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和他们不一样

Camille Pissarro · Young Peasant at Her Toilette

人要有负熵能力。

熵是什么,是混乱、无序、衰败、死亡。世界注定是熵增的,用个简单的例子可说明,你家今天打扫完卫生,几天后,又慢慢变脏了,需要再次打扫,钟点工阿姨的工作不定时定量,熵增就要毁掉你家的整洁。

我如果跟你说,你家不需要打扫卫生,因为过几天又会脏,你可能觉得我是神经病,而且你这感觉是对的。也就是说,其实人人理解熵增定律,人人也有能力在小环境与熵增定律抗争。

人是自然界的奇迹,他天生具有负熵能力。因为人的出现,就是一连串负熵事件的结果。一个人,只要想,可以增加秩序与活力,程度不同而已。

人有负熵能力。

你不想睡懒觉,早睡早起,这是负熵能力。

你想健康,不吃垃圾食品了,这是负熵能力。

你从懒散的生活中突然惊醒,变得自律,这是负熵能力。

你说,我要和他们不一样,这是负熵能力。

当一个人从周边环境抽离,和他们不一样,这需要巨大的勇气,也是一个人独立必然面临的节点。是很难,但是人人做得到。

昨天说到占小便宜的话题,我当然是不主张占小便宜的,心思花在小便宜上,你就变成一个便宜的人。有一部分意见很有意思,是熵增的困惑:占小便宜毕竟人性,是多数,一个人生活在占小便宜的环境里,怎么可能不和他们一样?怎么可能不占小便宜?

这是经典的反问。当你要做任何改变时,显示出一点“要和他们不一样”时,就有人跟你说,这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超脱出周边的环境?你迟早会被同化,这是人类社会的熵增。

很多人在这经典的反问中放弃、沉沦,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成为周边环境的平均数,他们占小便宜,所以我也占小便宜,他们衰败,我也衰败,没办法的事啊。

这种反问其实是不成立的,虽然很经典。

同样这么问的人,换成另一个情境,他就很满意“和他们不一样”了:

成绩一般的孩子是多数,他的孩子是学霸,不一样,他会害怕吗?难道会警告孩子:下次再考这么好,打断你的腿!和别人不一样,迟早会完蛋!

他身高一米八五,又大长腿,和周围的矮个子橄榄形不同,他难道不是沾沾自喜,以为姑娘只爱自己是正常的?何时想过跟人平均成一米六呢?

他发了大财,脱离周边的贫穷境地,难道不庆幸?难道变穷才心安?

这些“和他们不一样”,自然而然发生了,发生在谁的身上,都觉得可以承受。所以,放心,每个人都有能力“和他们不一样”,人可以超脱出周围的环境,即使你周围环境没有一个偶像,也能做到。前不久,有个人告诉我:从我10多岁时,就知道,我的父亲,做的事,几乎都是错的,我对自己的教育就是:以后碰到同类事情,不要和他一样。

这种把父母当成反向指标的孩子,应该不少,很多长得很好。环境很糟糕,却想办法成长的人,就是负熵能力强的人,放在任何一个环境,都不会被同化,人类社会,也是靠这种负熵能力,才逐渐变好的。

因为周边的人都占小便宜,所以我也得占小便宜。这是最典型的占小便宜思维,一切占小便宜的行为,都是由这思维引导的。当一个人想推诿责任时,当一个想变成衰败与死亡力量时,这种“因为周边很糟糕,所以我不得不糟糕”的句型就会出现。

不占小便宜是件多大的事?你不占小便宜,会死?

你做的选择,和他们不一样,真做了,都像不占小便宜一样,小事。你不想做,只是自己负熵能力低,自己太想占小便宜而已。

你要和他们不一样,当你有机会和他们不一样时,不要害怕,那正是成长的机会。

推荐:不会找爸爸的人,将沦落到底层

上文:最常见的毒害孩子的话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