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浮躁的社会”,那只能证明你傻

Joaquín Sorolla · New York

“浮躁的社会”,这个词组,青年学生、知识分子、以及批判者,高频使用。

它有两个效果:一是显示自己独立于社会之外,是“沉静”的另类;二是所有问题有“社会”背锅,我没书读,因为浮躁的社会;我没房住,因为浮躁的社会;我看不起好医生,因为浮躁的社会,我不舒服,因为浮躁的社会。

“浮躁的社会”,只是五个字,可甩锅,可自夸,用起来怎么会不上瘾?我觉得孩子们一进大学,如果恰好碰上一个夸夸其谈的老师,又多看了几个批评家的议论,他们学会使用的第一个大型坏词,一定是“浮躁的社会”。

多年前,一个报纸的评论员脱口而出“浮躁的社会”时,我问道,这个词具体指什么呢?

此人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吧,我知道有刚入社会的小年轻炒一套房,一年就赚到我们这些评论员一辈子的收入!炒房的人得利,我们这些精神产品生产者反而受穷,这不是浮躁是什么?

我说,既然你知道炒房能赚这么多钱?也没人拦住你呀,你为什么不做呢?炒房又不妨碍你写评论。我想,原因只有两个,一是你没有这个判断力,二是你没这个胆量去拼。

后面,朋友就当不成了。此人现在的文章,也还爱用“浮躁的社会”,这个词组基本上指人们爱财、逐利的行为,不愿意读书,不爱做学问,没有静静地品味生活。

我是个读书人,但只要没人强迫我不准读书,我完全不在意别人和我不同,更不会因此生气,如果一个人不读书、不做学问,而赚了钱,那说服他有独特的赚钱本领,值得研究学习,而不是觉得他不正常;如果大家都不读书不做学问而赚到了钱,要做的更不是跳脚痛骂,而是要反省,这说明当下读书做学问的整个系统都是错的,需要大改革。

把精神看得高于物质,把读书看得比赚钱高尚,这是致命的观念。世界运行的真实规律是:没有物质,不会有精神,赚钱比读书更难、更高尚。一个人的错误观念,总是会败给真实的规律。遗憾的是,太多师长传递的是这种错误的观念,而在市场上,商人们更少持有这种错误观念,认同会赚钱就有本事,从这个角度来看,孩子呆在学校的风险比呆在市场上,其实更大。

不少人赞赏欧洲的安静、古朴和慢节奏,以反衬中国社会的“浮躁”。这种对比,曾经也发生在欧洲与美国之间,在美国上升期间,美国的知识分子也多是如此看待问题。

美国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1867年重回欧洲,他的判断却完全不同:“在欧洲,好像没什么进步的东西,如果排除这个大陆上的几个首都,那么这里的每一件事情看起来都是静止的。而美国到处都呈现出这样一番景象,就像书中描述的建造巴别塔的景象:成千上万的人来回奔忙,比他的任何一个邻居都要有活力,而且所有人都参与到这座通天塔的建设中来。”

1867年的美国,多像现在的中国。在错误而流行的观念看来,浮躁、低俗、粗鲁,随时会完蛋;而在企业家看来,却生机勃勃,是个做生意的地方。

你可以观察一下自己的词汇,如果冒出“浮躁的社会”,那得自省;如果刚从大学放假回来的孩子,嘴里多了这个词汇,那么,就扣掉一些生活费,以示惩罚吧。

推荐:我为资质一般的穷孩子设定的求学工作计划

上文:强奸谋杀案经典逃生启示:做事不要拖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