统节日里,没有一个精致的、时尚的、只属于两人的节日。

马云最牛逼的成就之一,是创造了“双11”这个节日,把一切传统节日的前戏都去掉,回归到最本质的买买买,不停降低商品价格,不停逼迫网络与物流提升速度与质量,所有竞争者不敢不跟进。阿里巴巴消失了,“双11”这节日还会留下。

繁荣富足的最好定义是什么?是人们能以越来越低的价格买到更多更好的服务和商品。只有生产力极大提升,市场高度发达,才能做到这点。“双11”契合这点,又避开许多传统节日的文化与地域分歧,在繁荣富足这点上,所有人最容易达成共识,“双11”成为全球性的节日,也很值得期待。

当然啦,“双11”可能也要面临抵制和批评。

凡是带来快乐的东西,包括节日,总是有人抵制的,这世上就存在一批反乐主义者,见不得别人开心。

不要当这样的人。

推荐: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上文:为何在感情中慢慢变得不如一个应召女?

 

 

👇 点击阅读原文。连岳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