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主流职业规划是错的?

 

昨天有读者留言:“高考的佼佼者,本硕博,轮转,通宵,科研,成为专家了,挂号费才14块钱。太侮辱人了。一个不需要专业知识就可以上岗的保姆阿姨的费用都一个月靠近万元了。太侮辱人了。”

自由的市场,体现为一个人可以自由为自己的服务定价。保姆、阿姨的职业就处于这种自由的市场,她们的收入差距极大,不称职的可能工作都没有,收入是零,而诚信、勤快、眼里有活,获得主人信任的保姆阿姨,供不应求,收入远远高于当地平均工资,高于白领,是很正常的,她们的收入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服务质量,政府不会干涉,或干涉度趋近于无,逢年过节,雇主自愿给保姆阿姨一个红包,政府也不会查她违纪。

而医生,丧失了为自己服务定价的权利,你在自由市场,值1400块的挂号费,对不起,也只有权利收14块钱。即使雇主(即患者)自愿给一个红包,也不能收,收了就有风险。

所以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医生护士不如保姆阿姨,就在于前者的自由度远不如后者,前者处于被奴役状态。高明的掌控者不会让你饿死,那样一夜间就没人干了,社会大乱,他会让你的工资活得下去,还给你一点盼头,你总以为再熬几年就好了,甚至还留有灰色收入的空间,你可以通过这点弥补一些,起到部分市场作用,但真要收拾你的时候,这就是罪证。

护士其实一改行就有金饭碗,但即使我说出来,也不会有多少人改行。

同样的技能,只要你有为自己服务的定价权,自由度增加到极限,你的收入就可能达到理想的上限。

护士转行去当保姆阿姨,相当于牛刀杀鸡,降维攻击,将改变这个行业。护士要学习保姆阿姨那点技能,很容易,而保姆要获得护士的技能,却很难。如果护士转行成为高端的保姆阿姨,收入大增是预料之中的。富裕的家庭请一个的需求很大。

看到上面几段放,可能有不少护士觉得伤自尊,这点我理解,我也请求你们原谅,我只是在讲一个道理。在社会阶层划分中,护士高于保姆阿姨,让前者转行当后者,观念上很难改。但这只是名相,改起来很容易。以后叫做“家庭高级助理”,“私人护理专家”,收入又高,接受的人就会多起来。

辞职、转行,从头开始,这都是勇敢者的游戏,大多数人的职业注定从一而终,再苦都会熬到头,善于奴役的人,就是抓住人性的这个弱点。医护人员,时间、金钱上的沉没成本高,又被封成“白衣天使”,辞职转行的概率更低。

很多父母为孩子规划职业,很多人为自己规划职业,第一条是要进体制,要有保障,从自由增加收入的角度来看,是犯了大错,一进错门,就错一生,把自己服务的定价权拱手让给别人,以期得到保障,结果就是大失所望。

很多医生家庭反对孩子成为医生,这是在具体的行业意识到非市场的危害,希望孩子不要重蹈覆辙,但这还不够,选择职业,要记住这句话:如果你希望以自由换取保障,那么,你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

自由就是你的保障。牺牲自由换取保障,相当于卖主求荣。

推荐:我为资质一般的穷孩子设定的求学工作计划

上文:医生为何成了糟糕的职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