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禁赛,孩子如何在教育新政中胜出?

Gerard Sekoto · Children Playing

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算是终结了最近的争论。

教育部刚下了《十项禁令》,包括:包括严禁学校自行组织选拔生源考试;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以各类竞赛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设立任何名义的重点班、快慢班;严禁初高中学校对学生进行中高考成绩排名、宣传中高考状元和升学率等等。

教育部还让小学生三点半下课,将更多时间交由家长负责。

这一切都是围绕着减负,据说很多家长意见很大,认为禁令将降低学生素质,为保持素质,又不得不上补习班,小学生三点半放学,要照看,要教育,减负措施都增加了家长的负担。

在说我的意见之前,先说说教育的几个层次:

初级层次:脱盲,具备听说读写能力,有逻辑能力,具备各学科的最基本常识。这是初中毕业的层次。

中级层次:前精英阶段的竞争,用更专业、更艰难的知识,竞争进入精英俱乐部的门票。这是高中毕业的层次。

高级层次:进入公认的优秀大学,获得精英证书(即大学毕业证书),得到更好的工作,更高收入,更漂亮的配偶以及更高的社会阶层。

家长对孩子教育的期望,毫无疑问,是达到最高层次。我把孩子送进学校,希望学校还我一个精英,孩子课时长一点、作业难一点、多参加竞赛,这些负担是必须的、可以接受的、甚至是值得期待的。

义务教育的目标是什么?是初级层次。教育很昂贵的,初级层次完成的成本越低越好,一切减负,都有利于降低成本,同样的设备,同样的老师,同样的钱,可以做更多的事。参加各种高难度的竞赛,并不是初级层次该做的。

教育初级层次与高级层次,其间的巨大鸿沟,就是各种愤怒燃烧的地方。

对这种愤怒,我的看法如下:

义务教育少花钱多办事,减负替纳税人省钱,也能够完成教育的初级层次,挺好,没什么可反对的。尤其是净纳税人,更应欢迎。

孩子的教育,更多地交给家长和市场,三点半以后的时间,以及各类补习班,家长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教育孩子,拥有更多主动权,有想法有规划的家长应该感到开心。

当然,学习是辛苦的,孩子开始学习尤其辛苦,我不认为轻轻松松,快乐地玩一玩就能学会知识,自律、磨练、承受压力、痛苦地思索、一次次面对失败和错误,这是从一开始学习就得传递给孩子的,这种能力内化为品格,才是终极学习,才是支持终生学习的技能。

一个老师,面对几十个学生,能完成这工作吗?不可能。在义务教育里,老师只能粗放培养,用纪律与威信不停重复知识点。水平高的老师起的作用也有限。

在同等条件下,真正拉开孩子差距的,是家庭教育。孩子的高度,最终由家长的智慧与财富决定。善于学习、聪明的家长,每天花时间点拨孩子,孩子自然开窍。有钱的家长,能为孩子请最好的补习老师,孩子也会领先。

孩子应该成为精英,孩子也应该在各类比赛中争胜。但做到这点,家长需要付出足够多的成本,时间成本或金钱成本。教育本来就是这么艰巨的任务。

义务教育的减负与禁赛,那些生气的家长哇哇叫:这样的话,我培养一个高素质的孩子,就需要花很多时间与金钱。拜托,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有什么可生气的。你的时间与金钱,不愿意给孩子,或者,你没有时间与金钱给孩子,孩子成绩差、素质低,你没尽责,应该羞愧难当,有什么脸怪别人呢。

谁也不欠你一个好孩子。

推荐:一个完美的教育模板

上文:祝你成为中心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