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跟谁姓?去谁家过年?

Lucia Demetriade Balacescu · Promenada pariziană

连岳:

老婆提出离婚,从相恋至今5年,这其中,我们有过许多矛盾和争吵,但是我们挺过来了,而且顺利结婚了。

对于她作出这个决定的理由主要有:性格不合,结婚前的争吵伤害太大。她说她在结婚前已经对我毫无感情了,结婚仅是为了不违背父母,且她以为能够一直忍下去,却发现不能。

有一个矛盾是双方家庭引起的,她是独生女,她父母希望结婚后,在过年的时候轮流回对方老家过,以及以后生两个孩子的话需要有一个随她姓。但是我父母是非常传统的农村人,他们最最看重的也是过年是否回家,孩子跟谁姓这种问题。就因为这样,我们两个之间也争吵了很多次,我主张我们两个一起协调双方父母解决这个问题,而非两人之间对立起来。但她总会觉得我有私心,对于我的提议怀疑是不是我只想着自己父母的感受。这种事情本就是父母的问题,而非我们之间感情的问题,我很希望不要影响我们的感情,遗憾的是我们仍不断产生争吵。我甚至想提议过年哪里都不回,选在其他时间多回去看看,因我觉得只要心里有他们,其实什么时间回去又有多少差别呢。

结婚后,我觉得所有争吵总算过去,只有过年回家的事情没有解决,我们也一定会解决的。其实我也没有很糟糕,有一份有前景的工作,长得还行,年轻,我下班后做饭给她吃,会做家务,给她足够的信任,私人空间,尊重并支持她的决定(比如出国),孝敬双方父母,对她专一。问题是,在她眼里,我的缺点占据上风,包括:小气(特别是争吵时未能主动安慰她),不浪漫(特别是节日时),不体贴(未能接送经常接送她),不融入她的朋友圈,做事拖沓等等。你瞧,我自我感觉是否太过良好了,更可能的情况是一项缺点在她眼里可能就盖过所有我自以为是的优点 。

现在甚至到了去法院上诉也要跟我离婚的境地。你说曾经的亲密爱人,1000多个夜晚的睡在身边的人,有过许多幸福时刻,奈何如此绝情。

我放不下,我还是爱她,我不认为是性格不合,而是做事方式导致的。我很后悔曾经未作出的努力,现在时刻在想要是当初我做了什么什么,现在应该会是怎么样。

连岳,你说这种状况下,我该放弃还是坚持,继续坚持下去是不是真的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吴所谓其实有所谓

——————————————

吴所谓其实有所谓:

如果我的左手突然断掉,鲜血直流,白骨森森,接下来该做什么?

自然是赶快上医院,分秒必争做手术,把手接回去。工作表上其他的事,就暂时放下了。

上面的事说明,人不会回避急迫的危机。当你回避时,说明你不认为其是紧急危机。老婆抱怨一件事,你总是敷衍,以为她说着说着就会好,这不是你的性格,这是你的无视,家里着火了,你不会让它先烧一阵再说吧?

急迫的危机往往不会毁掉的爱情,因为它总是得到足够的关注,往往会因为拖延小危机而让当事人心事烦恼,就像脸上老有只蚊子在叫,就像老有挠不到的痒,不致命,却让人抓狂。

婚姻最大的敌人是对方的小小不满,小小怨气,小小愤怒,那就更会拖得无穷无尽了。看看身边的怨偶吧,多是由此产生。

比如双方都是唯一的孩子,轮流回老家陪父母过年,两个孩子各随一姓,这都是合理的要求。我甚至认为这是标准答案,这么操作最公平、矛盾最少。合理的要求,就要得到执行。激怒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承认其合理要求,然后坚决不执行,甚至为此吵上一架。不幸的是,它最常出现在婚姻中。

你觉得,这不幸无解的根源在于你父母:他们是“非常传统的农村人”,孩子跟谁姓,去哪家过节,对他们来说太重要。这种父母背锅法在婚姻中也很常见,中国的父母又多不争气,喜欢给孩子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难道新一代注定不幸?不是的,客观地说,这是新一代人没有承担做决定的责任。

双方有共识,各自负责搞定自己的父母,该说理的说说理,该吵架的吵吵架,坚守住两个人的空间,这样的婚姻才会长久。你父母是“非常传统的农村人”,你不是吧?她是嫁给你,不是嫁给你父母,做为丈夫,你有责任让她不受“非常传统的农村人”的折磨。

她到了要起诉离婚的阶段,这婚姻挽回的可能性不大了。不过可以借此机会让你的父母受点震撼教育,让他们知道,女性从属于男性的婚姻不存在了,硬要为难她,婚姻都不保。这样,你下次婚姻时,父母就会更容易沟通了。

是我父母不讲理,是他们要欺负你,不关我事呀,不要怨我,我还是爱你的。用这做为推拖的人,婚姻不可能快乐。

要向Ta说,没关系,我会搞定我父母,他们无法给你增添烦恼,并且说到做到。这样的婚姻才可能快乐。

父母对孩子婚姻生活的强制,孩子跟谁姓,去谁家过年,都无法商量,看起来是小危机,其实是大危机,应该马上解决。

再说一次最好的办法:今年去你父母家过年,明年去我父母家过年;一个孩子跟你姓,一个孩子跟我姓。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我爱你时,我不关心全世界

上文:谁都有一技之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