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为何成了糟糕的职业?

Grant Wood · Family Doctor

成为一个医生,教育周期长,成本高,工作压力大,时间长,如果再加上收入不如人意,那就是一个极其糟糕的职业。

不幸的是,中国的医生正在或已经变成这种糟糕的职业。医生反对自己的孩子成为医生,并非少数。传统以来,医生社会地位高,受人尊重,收入也高,是比较完美的职业,为何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答案很简单,医生被奴役了。不少医生,陶醉于这种奴役。有更多人呼吁奴役医生。

奴役听起来很可怕,似乎没了。其实奴役还广泛存在。奴役即他人可强迫使用你的身体。你不愿做的事情必须做,你收费的事情必须免费做,你收费高的事必须低收费做,这些事情,都或多或少有奴役的成分在,即有一部分工作是强迫你做的。

自愿交易不存在奴役,自愿交易即使亏本(这是经常发生的),交易者也不得不认,因为这是其自愿选择的后果。

中国医生的服务是否属于自愿交易?不是。他们的各种收费并非由市场决定,而是由政府部门核准。医疗是远离市场的行业,自然价值混乱,好医生的收入比该得的低,他们少了重要的动力,坏医生又没被市场淘汰,他们可以继续混下去。也就是说,只要没有市场化,中国的好医生永远处于被奴役状态,这样的行业,怎么会好起来?

而关于医疗,集中了中国人多数反市场的偏见,包括但不限于:

市场化以后,人就看不起病了;

每个人都应该看得起病;

穷人无法享受好医疗是社会的耻辱;

花小钱可以治大病;

让医生赚钱,他们就会谋财害命;

……

这些偏见,在一篇题为《含泪送别!8毛钱治好高烧的“不打针爷爷”,这才是医者仁心》的热文中,可以体现,宣泄情绪的转发者,看中的是“8毛钱治好高烧”,“不打针”,“这才是”。

连我这个外行都知道,导致高烧的原因很多,或有8毛钱治得好,或有8万块治不好,或不花钱也自愈了,同样一个高烧,同样高水平的医生,也会有不同判断。至于打针,那是医疗技术的伟大进步,打针也不是耻辱。

8毛钱治好高烧,不打针,并不是值得歌颂的事。一歌颂,无形中就制定了标准,无知的家长们一去医院,要的就是8毛钱治不打针,医生怎么办呢?我想,毫无责任心的医生,是可以按这个标准应付你,反正是你的孩子治不好病,关我什么事?有点职业自尊的医生,就会很痛苦。听外行瞎指挥,我的职业素养不允许,按我自己的专业标准治病,超过8毛钱还打了针,会被谴责。

在同样一篇报道里,全国著名儿科专家,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还有其他一些事迹:河北省卫生厅曾为胡皓夫特批了30元的特需专家挂号费,他得知后马上表示反对,后来也一直坚持着一般专家的9元挂号费。

胡皓夫生前曾罗列了他一个月的收入:3300元的退休费,1300元的返聘金,600元的国务院特殊津贴。“我的老同事和老同学中,就我一个还在坚持上班,但我最穷。”

胡皓夫医生自愿放弃更高的收入,这是他的权利,没什么好说的,我也一点不怀疑他的医术医德。以他的专业素养,可能也不会同意一些耸人听闻的话语。

但是站在医生的角度看,站在年轻人规划人生的角度看,奋斗成为全国著名儿科专家,一个月不过几千块收入,在老同事老同学中,是最穷的人。这样的职业,有什么吸引力呢?

一个全国著名儿科专家,这么穷,不应去歌颂他的奉献,他的清心寡欲,而是应该惭愧,这么好的医生,在现行的医疗体制下,只能穷,那么,医疗体制是不是出了问题呢?

你应该不会反对胡皓夫成为老同学老同事中最富的人吧?是的,只有这样,好医生才会多起来。

遗憾的是,假如胡皓夫富有,人们就会觉得他不那么高尚,哼,毕竟赚了大钱!因为过于迎合这种无知的、反市场的、视赚钱为邪恶的情绪,医生可能还将是个很糟糕的职业。

推荐:祝民营医院挖光儿科医生

上文:聪明人都是坚定的乐观主义者

聪明人都是坚定的乐观主义者

Antonio Donghi · Carnevale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句话上过学的中国人都背过。

这句话表示忧虑未来并不是坏事。为未来担忧,有时间概念,这是人独特的地方。

但是,你也很容易找到相反的指示,比如著名的“百合飞鸟无忧论”:“不要为明天忧虑,天上的飞鸟,不耕种也不收获,上天尚且要养活它;田野里的百合花,从不忧虑它能不能开花,是不是可以开得和其它花一样美,但是它就自然的开花了,开得比所罗门皇冠上的珍珠还美。你呢,忧虑什么呢?人比飞鸟和百合花贵重多了,上帝会弃你不顾吗?”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这对痛苦的人来说,是个精神安慰剂,未来反正是苦的,是注定的,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在现实中,很容易发现忧虑过多的人,他们的生活没有更好,发展到焦虑症,反而成了病态,到那阶段,忧虑吞噬他的大脑,任何一丝风险都上百倍放大,痛苦不堪。

你也很容易发现毫无未来感的人,过一天算一天,混。这类人谁也不喜欢,他若宣称自己是人类中的百合与飞鸟,估计你只会说他脸皮厚。

这可能会让你糊涂,那,该怎么办?好像各种说法有道理。

我推荐安德鲁·卡耐基的看法,它既是一个杰出企业家一生的总结,又符合发展的规律:90%的忧虑并没有变成现实,一个聪明人就应该是个坚定的乐观主义者。

砍掉你90%的忧虑,大概就对了。好好记住这点,否则,就会像很多人一样,忧虑太多,成为坚定的悲观主义者,成为笨蛋。

悲观者最后没活力,不行动,是必然的,因为行动增加不确定因素,增加忧虑。发展到极端的悲观者,就会开始禁止别人的行动,以为剥夺他人的自由是可行的,因为他人的行动会增加风险。

昨天的一则留言很典型:

“你不种地,我不种地,大家都不种地,最后没粮食吃,全部饿死”,这种直线式思维方式,在头脑简单的人当中,是非常流行的,还让这么想的人有管理国家的快感,你看,我对粮食安全问题有深刻见解!

在日常忧虑中,充满了各种这类高大、老套、庄严的忧虑,可能占据了80%。而坚定的乐观主义者,没有这类“高老庄”忧虑,因为一个人除了多考虑自己擅长做什么,并不需要考虑其他工作有没人做。

种地很重要,这么重要的事,不想做的人多,一定是因为诱惑不够,种地不挣钱了,因为技术进步,粮食太多了,便宜了。此时,劳动力将自愿转移到更有利润的地方。这么正常的市场行为,你忧虑它,不是神经病是什么?你还要禁止人们的自由,好让有些人捆绑在土地上,永远种田,以缓解你的忧虑,按你的逻辑,把你抓去,子子孙孙永远种田,你一定会很开心吧?

如果没人扫大街,人类就完了!如果没人种田,人类就完了!如果没人生孩子,人类就完了!你可以开列出10000000000条以上这类“如果”,把自己吓死。

百合会开,飞鸟会飞,田有人种,孩子有人生,一切工作都会有人做,当利润合适的时候,再辛苦的工作都有人做,经营好你自己,世界就是好世界,别瞎操别人的心。

推荐: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上文:中国的真实人口增长指出的投资方向

中国的真实人口增长指出的投资方向

Salvador Dali · Figure at a Window

中国的人口生育有无问题?有。

这问题体现在人口生育还无真正的自由,还处于被干涉的阶段,现阶段是全面二孩政策,即生三个及以上孩子,是违法的。但是随着生育率的下降,这个限制迟早也会取消,即在法律层面上实现生育自由,喜欢生育的人群,可以无限制的生育。

对人口的看法,观念层面有两个极端,一是将人口增长视为灾难与负担,最后导致权力介入私生活,以暴力限制人们多生。近几年的另一极端则是无限赞美人口增长,发展到呼吁权力继续介入私生活,以惩罚不生或少生的人。

持这两类观念的人,他们彼此对立,但他们都是自由的敌人,他们的核心思维是强制,都想做他人生殖器的主人,惩罚任何一种自由的生育选择,都是对自由的侵犯,在他们眼里,人只是牲口,得由他们进行合理的配种,让你们自由选择?那可不行,人类会乱的,一定要管一管。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也是中国实行“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二年,中国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人口出生率约为千分之十二,同比回落0.52‰,出生人口同比减少63万。

这一数据被大肆炒作,尤其是无限赞美人口增长派,他们甚至由此想到中国人口的最终灭绝,认为危机无比之大,除了继续侮辱污名不生与少生选择之外,更重要的是,其中的很多人借此呼呼权力的介入,要惩罚少生不生的,要鼓励多生的,这样,中国的人口才不会灭绝,中国的经济才会发展。这些人为了推销自己内心的干涉欲,连基本的常识和人性都丧失了。

2017年的中国人口出生率,它唯一的意义就是告知中国人真实的生育意愿,以及将面临的真实人口增长。它符合规律,随着教育程度的增加、经济的繁荣以及城市化的进程,生育率是下降的。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除了地球毁灭,宇宙死亡,中国人及人类,是不会灭绝的,不必杞人忧天。全球人口超过70亿,中国人口14亿,基数大到足够保持物种永续生存。

这个数据最有价值的,是其指向的投资路径。

把现存的两要素综合一下:

1、中国人口已经进入了“存量市场”,几乎所有城市的人口都增长的省份,只有河北和福建,许多城市面临人口减少的命运。

2、抑制一线及强二线城市的政策还会延续,这是新的户籍制度,只不过是由房票体现,这一最重要的投资,非本地户籍居民,在强势城市购房,可能性变小。

规律不可逆转,它只会暂时被干扰,中国的未来,终究是强势地区、强势城市的,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在自由选择的情况下,人的财富是智慧、勇气与努力的结果,一念之间,就能从小乡村搬到大都市,即使从大都市的贫民窟开始,你也能顺应规律,在财富增加的巨浪中,分得更多的份额。被锁死在当地,这可能性也变小了,绝大多数人,一生的重大投资,也就一两次,用掉了,就再无机会。

所以,你的孩子,年轻人,千万不要把他们拉回人口流失的小地方,即使有所谓的“稳定的工作”,这也是和规律对抗,在新的财富分配机制下,他们将成为更贫穷的人,而且后代又可能继续被锁死在当地。

人口存量市场,房票限制时代,选择的重要性比原来更残酷了。当外界有问题时,自己的问题就要更少。

的问题就要更少。

推荐:思乡病多是贫穷病

上文:我爱你时,我不关心全世界

我爱你时,我不关心全世界

Edward Hopper · Automat

连岳好,

这两天跟男朋友,互相汇报对人生的反思,提到高中以来最大的改变以及改变的原因,我把读你的专栏列为我改变的原因之一。希望这个诚实的马屁拍得你开心。

我们两个符合你列过的值得爱的人的三个条件:1.经济自由(或明显可能自由);2.平等对待恋人;3.独立,敢做决定,不从众,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虚荣者。并且我想遗憾地说,我在中国见到的三条全部符合的年轻人其实不算多(甚至挺多外国同学第三条做的也不到位)。

他的基本人生信条是不轻信任何人的意见,大部分事情都是凭自己的直觉、经验,加上慎重的反思。我为人处事的态度不如他强硬,但骨子里也是这种信条的坚持者。这样的信条有一个问题,遇上毫无经验的事情,尤其是必须影响到他人的大事件,显得有点忧心忡忡,比如前面提到的结婚生孩子。我们都还年轻,我26岁,他25岁,考虑这些事情正是时候但也不可能装得经验丰富。我因为在上一段感情中曾经进行到差不多谈婚论嫁的阶段,积攒了一些处理日常生活摩擦的小经验,顾虑相对少一些。他本身有一点完美主义倾向,老担心自己到时候表现不够好,常常提醒我他自己生活时不太爱干净,昨天又提议以后买个扫地机器人。其实我觉得他的优点已经远远盖过这些小毛病,这些都是可以设法改善的问题,说不定以后可以增加生活乐趣。

相比这些,一个确实比较重大的问题是生孩子。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俩都无比喜欢小朋友,甚至连女儿名字都取好了。但我在聊天中可以感受到他对于做爸爸这件事其实是没准备好的。两年前他跟前女友有了意外之喜,由于种种原因怯场了,打了胎,双方也因此在心灵上受了非常大的创伤。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个人渣,后来我们的恋情慢慢发展,他也才慢慢好起来。一个比较可能的原因是来自家庭,他提到过两次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以至后面离婚,所以特别恐惧吵架,大概也因此对生孩子这件事更加慎重。但最近周围有同学入基督教,他受到一些启发,觉得即使父母是人渣孩子依然可能长成优秀的人,心理压力小了一些。另一个原因似乎就只是年纪轻,果子尙青拧不动的感觉。

我跟上一任男朋友谈了几年,经历他从二十六七岁到三十岁的阶段,他也算个比较理智的人,但在结婚生孩子的事情上态度上变化挺陡峭,二十八岁之前生怕我催他结婚似的,二十八岁之后又有点异常着急,虽然这并没构成我们后来分手的主要原因,但期间是引发了一些不愉快的。我的其他这个年纪的男性朋友也表现出比较剧烈的心理波动。我不敢贸然从我的小样本中得出男孩子到了这种年纪就恐慌的结论,所以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大样本里得出过类似的推断?其次,不管是不是普遍现象,我爱的男孩子到了人生中角色转换的关口,显得有些紧张(其实我自己也多少有点紧张),我愿意耐心地陪他一起成长,可是我们怎么做才能更平稳地度过这一段呢?欢迎指导大纲及各种tips。

成长中的女孩子

————————————

成长中的女孩子:

爱是最个人的事,在春节期间,中国的亲戚们试图把爱变成集体的事,你想想就烦,这就是证据。你爱她,她爱你,这就够了,多一个人介入,就是小三。

一个人陷入爱情,他要考虑什么?我最爱的小说《1984》里面有个我最爱的情节,温斯顿与朱丽叶违反老大哥的禁令,秘密同居,温斯顿是个有良知的宣传干部,满心想着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如何让下一代人接触更多的真相,甚至不惜冒生命危险以求保存一点真相。朱丽叶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有些生气,她说:我不害怕风险,但我不会做这些事,我不关心一下代,我只关心我们。

这几乎就是爱情宣言:我不关心世界,我不关心他人,我不关心下一代,我只关心我们,我只关心我和你。

顺便说一声,这个情节反复在我脑海里出现,对我成为一个真正的自愿主义者,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这不是说世界与他人不重要,而是他们处于爱情关系的外缘。并不是世界自由了,个人就自由,而是你做为个体自由了,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爱情中,你和你爱的那个人最重要。他若具备三要素:经济自由;平等对待恋人及独立,那么,他和别人相同也罢,相异也罢,又有什么关系呢?灯泡会发光,它就是三角形的,和全世界其他球形灯泡完全不同,也能照亮你的房间。

我爱他,然后为了我们的爱情,才会想到在不改变原则的前提下,如何与他人及世界处理好关系,尽量减少对抗,以提升爱情的存活率和质量。这就是种子长成大树的顺序,它先关心自己这小小的一粒,长出一点根,先伸出两片叶子,不停得到营养,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它不会躲在土壤里沉思:森林会不会很残忍?身边这棵松树好不好相处?阳光够用吗?

不要忘了生长,不要停止爱。好的爱情,大概就是如此简单吧。

成长需要时间,每个人也会面对不同的成长问题。你的男友面对某个成长问题,这个问题是男人的普遍问题,还是他个人的独特问题,与成长的关系不大,总之,你们必须面对这个问题,既不会因为是所有男人的共同问题而变得不是问题,也不会因为是个人的独特问题而变得更是问题。

爱情一直会出问题,爱就是在解决问题中成长的,指望爱情不出问题就像买了一部好车而指望它从不出故障,那是违反规律的。

我有个朋友,他的老婆有次痛得打滚,他是这样处理的,打电话问他妈,他妈说,这种情况,我不会痛,我知道的女人也不会痛。他于是安慰他老婆:你应该不会痛了,我妈说她不会痛。这句话就把老婆变成了前妻,因为标准答案没有让她止痛。

任何人的痛,任何爱情的问题,都是个例,出现时,不要想着去做民调搞大多数人喜欢的答案,那样不会有爱,因为这样的人人格并没有独立。

祝开心。

连岳

推荐:不仅是丁克反悔,婚姻中的女性还有更多不利

上文:让我在这雪地上重整旗鼓

 

让我在这雪地上重整旗鼓

M.C. Escher · Snow

(第一次接触此活动的朋友,请先阅读:为何下周对你很重要?)

雪都下了。一月份就要结束了。

一年刚刚开始,一年却将过去十二分之一。

日历是有趣的发明,它提醒我们每一天都要重组生活。

一天、一周、一月,它们的开始,总是有人在告诉自己:要做些重要的事情。

来,在一张白纸上,在书页的空白处,在雪地上,写下你下周想做的事。

雪会融化,你做的事也会消失,但你却一直在成长。

这是第21期下周很重要。

推荐:做事不要拖拉

上文:用一生去温暖那个躲在黑柜子里的恐惧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