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何渴望迫害?

Henri Matisse · La gerbe

昨天收到一封女同性恋者的邮件:

连叔:

今早看到这篇《两个相爱的女人,有无未来?》,当即决定一定要再给您写一封信。因为在女同性恋这个圈子,氛围就是这般压抑,大家聊着聊着却好像豪无出路,一边诉说自己的苦楚,一边又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我大概是在大学时期,才明确知道自己是一个女同性恋,因为童年的经历,的确让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五年级,我的母亲就因为中风偏瘫了,初三时在门外偷听到父亲得了癌症,高考完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又因为计划生育的问题,小时候差点被爸妈抛弃,爸妈于心不忍,只好把我寄养在老一辈身边,能在一起时又不断经历这些疾病的变故。那时的我真有资格说一句,我真是太不幸了。

然而,在我能决定我怎么活的18岁开始,我选择了我想学的专业,我改变我悲观的性格,我挑选我工作的城市,我决定我从事的岗位。我无依无靠,在彻底放下能依赖别人的想法后,我独立了。在这过程中,我的情感意识也开始萌芽,知道自己喜欢女生丝毫没有让我痛苦,我想不出有什么可痛苦的点。伤害父母?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我的母亲在儿时经历过父亲去世,自己被领养,年轻时又经历丈夫和自身的疾病,老来丧夫。我这点事的确让她有一点不舒服,但远伤害不到她;和别人不一样?大概我从小就发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一直就比别人矮,除了生活有一些不便利外,其实也没什么;舆论压力?这一点是最可笑的,我就是和别人一样是异性恋,在婚恋时那些评判标准我也达不到,家庭经济极差,家庭不完整;工作难找?我觉得同志不结婚不生子反而是优势吧。

 不幸的同性恋是一群什么样的群体呢,我觉得是极其懦弱者联盟。他们怕伤害父母,甚至觉得形婚都是伤害,把自己陷入到无解题中,即知道自己的性向注定伤害父母,不选择一个较轻的伤害,然后就怪社会,逃避。是不会做题的蠢蛋。他们怕丢失工作,殊不知这一生不管主观意愿还是客观发展,人不可能做一份工作到老,换一个工作都能把他们吓住。他们怕没有朋友,明明这一生我们不断的换着朋友,他们却懒得再找个朋友。他们怕没有尊严,然而不尊重自己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尊严了。

同性恋是少数群体,不是弱势群体,这个时代并没有把同性恋抓进牢里,不幸的同性恋者遇到的坎坷,是任何正常人都会遇到的坎坷,用自己同性恋的身份,掩盖自己是因为懦弱而遭遇不幸,是卑鄙的。我有资格吐槽这群人,是因为我真正遭遇过不幸,完全不是他们那个样子。作为同性恋,我没有一刻因为这个身份而倒霉,我的工作还在,我的朋友还在,我的家人也都在。

读者蓝游游

蓝游游,虽然没见过她,但感觉也像老朋友,她经常给我留言,分享生活中开心的事。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对同性恋群体的反思与批评,由她来说,更好一些,或许这个群体也更能接受。

关于同性恋话题,十多年来,我写了许多,贯穿其中的主题始终是“这是个人的选择,自担后果,是他们的自由”,我反感对他人私人生活的侵入,我甚至认为婚姻只要当事人同意就可以了,形式可以多样,同性婚姻、异性婚姻、单偶制、多偶制,都可以,并不需要由法律定义一种正确的婚姻形式:两个异性成年人的单偶制。

但是无论语调多么温和,立场多么中立,明显在维持其权利,一定会收到同性恋者抗议的声音,认为我在歧视他们。

刚开始我很不理解,人不可能缺乏这基本的阅读理解能力。后来成了规律,我就想,症结并不在阅读能力,而在于一些同性恋者需要被歧视,被迫害,所以,他们在任何有关同性恋的言论中看到歧视与迫害。

为什么呢?这可以为自己的不作为去寻找借口,甚至为自己去伤害他人去寻找借口。正如昨天另一则留言显示的心态:

这些逻辑就是高级黑,如果一个人多接触几个这款“我骗婚,但这是社会的错”同恋性者,他们不太可能对同性恋有好感,也很难支持同性恋争取自己的权利。这可能也是蓝游游气愤的原因吧,猪一样的队友。

受迫害幻想症,存在于所有人群:即认为总有外力针对我,不是我不努力,是外力太强;我做错事、甚至骗人杀人,也不是我的错,是被迫的。这种病,具有魔力,因为你一感染,你做错了任何事,全世界都要宠溺你,你做得越错,世界欠你越多。这逻辑爽到飞起吧?

起步低,弱势,少数,更容易感染这种病。

一个穷孩子,更容易相信自己不成功是因为没有富爸爸;

一个文凭低的人,更容易相信世界由文凭高者掌控;

一个穷人,更容易相信别人剥削了他,欺骗了他;

一个失败者,如果认定世界乱套了,没有了正义,那么,失败就变成荣耀。

奋斗太辛苦了,甚至看不到希望,承认自己做得不够,太难了,把责任推给别人,你在阴沟里躺着就很舒服。

同性恋群体,压力肯定比异性恋大,有些人连父母的认同理解都得不到,再叠加其他人人都有的生活压力,脆弱一点的,染上受迫害妄想症,也就不奇怪了:我的一切不如意,都是因为同性恋被歧视。只要你们把我当公主,我就不骗婚。

这种疾病,或许用逻辑治不好,这篇文章,照例又会引来抱怨和抗议。在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感谢蓝游游这样活得好的勇敢者,她真实地证明,没人迫害你,你过得不好,并不是因为你是同性恋,你这么软弱,这么推诿,这么娇气,这么爱骗人,就是异性恋,你也过不好,你只不过恰好有个同性恋当成逃避的借口。

我们,都能从这逃避路径得到启示,在我们特别软弱的时候,不要渴望迫害,不要妄想受到了迫害,那样你一定会如愿弄糟你的生活。

推荐:在正确中错误,这是巨型拖延症

上文:两个相爱的女人,有无未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