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贱民”的口头禅:你当然应该照顾我这个穷人!

Pablo Picasso · The fighters

 

做人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存在瞬时产生质变的可能,我们由观念驱动,而观念会变化。

 

你或许有过这样的体验,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突然想通后的快感,自己长期的某个错误观念,偶然被某个哲人某个朋友纠正,马上成了新人。

 

人只要愿意被说服,即愿意被逻辑或事实纠正,他就存在无限可能。我们每放弃一个错误观念,都源于它或不合逻辑,或不合事实。

 

愿意被说服,这是一种学习能力,一种生长能力。有了它,终生学习才能够进行,朝闻道夕死可矣才会发生。可以说,教育的核心,就在于建立和保持“愿意被说服”的能力,你有搜集信息,去伪存真得出判断的能力,你有逻辑推演,识别真假的能力。

 

但是,许多人并没有“愿意被说服”的能力,所以才有这样的观察结论:新观念的普及往往是因为持有旧观念的人死光了。观念进步之难,由此可见。

 

这种观察,其实还是乐观的,新人未必有新观念,一代又一代人,都会有些人群迅速接受并持有一直存在错误观念,然后拒绝被说服,换句话说,即永远存在观念上的贱民。他们多了,世界就的品质就下降。

 

当然,在正常条件下,他们不可能多,因为真实的世界会强行纠正他们,逼迫他们做正确的事。比如一个“观念贱民”认为懒惰好,只想当懒汉,可是,“人不吃饭就会死掉”这条真理就能够纠正他,他要么饿死,被淘汰,要么必须克服懒惰,至少挣到足够的卡路里以维持生命。

 

你如果救助一个懒汉,那么,他就失去了被纠正的机会,他将成为更执着的“观念贱民”。很多家里的懒弟弟,一身毛病,永远不改,就是他有惯着他的父母,也有哥哥姐姐充当“扶弟魔”,指望帮他这一次,他下次就改了。可是,有求必应,又何必勤奋呢。这种人,大家不管了,大概24小时后,就会洗心革面,毕竟饿得受不了。

 

所以,强大的家庭、有爱的家庭,往往保有“冷酷”的处罚与抛弃能力,当某个成员沦为“观念贱民”时,并不因为显得特别柔弱挺特别可怜而占用更多资源更多爱,反而会受到震撼教育,斩断供养,逼迫其在成长与死亡中做选择,即使你选择死亡,也不会受威胁。

 

永远不要滋养寄生虫,这才能最大程度地消除“观念贱民”,人类整体变得正常而高贵。寄生虫只会越养越大,越养越多,并不会感恩,也不会羞愧,只会失去一切反省更新能力,将“获得滋养”视为自己的权利。

 

针对小学生三点半下课,将更多时间将由家长负责,反对声浪,汇集成一句话:我穷,没时间没钱对我家孩子三点半后负责,给我找一个人好好照顾他,不然我就要生气。

 

正如下面这则留言所说:

 

对其最好的回应是另一则留言:

孩子更好的成长,需要父母足够的陪伴以及更多的金钱投入。所以当父母的,为了孩子,就得赚更多的钱,尽量多陪伴孩子。这道理跟“不吃就会饿”一样,是本能,人人可以理解。

对这些人,“冷酷”的惩罚才是促其清醒的最好办法:你不想对自己孩子负责,那么,是的,你们活该过得不好。如果软弱矫情到不敢这么说,那么,“观念贱民”就绑架了我们,最后一起贫穷,一起沉沦。

推荐:“冷酷”的价值

上文:减负、禁赛,孩子如何在教育新政中胜出?

留下评论