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节,请待我如老友,别再伤害我

Edouard Manet · A Good Glass of Beer

很多人的春节,以满怀希望开始,以心碎结束。

你精心准备礼物、制订行程、抢票,想象这个长假将充满温暖的和好,善意的理解以及真诚的祝福,当然,还有大量的美酒佳肴。

美酒佳肴倒是一定会成真。其他希望都落空了。

你的恋情,你的婚事,你的性事,你的生育,你的孩子,你的收入,你的工作,将被一一议论,你与他人不同,你不按他人期待生活,都将引来焦虑的批评、压抑不住的愤怒,那些批评者,本应是最亲近你的家人。

过完春节的感觉,就像你被剥光所有衣服,涂上柏油,粘上羽毛,游街示众。这种情形,美酒佳肴也没有滋味。

然后,受伤的人花几个月或半年时间疗伤,找到理由原谅那些伤害,期待下一个春节。

最恐怖的是,突然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也是如此说话,将自己的焦虑、失落和对世界的不满,用爱包装一下,逼迫那个归家的游子无止境地接受。愤怒、心碎、落泪,乃至决裂。一出经典伦理悲剧又重演。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堕落呢?为何在分开后才想到应该温柔?为何总是伤害后才想到应该关怀?

我们其实有爱的能力。

我能轻松描述自己爱自己的画面:在傍晚,一天的工作、阅读都已经完成,我喜欢倒一杯酒,坐在窗前,什么也不想,静静地看着港口往来的船只,此刻,我觉得世界很美,我也美。我对世界不苛求,世界也不苛求我,我更不会苛求自己,我们彼此接受。这就是爱自己吧。你一定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画面。

我也能轻松描述爱老友的画面: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度过许多时光,我们路径不同,甚至观念也不尽相同,我们一边干杯,偶尔彼此调侃,我们接纳对方,包括接纳对方的错误。

人到中年,我只会赞美朋友,批评朋友的事,自有他们的敌人做,我为何要充当苛刻的全能审判官?谁又能当那种角色呢?

记得有一次,我和好友喝到下半夜,不得不散场,他的司机送我们回家,他在副驾驶位,我在后座,两人一路都在睡,我到家下车,走了几步,听到他开车门叫我:连岳,等一下。他摇摇晃晃走向我,紧紧拥抱我。我们两个男人,异性恋,就那么在寒风中抱了一会,然后告别。

与老友相亲相爱,你也一定有一个属于自己画面。

我们能爱自己,也能爱别人,春节相聚,亲人也罢,朋友也罢,遵守老友原则,就只有爱,而没有伤害:

1、接纳。他不同,他失意,他消沉,都接纳他,他才是他人生的主人,他不是为了取悦我而生。

2、倾听。倾听是接纳的标志,是接纳的后继,他的诉说不会被纠正、被批评、被嫌弃、被攻击,他像将军回家,脱去盔甲,在你身边坦腹鼾睡,他觉得安全。

3、交流。他是你的老友,他接纳你,他在倾听你,你想说的,都和他说吧。

爱自己,爱他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没有炫耀,不分出高下,没有教师爷,也没有审判官,我们在一起,就是说说心里话,因为爱,酒总是太少,时光总是太短,一眨眼宴席要散,假期要结束,我们又要告别,叫住正要离开的他,在寒风中,拥抱一下。

亲爱的老友,我爱你,我们还会见面的。请你做好准备,虽然我爱你,可是,我会调侃你,我会恶搞你,我会记住你的糗事,不时拿出来打趣你,我们会笑出泪来,像是飞到云端,我们在一起,成长的一切,都变成有趣的往事。

我们平时都挺忙,在这短暂的假期,我已经计划好与你的聚会,我们一起怀念过去,我们也一起畅想未来,我知道,你也做好了计划,那么,我们就聚会两次吧!

来吧,老朋友,干杯,致敬友情!致敬未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