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相爱的女人,有无未来?

Victor Borisov-Musatov · Two Ladies

连岳:

2018新年第一天好!

今天很高兴,看到你把自己的公众号改成“将最好的观念传递给最多的人”。经常把你的文章推送给身边的朋友,希望他们能多靠近一些真理,懂得去争取更美好的生活。

关注你也有一些年,看到很多人分享他们的故事,在你这里汲取了前进的力量,让人鼓舞。4年前,人生的一个大转折,我曾想过提笔寻求你的建议,但终究自己做了选择。然而,人生终究有一些槛,自己无法突破,希望听听智者的意见。

自从大学毕业,我一人独自在欧洲留学多年,去年回国工作。回来的想法很简单,找个相爱的人安定生活,属于主动选择,并无外界任何压力。去年夏天,和多年未见的高中初恋重新认识,接触,并相爱。但也许当时,我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从未想到这段感情将面临着重重的困难。

她大学毕业后,马上结婚生子。看到这里,你大概也猜得到为什么她会陷入婚外情。她的老公属于乡下富二代,大学毕业后,没有工作、在家赌博、去澳门赌博、整天沉迷游戏、在外面找女人、每天喝酒玩到三四点才回来、经常要打她(但最后都被劝住)。而她,在事业单位工作,一直以来安分守己,即使面对这样的对象,她也选择默默隐忍。她是独生子女,从小就是在重点小学,初高中学习,父母的掌上明珠,属于城里的孩子,从小知书达理,温良敦厚,但从来没离开过这座城市。这么多年,她所遭受的一切,统统选择一个人承担,并无对父母开口倾诉。她说,不想让父母担心。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3-4年。其实,我一直很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早些提出离婚?她给的理由是软弱,害怕。但我觉得在她内心深处,她是能接受只要有孩子在她身边,有个所谓的完整家庭,父母看了高兴,她是能忍受眼下的生活的。

如果她能一直接受这样的生活模式,旁人也无可厚非。可是,人往往可悲在内心的欲望永不死。遇到我之后,很快她搬回了娘家。但这一年来,她似乎始终无法下定决心离婚,总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东西,和太多无法面对的现实障碍。也许最大的障碍是,我也是女生。她在意要失去自己的孩子(因为如果打官司离婚她无法获得抚养权),在意别人日后如何看待评论她父母以及她的孩子,在意我们日后将面临的困难。前两天,她突然告诉我,决定回到那个家,为了她的孩子。因为孩子在她离开家之后,表现非常坏,常常骂人,打人,对她有很强的恨意。我很震惊。如果因为我是女生,她无法突破世俗和我在一起,我表示理解。可为什么她不能重新选择一个至少品性纯良,能好好相爱的男人去开始新的家庭生活呢?非要回去和那样的一个渣男在一起,隐忍自己,我实难理解。而且,孩子在这样的一段糟糕的父母关系中,如何健康地成长?后来咨询了身边一些有孩子的同学,她们表示,母亲最难割舍的就是孩子,她的选择也是人之常情。慢慢地,我也劝说自己去接受每一个人的选择。毕竟两个女人要想在中国生活,面对的压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我是不是应该更加主动地去割舍这段感情,才是对彼此是最好的选择?

她说,其实她内心也很纠结,没有完全想好。一方面放不下孩子,一方面跟我相处融洽,渴望相伴到老。

亲爱的连岳,这一团乱麻中,还能有生还的机会吗?

夏天的风

_____________

夏天的风:

新年第一天,就收到一封充满各种矛盾冲突的邮件,这提醒我们一个常识:人生的艰难与挑战,并不会被新年的时间分割线切断,去年没解决的烦恼,今年一定还存在。

除非你把烦恼杀死,烦恼就将一直追杀你。

很开心你注意到我的公众号简介改成了“将最好的观念传递给最多的人”,好观念都直白明了,但是理解它,运用它,或许要花一生。让我们一起努力,不要放弃。

有一条好观念是:绝不让他人为自己牺牲,更不能欺骗他人为自己牺牲。这条好观念让我们真正自立,我们不会欺骗他人,不会当寄生虫,我们也不会因为餐馆少算了餐费而窃喜,我们可真正理解诚信。

由此可见,任何一条好观念的建立,都带动一个好生态的建立。当我们成为一个真正负责的人时,就会有勇气树立好观念,明知暂时不为人所理解,将面临冷遇、嘲讽和敌对,也要说出来,坚守它,这样,才能为我们所爱的人挡挡凄风冷雨。

我同情这故事的一切人:你,你的女友,你女友的丈夫,你女友的孩子。

其中,我第二同情的是你女友的丈夫,你邮件里的渣男。虽然,他有许多缺点,赌博及暴力倾向。如果你的女友婚前没向他坦承性倾向,那就等于欺骗了他两次:骗婚及出轨。出轨互相抵消的话,骗婚相当于骗了他的人生,这是另一种谋杀。

人是自己的主人,一个人的性倾向,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当然由自己做主,自己承担后果。同性恋承受的压力,我很同情,但这注定是必然承受的压力,正像一个人天生穷,天生在贫困山村,天生带有疾病,阻力总是更大一点,但这不意味着就有欺骗的特权,是吧?

人是脆弱的,很难与主流对抗,有时这主流是残暴的、错误的。对抗的结果就是毁灭,我不主张对抗。一个同性恋者,如果预判其所处小环境过于凶险,会迫害同性恋,那么,我不主张其出柜,隐藏自己保护自己是合理的。

应该说,在现在的环境中,隐藏自己可以活下去。单身、不婚不育,都不至于活不下去。同性恋伴侣,悄悄生活在一起,在发达都市,并非不可能。

为逃避自己的压力而伤害无辜,这是触碰底线,“个人的脆弱、生活的小众”也无法成为正当的借口。

你建议女友去找一个品性纯良的男人生活,我为此感到震惊,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伤害无辜。你女友回到渣男身边,继续互相伤害,似乎不可理解,但她做得好的一点是,她没有去伤害另一个好男人。

你的女友,是个软弱的人,她所处的系统,绝不会接受她是同性恋,她尝试抗争后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不足,包括不相信你有拯救她的力量。在这深切的悲哀中,这个故事中最值得同情的人,她的孩子,重新得到了母亲。这对孩子来说,是个幸运。她想以婚姻,压制性倾向,又想以孩子,走出婚姻的不幸,在这逃避过程中,追杀她的烦恼,力量越来越大,最后牵连孩子。

你的女友,已经接受不幸,甚至在渴望不幸,当所有人都同情她被丈夫虐待,所有人都对她孩子说:你的母亲为你付出了一切,在那个时候,她反而得到暂时的解脱,正如极度悲伤的人,试图以自残,用疼痛,这种最本能的反应转移注意力。

在这家庭关系中长大的孩子,可能也充满了困惑与苦恼,他不知道一切痛苦的源头是什么。这源头,就是妈妈当年的一次逃避,一次伤害无辜引发的伤害链条。但愿这孩子以后心智强大到足以挣脱这链条。

人可以软弱,但软弱到伤害无辜,软弱到让他人承受自己命运,这就是恶的巧妙表现形态:我软弱,所以我可以伤害你。这比强盗更可恶,因为强盗知道自己作恶,而你只有委屈。

祝开心。

连岳

推荐:为何在感情中慢慢变得不如一个应召女?

上文:你好,我们的2018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